[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寓言故事 > 

路茲維·霍爾格的旅行

來源: 作者:

鼠疫在哥本哈根肆虐著,那是1711年④。丹麥王后動身回到她的德國娘家,國王離開了國家的首都,凡是能跑掉的人都跑掉了。大學生們盡管能免費住宿膳食,也都逃出了城。學生之中的一位,留在皇家學生宿舍所謂的"波克學舍"⑤的最后一位也離開了。那是清晨兩點鐘,他帶上他的行囊,行囊里裝的書和筆記遠比衣服還多,城里彌漫著粘濕的霧。他走過的街道上一個人也沒有,屋門、大門上盡畫著叉,表示里面不是有人染上了鼠疫,便是人已經死光。從"圓塔"到王宮的那條"商人街"也空無一人。這時一輛很大的運載尸體的馬車隆隆地駛了過去。馬車夫揮舞著鞭子,馬兒飛奔著,車上都是尸體。年輕大學生用手捂住了臉,拼命地聞著酒精,這酒精是他用一塊海綿蘸上裝在一個小銅匣子里的。從街上的一個酒館里傳來了一陣嘈雜的鬧聲、歌聲和令人聽了很不舒服的笑聲,這些人用飲酒消磨長夜,想忘卻死亡已經來到了門前,就要把他們裝上運尸車陪伴尸體。大學生匆匆跑上王宮前的那座橋,水上停著幾只小船,其中的一只正解纜要離開這個瘟疫流行的城市。

  "若是上帝還讓我們活下去,而我們又碰上順風的話,我們要駛向法爾斯特⑥的格陵松去!"船主問這位想搭船的大學生叫什么名字。

  "路茲維·霍爾格。"大學生說道。那時這個名字和其他任何名字一樣,而現在是丹麥最值得驕傲的名字之一,那時他只不過是一個無人知曉的年輕學生。

  船從王宮前駛過,當它駛進寬闊的水面時,天還沒有亮。一陣輕風吹過,船帆鼓了起來。那位年輕學生臉朝向清風墜入了睡鄉,這正是最不可取的事。

  第三天早晨,船已停泊在法爾斯特島外。

  "你們在這兒認識什么人可以讓我少花點錢住下嗎?"霍爾格問船長。

  "我想你可以到波爾胡瑟擺渡婦人那里去,"他說道。"要是你很懂禮貌的話,她的名字是索昂·索昂森·默勒媽媽!不過,她可能很粗暴,如果你對她太好了的話!她的男人因為行為越軌被捕了,她自己在擺渡,她的拳頭可有勁兒呢!"大學生背起了行囊來到了渡口小屋。屋門沒有上鎖,門閂是打開的。他走進一間鋪了地磚的屋子。這里有一條寬凳,上面有一床皮褥子,這要算是屋子里最值錢的東西了。寬凳上拴著一只白母雞,旁邊有幾只小雞。雞把水盆打翻了,水流得滿地都是。這里沒有人,隔壁房間里也沒有人,只有一個搖籃,里面有一個嬰兒。渡船回來了,上面只坐著一個人,是男是女很難說。那人披著一件很大的披風,頭上戴著一頂口袋似的大帽子。船靠岸了。

  來人是一位婦女,她走進屋子。當她直起腰來的時候,她的樣子很體面,黑眉毛下長著一雙很有神采的眼睛。她就是索昂媽媽,擺渡的婦人:白嘴鴉、烏鴉和寒鴉會叫她另外一個我們更熟悉的名字。

  看上去她很憂郁,而且不喜歡說話,不過她說的話總夠表示出她的允諾了:如果哥本哈根的疫情無好轉,大學生可以在這里長期住下去,在她這里搭伙。

  時常有一兩個很像樣的人從附近的鎮子來這里。來的人有做刀子的弗朗斯,有好管閑事的西沃爾,他們在渡口的屋子里喝上一札啤酒,還和大學生討論問題。大學生是一位能干的年輕人,懂自己的專業,正如他們所說的那樣,他學希臘文和拉丁文,熟悉那方面的知識。

  "一個人懂得的東西越少,受到的壓力就越小!"索昂媽媽說道。

  "你的日子可真艱難!"霍爾格說道。一天,她用很濃的堿水刷衣服,還自己動手劈樹疙瘩當柴燒。

  "別管我的事!"她回答道。

  "你從小就這樣操勞嗎?"

