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歷史 > 

平三藩蒙古出力多少

來源: 作者:
平三藩蒙古出力多少    作者/吳智嘉    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爆發的三藩之亂長達8年,戰火波及清朝的大部分疆土,是有清一代入主中原、開疆建制之后,第一次面臨危及國家存亡的重大事件。在這次平定叛亂的過程中,滿洲八旗蒙古、外藩蒙古諸部尤其是漠南蒙古各部落,在堅守要塞、提供輜重、圍點打援、參與會戰等方面,做出了重大貢獻,是蒙古諸部輔佐滿洲平定天下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軍事合作,為鞏固統一中央集權國家做出了重大貢獻。    明清之交,明將吳三桂、尚可喜、耿仲明等趁明朝土崩瓦解之際,各率所部分別降清,均被封王。當清軍于順治年間南下中原之時,明末降將又充當先鋒,消滅了南明王朝及農民起義軍殘部。之后,吳三桂、尚可喜、耿仲明之孫耿精忠受命分別留鎮云南、廣東、福建。至康熙元年(1662年),吳、尚、耿三人所據地方形成威震一方的藩王勢力,“世稱三藩”。康熙十二年,尚可喜、吳三桂、耿精忠三人假意上書請撤,告老還鄉,康熙帝即命全撤諸藩,吳三桂遂于康熙十二年十一月自稱“興明討虜大將軍”,于遠近傳揚反清檄文,耿精忠、孫延齡亦起兵響應。此后,貴州、四川、云南、廣西、陜西各地相繼反叛,孤守臺灣的鄭經及察哈爾部蒙古布爾尼亦借機反叛,全國大半陷入戰火。此時為清初國情最為危急的時刻。蒙古八旗軍、蒙古諸部,尤其是漠南蒙古之土默特部、喀喇沁部、科爾沁部、敖漢部、奈曼部等,增兵馳援,戍守要塞,提供軍馬物資,不僅調動頻繁,人數眾多,而且擔任了平叛后的清剿留守工作。三藩之亂中蒙古軍出征平叛,這是繼清軍人關之后,蒙古人與清王朝又一次重大的軍事協作。    提供軍備保障后方    平定三藩叛亂之中,蒙古諸部為平定叛亂提供了戰略物資保障,使得平叛有了牢固的后方支援。外藩蒙古諸部以游牧為生,馬匹甚多,尤其是京都之北的蒙古諸部,進貢及征繳馬匹對于馳援戰場、拱衛京師有著地緣和數量優勢。吳三桂于康熙十二年十一月舉兵反叛,蒙古諸部即于十二月甲子上書獻馬,且要求隨軍進討。“察哈爾和碩親王布爾尼、巴林多羅郡王鄂齊爾、科爾沁多羅冰圖郡王額濟音、敖漢多羅郡王扎穆蘇、扎魯特多羅貝勒扎穆等朝正,聞吳三桂反,爭請獻所攜馬匹助軍,復有愿率所部兵隨大兵進討者。”在平叛之初,康熙并沒有立即調撥蒙古軍隊,而是讓其“設巡哨、謹備御”,即讓蒙古部隊做好戰備供給,查閱兵馬,量調兵丁以備。康熙十三年(1674年),為了保障平叛軍馬及物資的供應,康熙諭戶部,凡蒙古駝馬進張家口、殺虎口貿易者,自今至九月,免其稅課。    康熙十五年(1676年),康熙諭戶部尚書覺羅勒德洪曰:“爾等請旨遺官往歸化城買馬,此皆為大軍備用,關系非輕。今宜嚴飭所遣官,務選擇精壯馬匹,如以不堪者塞責,察出治罪,絕不姑恕。”歸化城為蒙古土默特部的駐牧之地,馬匹甚多。土默特部自努爾哈赤時代開始,即與滿洲保持著非常密切的軍事和政治關系。康熙帝諭戶部到此征馬,既表明征用蒙古馬匹對征討叛軍的重要性,亦可見蒙古土默特部對輔佐清朝統治的重要地位。康熙十五年十月,福建、浙江底定,湖南地方亦易恢復,大將軍順承郡王上奏,言蒙古兵丁抵荊日久,馬匹倒斃甚多,上諭理藩院,令外藩蒙古王、貝勒等進獻馬匹,撥足一千九百,速行解送以資征繳。康熙十六年,康熙諭議政王大臣等: “外藩蒙古等進獻馬甚多,江西鄰近湖南、廣東,乃適中之地,可撥五千匹往南昌……督視秣養。”江西乃抵御反叛重地,僅此一地即可撥調五千匹蒙古進獻馬匹,足見蒙古諸部對平定叛亂、保障軍備所起到的作用甚大。    戍守要塞抵御叛軍    三藩之亂發生之初,叛軍來勢迅猛,很快攻陷涪陵、衡陽等地,數月之后,叛軍已占有陜西、甘肅、四川、湖南、云南、貴州等地,兗州、荊州、岳州、池州、江寧、蘇州等地成為清軍抗擊叛軍的前線。