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录 > 

砸石子的父亲

来源: 作者:

  我十年前到小城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买房子,然后迫不及待地装修。在那个明媚的秋日,我家成为小区第一个住户。    

不想从乔迁新居那天起,我便被吞没在此起彼伏的“装修交响乐”里。更要命的是深更半夜,依然有个“啪嗒啪嗒”的声响敲打着我的神经。长久的失眠让我心中愤懑,我决定寻找这个声源。    

那是个周日的晚上,我顺着沉闷的声响一路寻去。因为住户少,小区里黑咕隆咚的,远远看到最靠边的一个车库里透出一线光亮,“啪嗒啪嗒”的声响就是从那里传出的。    

我?#37027;?#36208;过去,趴在门缝瞅?#39034;潁?#37324;面有个农民工在砸东西。我敲了敲铁门,一个汗流浃背看不出年纪的农民工探出头。我指指我家窗子的灯光说:“我住那儿,大哥,您这是?”他?#34892;?#23604;尬地笑笑,满脸的皱纹舒展又收拢,如深秋墙角那朵遭霜的野菊。他满脸愧疚地说:“我?#27785;四?#21543;?大妹子,我在砸石子。”我顺着他包满胶布的乌黑的手指,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堆石子,旁边是一卷铺盖,地上放着一个快餐杯、一只暖瓶。石子边是一块大石板,上面有一把锤子,还有正在砸着的几粒石子。    

看到我疑惑的神情,他讪讪地说:“我在建筑队打小工,晚上一个人住在这里没事,就给工地上砸石子。”    

“砸石子?也能挣钱吗?”    

“挣啊!”他的眼里闪着光,“这大石子用机器加工成小石子每斤要五分钱,我一晚上能砸一百斤,那就是五块钱呀,我孩儿能买一份菜了。”    

“你孩儿买菜?”我越发迷惑了。    

那农民工?#25104;?#31435;时现出喜悦的神情:“我孩儿在北京上大学呢,前年他考了全县第二名。他娘常年有病,亲戚朋?#23547;?#30528;好歹上了两年啦,他在学校从来不舍得买菜吃,只啃饽饽就咸菜……”他的声音?#34892;?#21757;咽了。我望了望地上的快餐杯,里面也有几块黑糊糊的咸菜,还有一块吃剩的馒头。    

一时我竟然不知说什么好,怔怔地望着他,?#36276;?#38382;道:“你孩子给你写信吗?”他说写呀,从铺盖底下抽出一个塑料袋递给我,“昨天还来了一封。”在幽暗的灯光?#25314;?#20182;小心翼翼地抽出那封信展开。信是用笔记本上撕下的纸写的,字迹潇洒遒劲,信里主要讲了自己的近况和以后的志向,更多的是对父母的惦念,他让父亲不要太劳累,?#23194;?#20146;好好调养身体,不要舍不得?#28304;?#20182;说他没有接受学校的捐助,现在做了两份家教,还包了公寓的楼道卫生,一月的收入除了?#23637;?#29983;活还可以攒下一点交学费……    

信上有他公寓的电话号码,我问那位大哥:“你给孩子打过电话吗?”他低下了头,说:“没打过,家里没电话,也没急事,长?#23601;?#36153;钱的。”我赶紧拿出了手机,拨号,然后递给他。他抖抖索索地接过,嘴唇嚅动了一?#25314;?ldquo;军啊,我是你爹……你要买菜吃啊,我和你娘都好着呐,我在青岛干活,一月挣六七百块。你娘的病也好多了。别忘了一定要买菜吃啊,长身体的时候,没钱我给你寄,别哭了啊……”说着说着,自己的泪?#27492;?#30528;脸颊流?#38534;?#20182;不好意思地抹?#22235;?#33080;:“军啊,这是一个好心的姑姑的电话,不多说了啊。”说完,把手机递给我,“谢?#35805;。?#22823;妹子,我第一次给孩儿打电话,唉!当爹的没有本事,苦了孩子了。”说完,他瘦弱的身躯如没了筋骨一般颓然下蹲,双手捂着脸,呜咽起来。    

我一时找不到可以劝慰的话语,?#20142;?#25830;自己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蹲下身,拿起锤子砸石子,砸了几下竟没将那个大石子砸碎。原来石板底下垫了厚厚的编织袋,一锤下去,软软的。那位大哥麻利地接过锤子,“啪”一声大石子变成了几粒小石子,他說:“我怕响声大,?#27785;四?#20204;睡觉,底下垫了些编织袋,这样砸起来费力,但声音小些。”    

我赶紧说:“我们不怕吵,你把袋子抽出来吧,那样可?#36828;?#30776;些,也许你孩子可?#36828;?#20080;一份菜……”    

那一晚我在小区里漫步了很久。我想起自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想起年少时在小村里,不管是鸡鸣狗?#26657;故?#25171;麦机彻夜的轰鸣,都没能惊动过我的酣梦。现在自己却为一点响声而失眠而埋怨,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如此矫情?这位“没有本事”的父亲一粒粒砸出的不都是对孩子浓浓的爱吗?不正是千千万万这样“没有本事”的父亲挺起了家国的脊梁?那些?#26143;?#26377;权有本事的父亲和这位砸石子的父亲谁给予孩子的更多一些?    

当我回家路过那个车库的时候,“啪嗒啪嗒”的声音再度响起,但我觉得那些声响忽然动听起来。从那夜起我睡得特别香甜。我理解了一份沉重的父爱,也从心灵深处学会了怎样用爱倾听。

Tags: 经典语录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yulu/1574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69捕鱼游戏中心 欧乐棋牌主犯判多久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极速飞艇pk10走势 上证指数近期走势图 腾讯股票行情 澳洲幸运5开奖号码 云南省福彩开奖结果 打开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能赚钱吗 申城棋牌下载 怎么炒股 3d带坐标连线 上海时时乐全天计划 体育彩票新11选5开奖结果 浪潮软件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