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古月
楊古月人稱“楊太醫 " />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友故事 > 

古代四大“名醫”各有絕活

來源: 作者:

《醒世姻緣傳》里共寫了四位醫生,管中窺豹,通過他們,我們可以看到明代醫療行業的一斑現實。

楊古月

楊古月人稱“楊太醫”,但并不是真正的太醫。對于自己的行醫,楊古月曾經夫子自道:“我行醫有獨得之妙,真是約言不煩:治那富翁子弟,只是消食清火為主;治那姬妾多的人,憑他甚么病,只上十全大補為主;治那貧賤的人,只是開郁順氣為主。這是一條正經大路,怕他岔去那里不成?”又說:“況我運氣好的時節,憑他怎么歪打,只是正著。”

楊古月看病靠運氣,找他看病的人當然也只能靠運氣了。

小說中,晁家共請楊古月看了四次病,結果如下:

第一次,晁源夢里被狐精打了一耳光,“通身打了一個冷噤,頭發根直豎,覺得身子甚不爽快。睡去夢中常常驚醒,口中不住呻吟。睡到二更,身上火熱起來,說口苦、叫頭疼,又不住地說譫語。”對此,楊古月的診斷是:這不是外感,臉上一團虛火,這是腎水枯竭的病癥——“晁大舍新娶了小珍哥,這個浪婆娘,我是領過他大教的。晁大舍雖然少壯,怎禁他晝夜挑戰,迭出不休!想被他弄得虛損極了。昨又打了一日獵,未免勞苦了,夜間一定又要云雨,豈得不一敗涂地!幸得也還在少年之際,得四帖十全大補湯,包他走起。”真正是歪打正著,晁源“吃了藥就安穩睡了一覺。臨晚,又將藥滓煎服,夜間微微的出了些汗,也就不甚譫語了。睡到半夜,熱也退了四分。次早也便省的人事了”。

第二次,大年初一,晁源出門拜年,被狐精從馬上推了下來,摔了一跤,幸好帽套毛厚,只將帽套跌破了碗大一塊,頭臉雖然沒破,但腫得像個熟透了的桃子,昏死過去,抬進家里半天才醒過來。珍哥也在夢中被晁源的公公打了一棍子,疼得叫苦連天。兩口子一個在上面床上,一個在窗下炕上,相對著哼哼。

楊古月的診斷是:你兩個的病,我連脈也不消看,猜就猜著八九分:都是大家人家,年下事忙,勞苦著了;大官人睡得又晚,起又早,一定又吃了酒多。又將嘴對了晁大舍的耳朵慢慢說道:“又辭了辭舊歲,所以頭眩眼花,上了上馬,就跌著了。”一面說,一面把椅子掇到晁大舍床邊,將兩只手都診視過了,說道:“方才說的一點不差!”這一次,楊太醫的運氣仍然不錯,吃過藥后,兩個人的病都有好轉。

第三次,是因為童山人的春線效果太好,晁源和珍哥很有愛迪生的精神,想弄清楚它的效果為什么這么好,忍不住多試了幾次,一不小心,把個珍哥小產了——早產了一個五個月大的女嬰,血流個不住,人也昏暈去了。

人說病不變,藥亦不變。這楊古月是“人不變,藥亦不變”。

第四次,楊太醫診的是晁家老太爺晁知州——晁知州的運氣就太差了。

再說晁老兒年紀到了六十三歲,老夫老妻,受用過活罷了,卻生出一個過分的念頭:晁夫人房內從小使大的一個丫頭,叫做春鶯,到了十六歲,出洗了一個像模樣的女子,也有六七成人材,晁老兒要收她為妾。晁夫人道:“請客吃酒,要量家當。你自己忖量,這個我不好主你的事。”晃老道:“那做秀才時候,有那舉業牽纏,倒可以過得日子。后來做了官,忙劫劫的,日子越發容易得過。如今閑在家里,又沒有甚么讀書的兒孫可以消愁解悶,只得尋個人早晚服侍,也好替我縫聯補綻的。”夫人慨然允了,看了二月初二日吉時,與他做了妝新的衣服,上了頭,晚間晁老與她成過了親。

晁老倒也是有正經的人,這沉湎的事也是沒有的。合該晦氣,到了三月十一日,家中廳前海棠盛開,擺了兩桌酒,請了幾個有勢力的時人賞花。老人家畢竟是新婚之后,還道是往常壯盛,到了夜深,不曾加得衣服,觸了風寒,當夜送得客去,頭疼發熱起來。若請個明醫來看,或者還有救星也不可知,晁源單單要請楊古月教治。楊古月來到,劈頭就問:“房中有妾沒有?”那些家人便把收春鶯的事給他說了。那楊古月再沒二話,按住那個“十全大補湯”的陳方,一帖藥吃將下去,不特驢唇對不著馬嘴,且是無益而反害之。到了三月二十一日,晁老兒考終了正寢。

