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寓言故事 > 

看鸡人格瑞得的一家

?#19995;? 作者:

看鸡人格瑞得是住在那座体面的地主庄园中的唯一的人,这房子是专为鸡鸭修建的。这所房子位于古老骑士庄园所在地。那个庄园有塔、锯齿形的山墙、护庄沟堤和吊桥。不远的地方是一片无人经管的树林和灌木丛,这里曾是花园,它一直伸?#27807;?#19968;个大湖边上,这湖现在已成了沼泽。白嘴鸦、乌鸦和寒鸦在老树上叫着,多得密密麻麻。它们的数?#30475;?#26469;没有减少过,尽管人们射杀它们,可不久它们又多了起来,住在鸡房里的人都可以听到它们的声音。鸡房里坐着看鸡人格瑞得,小鸭子在她的木鞋上跑来跑去。每只小鸡、每只小鸭刚从蛋里钻出来她就认识了它们,她很为自己的鸡鸭骄傲,也为那所为鸡鸭修建的体面房子骄傲。她的小屋清洁整齐,女主人这样要求,这房子是属于女主人的。她常常带着穿着讲究、体面的客人来,?#27599;?#20154;们参观她称为的"鸡鸭营房"。房子里有衣柜和安乐椅,是的,有一个柜子,上面摆了一个擦得锃亮的铜盘;盘子上刻着"格鲁伯"这几个字,这正是在这个骑士庄园里住过的那个古老高贵的家族的姓。铜盘是人们在这里挖掘的时候发现的。这个小教区的牧师说它只是一个古时的纪念品,别无其他价值。牧师很了解这个地方及其历史;他读过许多书,有不少的知识,他的抽屉里有许多手稿。他对古代有很丰富的知识,不过最老的乌鸦可能知道得还要多,用它们的语言讲这些事,然而那是乌鸦的语言,不管牧师多么聪明,他也听不懂。

  一个炎热的夏天过去后,沼泽地上就浮现一层水汽,于是在白嘴鸦、乌鸦和寒鸦飞来飞去的那些老树前,好像出现了一个大湖,当年骑士格鲁伯生活在这里的时候,那座古老的有厚厚的红墙的庄园还存在的时候,人们见过这种情景。那时,拴狗的链子一直拖到大门口。穿过塔便可以进入一个石头铺的走廊,然后进屋子,窗子很窄,窗框也很小,就连常跳舞的大厅里也是如此。不过到了格鲁伯的最后一代,人们不记得举行过舞会了,然而这里还留下一个古老的矮铜鼓,是伴奏用的乐器。这里有一个雕刻得很精致的柜子,里面放着许多珍稀的花茎,因为格鲁伯夫人很?#19981;?#22253;艺,很爱惜树木和各种?#21442;鎩?#22905;的丈夫则更?#19981;?#39569;马到外面去打狼和野猪,?#30475;?#20182;的小女儿玛莉?#20146;?#35201;跟着他去。她才五岁,神气地骑在自己的马上,用乌黑的大眼睛向四处张望。她的乐趣是用鞭子抽打猎犬;她的父亲更愿意她用皮鞭抽打赶来看这个场面的农民男孩。