戍守要塞極為重要,而在平叛關鍵時期的關鍵地點,蒙古軍隊均參與戍守,使得清軍得以穩固陣腳,反擊獲勝。兗州作為南拒叛軍、北御中原的戰略要地,是清軍大兵集結之地,康熙帝兩次欲親征三藩之亂,所欲奔赴之地即為兗州,所以兗州防衛極為重要,康熙十三年,康熙帝首先調遣喀喇沁塔布囊何濟吉爾、土默特塔布囊山大等往駐兗州,此次共調遣滿洲、蒙古每佐領驍騎1名,喀喇沁、土默特蒙古兵2000名。    康熙十四年,復令散秩大臣博落特率蒙古兵600名赴兗州,其后又有蒙古兵700名,由尚書科爾科代率往兗州防駐。而后,從京師滿洲、蒙古中,每佐領撥驍騎1名,赴兗州駐防。同年八月,又調派喀喇沁、翁牛特蒙古兵1500余名,分駐河南、兗州。兗州戰事,從始至終,戍守要職均由蒙古軍擔當,且戰功卓著。    數量眾多調轉頻繁    在平定三藩之亂的過程中,蒙古八旗,外藩蒙古諸部均曾出兵,且人數眾多。康熙十二年十一月,吳三桂反,“議政王大臣等議派八旗滿洲、蒙古每佐領前鋒各一名,護軍各七名,驍騎各十名……從之”。僅康熙十三年六月,調遣蒙古四十九旗內與京師稍近者二十三旗的蒙古兵士逾萬人從軍征討,此外,又調派喀喇沁、土默特蒙古兵土2000人守兗州,喀喇沁、土默特兩部1000名兵士守江寧,荊岳蒙古守軍2000人赴江寧,副都統蘇朗率蒙古兵1000往鎮安慶,隨后調派蒙古兵1700人守河南,1300蒙古兵守兗州,之后,兗州蒙古兵700人、江寧600人、徽州、池州蒙古兵700人由哈爾哈齊統率赴粵東駐防。康熙十五年,尚之信反,孫延齡、馬雄寇江西袁州諸處,緊急之際,盛京滿洲兵及外藩蒙古兵均被派遣至武昌集結待命,“兩喀喇沁、兩土默特、兩翁牛特、敖漢、奈曼、四子部落、蘇尼特部等十旗,察閱兵馬,量調每佐領兵丁聽遣”。之后于該年八月,調翁牛特、喀喇沁等八旗兵共1500名進古北諸口,翁牛特四旗兵往駐河南府,喀喇沁等四旗兵往駐兗州府。    康熙十六年二月,撫遠大將軍圖海進取漢中、興安,留滿洲蒙古兵10000人,同綠旗兵防守秦州諸隘口。雖蒙古出兵的詳細數字難以詳查,單論調遣駐防及守備之軍,已逾數萬人,并且調轉極為頻繁。三藩之亂伊始,蒙古諸部及滿洲、蒙古軍即量兵調遣,開赴河南、山東。兗州一線告急,即馳援兗州一帶。戰事進展,則蒙古諸部軍隊亦隨大軍調撥,進駐失而復得之地鎮守。蒙古軍隊由漠南開拔,至張家口、山東、河南駐守,之后至兗州、池州、荊州等地,后至陜西、四川、粵東等地,隨后由蒙古調撥而來的蒙古諸部軍馬,分赴先前蒙古軍馬調撥之地,繼續駐守。蒙古八旗及蒙古諸部的政治和軍事作用,貫穿整個清代始終,直至清末,蒙古諸部一直是不容忽視的政治力量。有清一代有“南不封王,北不斷親”的基本國策,蒙古諸部與清朝皇室之間大規模、持續地互相通婚,輔之以政治特權、盟誓等,使蒙古諸部王公不僅在政治、軍事、經濟利益上,而且從血緣上、心理上,與清朝統治者結成了牢固的聯盟關系,從而鞏固了清朝的統治。    摘自《黑龍江民族月刊》

Tags: 中國歷史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lishi/zgls/15690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女巫宝藏试玩
北京赛车pk10 麻将血流成河怎么胡牌 广东十一选五*推算 广东好彩1开奖软件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 大发pk10是真的吗 澳洲快乐8开奖软件 平特肖投注技巧 麻将怎么玩的 3d试机号金码最近 杭州麻将下载 安装 全部码组 麻将的打法与技巧 重庆时时新浪爱彩 股票*怎么分析 东北麻将下载齐齐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