蕭北川

珍哥小產了,被楊古月治得奄奄一息,晁源急得要死,這時,鄰居推薦了蕭北川。

這蕭北川治療胎前產后,真是手到病除。經他治的,一百個極少也活九十九人。只是有件毛病不好:往人家去,未曾看病,先要吃酒,掇了個酒杯,再也不肯進去診脈。看出病來,又仍要吃酒,戀了個酒杯,又不肯起身回家撮藥。若這一日沒有人家請去,過了午末未初的時候,摘了門牌,關了鋪面,回到家中自斟自酌,必定吃得結合了陳希夷去等候周公來才罷,所以也常要誤人家事。

晁源派李成名騎了馬去請蕭北川。出來開門的是一個禿丫頭(真是奇怪,竟有人養這樣的丫頭)。李成名說明來意,禿丫頭卻告訴李成名,蕭大夫恐怕去不了,因為剛剛醉倒在床,今日是不消指望他起來了。李成名一聽急了,求情說:“好大姐!好妹妹!你進去看看。你要叫不醒他,待我自家進去請他,再不然,我雇覓四個人連床抬了他去。”禿丫頭答應跟蕭婆子說說。

丫頭進去對蕭北川的婆子說了。那婆子走到身邊,將他搖了兩搖,他還睜起眼來看了一看。婆子說道:“晁宅請你。”那蕭北川哼哼的說道:“曹賊吊在井里,尋人撈他進來。”婆子又高聲道:“是人家請你看病!”蕭北川又道:“鄰家請你趕餅,你就與他去趕趕不差。”婆子道:“這腔兒躁殺我了,丫頭子,出去,你請進那管家來自己看看。”

蕭北川這一醉直睡到第二天五更才醒。在家人的催促下,他一面也就起來,還洗了洗臉,坎了巾,穿了一件青彭段夾道袍,走出來喚李成名。

蕭北川的架子這樣大,醫術到底如何呢?且看——

蕭北川一邊往里走著,一邊說道:“好管家,你快暖下熱酒等著。若不投他一投,這一頭宿酒怎么受?”家人回道:“伺候下酒了。”入到房內,看了脈,說道:“不要害怕,沒帳得算,這是閉住惡路了。你情管我吃不完酒就叫他好一半,方顯手段。”回到廳上坐下,取開藥箱,撮了一劑湯藥,叫拿到后邊用水二鐘,煎八分;又取出圓眼大的丸藥一丸,說用溫黃酒研開,用煎藥乘熱送下。

什么叫胸有成竹?這就是!

蕭北川在前廳喝酒,晁源在后面服侍珍哥吃藥。

蕭北川口里呷著酒,說道:“管家,到后邊問聲,吃過了藥不曾?吃了藥,放兩三個屁,打兩個嗝,這脹飽就要消動許多。”家人進去問了,回話道:“果是如此。如今覺的肚內稍稍寬空了。”蕭北川開了藥箱,又取出一丸藥,說道:“拿進去用溫酒研開,用黑砂糖調黃酒送下。我還吃著酒等下落。”珍哥依方吃了,將有半頓飯時,覺得下面濕嗒嗒的,摸了一把,弄了一手扭紫的血。連忙對蕭北川說了。蕭北川那時也有二三分酒了,回說:“紫血稍停,還要流紅血哩。您尋了個馬桶伺候著。”珍哥此時腹脹更覺好了許多,下面覺得似小解光景,攙扶起來,坐在凈桶上面,夾尿夾血下了有四五升。扶到床上,昏沉了半晌,肚脹也全消了,又要尋思粥吃。回了蕭北川話。這時晁大舍的魂靈也回來附在身上了,走到前面,向蕭北川說道:“北老,你也不是太醫,你通似神仙了,真是妙藥!”陪了幾大杯酒。

臨別時,蕭北川還不忘囑咐:“今日收的你家禮多了,明日取藥不要再封禮了,止拿一大瓶酒來我吃罷。你那酒好。”

Tags: 網友故事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wygushi/15805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诚玩山西麻将免费辅助器下载 广东推倒胡麻将技巧 艾特广告消费理财平台 35选7头奖几率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大庆麻将1098 某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 曾道正版资料 广东11选择5开奖 十三幺国标麻将多少番 网盛棋牌官方网站 福建36选7现场开奖 股票开盘价格如何确 重庆快乐十分平台 福州麻将圈一直抢金有挂吗 能赚钱的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