  紧靠着庄园的一间土屋中住着一个农民,他有一个儿子,叫索昂,和那位高贵的小姑娘的年纪相仿。他会爬树,总是爬到树上去为她刨鸟窝。鸟儿竭力地喊叫,最大的一只鸟啄了他的眼睛,鲜血直流;人们以为那只眼睛瞎了,但是眼却没有损伤。玛莉亚·格鲁伯称他为她的索昂,这是一件大好事,这?#36816;?#30340;父亲,可怜的约恩来说很有?#20040;Α?#26377;一天他干了错事,要受到骑木马的?#22836;!?#26408;马立在院子里,它由四根粗木棍作腿,一块窄木板算是马背;约恩要分开双腿骑在上面,在脚上还要吊上几块很重的砖头,好让他骑得不那么轻松。他一脸苦相。索昂哭了,向小玛莉亚求情。她马上便请求把索昂的父亲放下来,大家不听她的,她便在石板地上跺脚,扯着父亲的衬衣袖子,把袖子都扯撕了。她要什么便能得到什么。她的愿望得到了满足,索昂的父亲被解下来。格鲁伯夫人走了过来,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发,?#26790;?#26580;的眼望着她,玛莉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她愿和猎犬在一起,而不愿跟着母亲穿过花园向湖边走去。湖上的睡莲已经结了骨朵,香蒲草和芦苇在灯芯草丛中摇曳;母亲望着这一片丰饶和清新的?#21442;鎩?quot;多么赏心悦目啊!"她说道。当年花园中有一棵很珍稀的树,是她亲手栽的。"血山毛榉"是它的名字。它是树丛中的"黑人",它的叶子?#19976;?#23601;是那么深。它需要强烈的阳光,否则,长期在荫处它便像其他的树一样绿而失去自己的特征。在高大的栗子树上,正如在灌木丛和绿草坪上一样,有许多鸟巢。鸟儿?#22378;?#30693;道在这里它们受到了保护,没有人敢在这里放枪。

  小玛莉亚和索昂来到这里,我们都知道他会爬树,蛋和刚出绒毛的小鸟都被掏了出来。鸟儿在不安和惊恐中乱飞,大大小小都在飞!田里的土凫,大树上的白嘴鸦、乌鸦和寒鸦叫个不停,这叫声和它们的后代如今的叫法一个样。

  "你们在干什么,孩子们!"温柔的夫人喊道,"干这种事是缺德的呀!"

  索昂垂?#39134;?#27668;地站在那里,那位高贵的小姐也觉得难为情。不过她马上简短而生气地说:"我是为了爸爸!"

  "走吧!走吧!"那些又黑又大的鸟喊道,飞走了;可是第二天又回来了,因为它们的家在这里。

  但是那位安详、温柔的夫人在这儿没住多久,上帝把她召去了,和上帝在一起比起住在庄园里更令她有归家之?#23567;?#22905;的尸体被运往教堂的时候,教堂的钟声庄严的鸣响着,穷人的眼睛都湿了,因为她待他们很好。

  她去世以后,没有人照管她的花草树木,花园荒芜了。格鲁伯先生是一个硬心肠的人,人们都这么说。但是他的女儿尽管很小,却能驾驭他;他不得不笑,她的愿望便能得到满足。现在她十二岁了,长得很结实;她的那双黑眼睛总是盯着人,骑起马来跟小伙子一样,放起枪来就像一个老练的猎手。

  后来,最高贵的宾客来这里造访,这是年轻的国王①和他的异母?#20540;?#21450;朋友乌里克·腓德烈·谷伦?#26639;?#20808;生②;他们要在这里猎取野猪,还要在格鲁伯先生的庄园里住一昼夜。谷伦?#26639;?#20808;生在餐桌上和玛莉亚·格鲁伯坐在一起,捧着她的头亲吻了一下,就好像他们原是一家人似的。可是她却在他的腮上打了一巴掌,说她受不了他。人们一阵大笑,好像很开心。

  也可能正是这样的。因为五年以后,玛莉亚满十七岁的时候,有差人送信来,谷伦?#26639;?#20808;生向高贵的小姐求婚;这可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

  "他在这个国家里算得上是最高贵、最潇洒的人了!"格鲁伯先生说道。"这是不?#27809;?#32477;的。"

  "我?#36816;?#19981;大在意!"玛莉亚·格鲁伯说道,不过她没有拒绝这位坐在国王旁的全国最高贵的男人。

  银器、毛呢和丝绸装上船运往哥本哈根;她从陆上到那里用了十天时间。装嫁妆的船不是遇到逆风就是没有风,用了四个月才到达那里。待行装运到时,谷伦?#26639;?#22827;人已经离开了。

  "我宁可躺在麻袋上,也不愿睡在他的丝绸床上!"她说道。"我愿意赤脚走路也不愿和他一起坐在高头大马拉的车子里。"