  "你看看我的手就知道了!"她說道,同時讓他看她那兩只細小、粗糙而強壯的手,指甲都磨禿了。"你不是有什么都能看懂的本事嗎?"

  圣誕節的時候,下起了漫天大雪。寒氣一陣比一陣冷,風刮得十分刺骨,就像它帶有硝鏹水可以把人的臉洗一番。索昂媽媽不在乎這些,她用大衣裹住自己,把帽子嚴嚴地扣在頭上。下午,天早早就黑了下來。她在火上添了些柴和泥炭,坐下補襪子,這種事是沒有人幫她做的。到了晚上,她對大學生講的話比平常多了一點兒;她講到了她的男人。

  "他打死了德拉厄爾的一個船主——并不是故意的,為此他被鏈子鎖著送到霍爾門去做三年苦工。因為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水手,所以法律就要制裁他。"

  "法律對地位高的人也有效。"霍爾格說道。

  "鬼話!"索昂媽媽說道,呆呆地望著火。接著她又說了起來。"你聽說過凱恩·呂克嗎,他讓人把一座教堂拆了,牧師麥斯在布道壇上說了些不滿的話,他便讓人把麥斯先生捆了起來,用鏈子鎖住,然后組織了一個法庭,判決他砍頭,頭也真的被砍掉了。那并不是什么無意的行為,然而當時凱恩·呂克卻一點事兒也沒有!"

  "在他那個時代他有特權!"霍爾格說道,"現在我們已經跨過那個時代了!"

  "這種鬼話只有你才相信!"索昂媽媽說道,站起身來,走進里面的小屋,那個叫"丫頭"的嬰孩睡在里面,她把她撒了尿,又把她放下,接著為大學生把寬凳鋪好。他有皮褥子,他比她怕冷,雖然他出生在挪威。

  新年早晨是一個大晴天,夜里凍了冰,而且凍得很厲害,落下的雪花都凍硬了,人可以在上面走。城里教堂的鐘敲響了,大學生穿上他的呢子大衣進城去。

  大群白嘴鴉、烏鴉和寒鴉,在擺渡人的屋子上飛著大聲地亂叫,叫聲弄得人們幾乎聽不到教堂的鐘聲。索昂媽媽站在屋外,在銅壺里裝滿了雪,她要把壺放到火上,融化出飲用的水,她抬頭看著鳥群,產生了她自己的想法。

  大學生霍爾格走到教堂,在進城和回家時他都經過住在城門旁的愛管閑事的西沃特家。他被請進去,喝了一杯加了糖漿和姜汁的熱啤酒。他們談到了索昂媽媽,不過這位愛管閑事的人知道關于她的事情不多,的確沒有多少人知道。她不是法爾斯特的人,他說,她曾經有點錢。她的男人是一個普通的水手,性情很暴躁,打死了德拉厄爾的船主。"他打老婆,然而她護著他。"

  "我可受不了這種事!"愛管閑事的人的妻子說道。"我也是體面家庭出來的!我父親是給國王織襪子的!"

  "所以你才和國王的政府官員結了婚。"霍爾格說道,對她和對那位愛管別人閑事的人鞠了個躬。

  到了主顯節⑦夜,索昂媽媽為霍爾格點燃了主顯節燭;就是說三支油燭,是她自己澆的。

  "每個男的一支蠟燭!"霍爾格說道。

  "每個男人?"婦人說道,然后呆呆地望著他。

  "東方來的那三個圣人每人一支!"霍爾格說道。

  "是這樣的!"她說道,默默不語地過了很久。但是在這個主顯節之夜,他卻知道了比以灑多得多的東西。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yuyan/15620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极速赛车计划群 中国多乐彩怎么下载 广东快乐10分网址 ipad新浪体育直播看不了 腾讯分分彩 快乐八开奖结果走势图 吉祥棋牌白城板 花花公子 浙江省2004体彩6+1 九天团队能赚钱么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中奖结果 黑龙江省11选五结果 2018好玩的棋牌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真准网 pk10精准稳定人 富贵棋牌游戏推广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