  十一月某一天的夜晚,两个妇人骑马来到了奥胡斯城。这是谷伦?#26639;?#30340;夫人玛莉亚·格鲁伯和她的?#21476;?#22905;们是从维勒来的,是从哥本哈根乘船到维勒的。她们骑马到了格鲁伯先生的石建庄园里。他对这次来访很不高兴,?#36816;?#35828;了一些很不入耳的话。不过他?#25925;?#35753;她住进一间屋子里,给了她美味的早?#20572;?#20294;没有?#36816;?#35828;好话。父亲?#36816;?#30340;态度很凶狠,是她所不习惯的。她的性情也不温和,既然你骂了我,我也要?#38405;?#21898;?#23567;?#22905;的确狠狠地回敬了他,又怨又恨地讲到了她的丈夫,她不愿和他生活在一起,?#21448;?#22905;太温顺太谦让了。这样过了一年,这一年过得并不舒心。父女之间恶语相加,这本是不该有的事情。恶言结恶果,结果如?#25991;?

  她愿和猎犬在一起,而不愿跟着母亲穿过花园向湖边走去。湖上的睡莲已经结了骨朵,香蒲草和芦苇在灯芯草丛中摇曳;母亲望着这一片丰饶和清新的?#21442;鎩?quot;多么赏心悦目啊!"她说道。当年花园中有一棵很珍稀的树,是她亲手栽的。"血山毛榉"是它的名字。它是树丛中的"黑人",它的叶子?#19976;?#23601;是那么深。它需要强烈的阳光,否则,长期在荫处它便像其他的树一样绿而失去自己的特征。在高大的栗子树上,正如在灌木丛和绿草坪上一样,有许多鸟巢。鸟儿?#22378;?#30693;道在这里它们受到了保护,没有人敢在这里放枪。

  小玛莉亚和索昂来到这里,我们都知道他会爬树,蛋和刚出绒毛的小鸟都被掏了出来。鸟儿在不安和惊恐中乱飞,大大小小都在飞!田里的土凫,大树上的白嘴鸦、乌鸦和寒鸦叫个不停,这叫声和它们的后代如今的叫法一个样。

  "你们在干什么,孩子们!"温柔的夫人喊道,"干这种事是缺德的呀!"

  索昂垂?#39134;?#27668;地站在那里,那位高贵的小姐也觉得难为情。不过她马上简短而生气地说:"我是为了爸爸!"

  "走吧!走吧!"那些又黑又大的鸟喊道,飞走了;可是第二天又回来了,因为它们的家在这里。

  但是那位安详、温柔的夫人在这儿没住多久,上帝把她召去了,和上帝在一起比起住在庄园里更令她有归家之?#23567;?#22905;的尸体被运往教堂的时候,教堂的钟声庄严的鸣响着,穷人的眼睛都湿了,因为她待他们很好。

  她去世以后,没有人照管她的花草树木,花园荒芜了。格鲁伯先生是一个硬心肠的人,人们都这么说。但是他的女儿尽管很小,却能驾驭他;他不得不笑,她的愿望便能得到满足。现在她十二岁了,长得很结实;她的那双黑眼睛总是盯着人,骑起马来跟小伙子一样,放起枪来就像一个老练的猎手。

  后来,最高贵的宾客来这里造访,这是年轻的国王①和他的异母?#20540;?#21450;朋友乌里克·腓德烈·谷伦?#26639;?#20808;生②;他们要在这里猎取野猪,还要在格鲁伯先生的庄园里住一昼夜。谷伦?#26639;?#20808;生在餐桌上和玛莉亚·格鲁伯坐在一起,捧着她的头亲吻了一下,就好像他们原是一家人似的。可是她却在他的腮上打了一巴掌,说她受不了他。人们一阵大笑,好像很开心。

  也可能正是这样的。因为五年以后,玛莉亚满十七岁的时候,有差人送信来,谷伦?#26639;?#20808;生向高贵的小姐求婚;这可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

  "他在这个国家里算得上是最高贵、最潇洒的人了!"格鲁伯先生说道。"这是不?#27809;?#32477;的。"

  "我?#36816;?#19981;大在意!"玛莉亚·格鲁伯说道,不过她没有拒绝这位坐在国王旁的全国最高贵的男人。

  银器、毛呢和丝绸装上船运往哥本哈根;她从陆上到那里用了十天时间。装嫁妆的船不是遇到逆风就是没有风,用了四个月才到达那里。待行装运到时,谷伦?#26639;?#22827;人已经离开了。

  "我宁可躺在麻袋上,也不愿睡在他的丝绸床上!"她说道。"我愿意赤脚走路也不愿和他一起坐在高头大马拉的车子里。"

  十一月某一天的夜晚,两个妇人骑马来到了奥胡斯城。这是谷伦?#26639;?#30340;夫人玛莉亚·格鲁伯和她的?#21476;?#22905;们是从维勒来的,是从哥本哈根乘船到维勒的。她们骑马到了格鲁伯先生的石建庄园里。他对这次来访很不高兴,?#36816;?#35828;了一些很不入耳的话。不过他?#25925;?#35753;她住进一间屋子里,给了她美味的早?#20572;?#20294;没有?#36816;?#35828;好话。父亲?#36816;?#30340;态度很凶狠,是她所不习惯的。她的性情也不温和,既然你骂了我,我也要?#38405;?#21898;?#23567;?#22905;的确狠狠地回敬了他,又怨又恨地讲到了她的丈夫,她不愿和他生活在一起,?#21448;?#22905;太温顺太谦让了。这样过了一年,这一年过得并不舒心。父女之间恶语相加,这本是不该有的事情。恶言结恶果,结果如?#25991;?

  她先往南走,一直接近了德国的边界。她用两只嵌着宝石的戒?#23500;?#20102;钱,又往东走去,接着又折回向西边走去。她漫无目的,对一切都十分?#24352;?#36830;对上帝她也感到生气,她的?#37027;?#23601;是这么坏。没过多久,她的体力?#26408;?#20102;,连抬脚都很困难。她倒在了草地上,一只土凫从巢里飞出来,这只鸟像平常那样叫喊起来:"你这个贼,你这个贼!"她从来没有偷过邻居的东西。不过,当她?#25925;?#23567;姑娘的时候,她让别人从窝里掏过小鸟;现在她想起了这件事。

  她从躺着的地方可以看到海滩上的?#22478;?那边住着渔民,可是她没力气到那边,她病得很厉害。白色的大海鸥在她的头上飞着、叫?#30333;擰?#23601;像在家乡花园上空飞过的白嘴鸦、乌鸦和寒鸦的叫声。鸟儿飞得离她很近,最后她觉得它们变成了黑团。不过,这时她的眼前已经是黑夜了。

  待到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被人抱了起来,一个魁梧健壮的男子用胳臂把她托住。她望着他那满是胡子的?#24120;?#20182;的一只眼上有一个疤痕,眉毛就像是被分成两半。他把她抱上了船——她就这么可怜。在船上,他被船主责备了一番。第二天船开走了,玛莉亚·格鲁伯没有回到岸上;就是说,她随船去了。不过谁知道她会不会回来呢?是啊,但在什?#35789;?#20505;回到那里呢?

  关于这些牧师也能够讲上一番,但这不是他自己拼凑起来的故事,他是从一本可靠的古书上读到这一段奇特的经历的。这本书我们可以自己去取来读的。丹麦的历史学家路兹维·霍尔格③?#32874;?#20102;许多值得一读的书和有趣的戏剧,从这些书中我们可以很好地了解他的时代和那个时代的人。他在他的信中讲到了玛莉亚·格鲁伯,讲到他在哪里、是如何遇到她的。这是很值得一听的,可是不要为此而忘记了看鸡人格瑞得,她在这讲究的鸡屋里生活得很惬意。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yuyan/15620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19981;?/h2>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七星彩走势图长条 广告ae能赚钱吗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拍小视频赚钱 吸睛 打板怎么赚钱呢 新疆时时彩开奖接口 qq分分彩计划预测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大神棋牌网站 怎样才能中大奖呢 股票配资论坛b互利计划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四遗漏 纸箱打包赚钱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果 看门狗2线上怎么赚钱 吉林11选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