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專題 > 

只差一點點

來源: 作者:

  1)    

2006年,我們住在墮落街上。也許每個大學附近都有這樣一條街,看起來又臟又亂,卻臟亂得很美好。熙熙攘攘的學生將無處安放的青春揮霍在這條喧囂的街道里。    

太多的愛情故事在這里上演,太多的風花雪月和煙火塵事并存。我們就曾是故事中的一員。家明、我、浩子,還有琪琪。    

我和琪琪都是學生。浩子剛剛畢業,還在找工作。家明一邊打工,一邊準備考研。    

我們都窮得叮當響。吃飯的時候,去得最多的就是刀削面店。我現在還記得,琪琪食量小,總是會剩一些面在碗里,浩子就會搶過去風卷殘云地吃完,邊吃邊故作嫌棄地說:“也只有我愿意吃你吃剩的東西了。”    

說起來,浩子和琪琪就是在這條街上的環球影院相識的。    

那一天,琪琪為了避雨走進影院,恰好在放映《甜蜜蜜》,她看得正入神時,鄰近的黑暗角落里傳來“吧嗒吧嗒”吃爆米花的聲音,循聲望去,是一個瘦瘦的男生。借著電影的微光,她默默地對他行了幾秒鐘的注目禮。    

那個男孩識趣地停止了咀嚼。過了一會兒,他把爆米花袋遞到琪琪面前,琪琪愣了愣,不客氣地抓了一大把。    

爆米花吃完了,電影也一步步走向高潮,屏幕里的戀人在命運的撥弄下不斷錯過,琪琪的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流,又是那個男孩,體貼地遞過來一張張紙巾。    

直到電影劇終,琪琪淚雨紛飛,習慣性地伸手去接紙巾,角落里的聲音弱弱地說:“不好意思,紙巾用完了,要不你用我的袖子擦擦?”    

當初那顆年輕的心被愛情的甜蜜漲得滿滿的,仿佛有無限的精力要發泄。我們四個人幾乎所有空閑時間都守在一起,去得最多的地方,當然還是墮落街。    

有誰還記得2006年的世界杯嗎?我們是阿根廷隊的粉絲。我們為每一次進球吶喊,又為每一次失誤尖叫,整條墮落街,整個長沙城都能聽見我們的聲音。    

可是阿根廷還是輸給了德國。誰能告訴我,那個該死的點球怎么就一直踢不進呢?    

“就差一點點!差一點點就贏了!”    

年輕就是這樣,沒沮喪多久,我們就又手拉手去唱KTV。湊足幾十塊,可以唱一個通宵。浩子雖然天生五音不全,可唱起來還算是深情款款的。他最愛的是張信哲的《信仰》。    

2)    

如果說我和家明是歡喜冤家,那么浩子和琪琪就是模范情侶,浩子什么都記在心里,照顧女朋友細致入微。    

兩個人的家境都不太好,琪琪做過各種兼職。自從和浩子在一起后,他就不讓她出去了,說掙錢的事有他呢。    

于是畢業后的那一兩年,就成了他人生中最難熬的時期。為了謀生,他什么工作都做過,印象中他總是在失業。有一次他失業長達三個月,連刀削面都吃不起,只能待在房間里吃泡面。    

琪琪去找了一份家教,第一次去上課時,她花了很多心血備了詳細的課,家長卻在給了她五十元后通知說,孩子不太滿意,以后不用再來了。已是晚上十點,琪琪走到公交車站時,末班車正向前駛去。她奮力追趕,車子卻毫不留情地揚長而去。她徹底崩潰了,淚水決堤。    

那天她很晚才回到小屋,浩子在門口笑著迎了上來詢問她怎么樣,琪琪卻突然爆發:“你總說有你就行了,可是你連自己都養不活呢!”話一出口,他愣住了,她也愣住了,連住在對面的我們都愣住了,以前不管發生什么事,他們都從來沒有大聲爭吵過啊。    

嫌隙不可避免地產生了。沒有錢的日子,一個人過僅僅是落寞而已,兩個人在一起,心酸得沉重。    

3)    

2007年圣誕節,家明忙于學業,浩子在外加班,我和琪琪就約了一幫女生去逛街。    

琪琪對我說:“浩子前一陣說,圣誕節請我來吃哈根達斯,不過他今天要加班,肯定忘了。”    

我想安慰她,她卻自我開解道:“其實也沒什么好吃的,不就是個冰激凌嗎?”我附和她說:“就是,還死貴死貴的。”    

同行的一個女生突然在前面叫我們,“快過來啊,有圣誕老人在發護膚品試用裝呢。”    

我和琪琪興沖沖地跑了過去,戴著小紅帽的圣誕老人熱情地給我們發小禮物,這是個年輕的小伙子,還戴著副眼鏡。    

老天,這不是浩子嗎?    

我想趁琪琪沒注意拉著她走,可是她一動也不動,看著面前的浩子,兩個人都成了一尊石像。那天我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琪琪一直沉默不語。我以為她是因為浩子扮圣誕老人感到尷尬,直到她哭著說:“我真的好難過。浩子過得這么辛苦,我還惦記著要去吃哈根達斯。我好虛榮對不對?我恨死自己了。”    

浩子也說他恨死自己了,連想請女朋友去吃個哈根達斯都得靠圣誕節兼職,他說自己當時恨不得能學土行孫那樣遁地。    

長期以來的窘境就像一把沙子,磨得他們一身鈍鈍的痛,當他們還沒來得及把沙子抖掉時,生活又給了他們鋒利的一刀。    

就是從那一刻開始,他決定松開握著她的手,因為他再也沒辦法忍受她在自己身邊受苦。    

留下一封信后,他孤身南下,沒有留下任何聯系方式。    

4)    

2011年,我和家明結婚了,從長沙去廣州跟浩子再次相聚。    

這個時候的浩子,已經不再彷徨潦倒。他已是一家知名家具公司的銷售總監。    

這些年來,浩子也談過幾次戀愛,都談得不溫不火,女孩子嫌他不夠投入。他始終覺得,琪琪跟著他從來沒有享過福。    

2013年,我和家明的寶寶已經一歲了。浩子還是孑然一身。    

這年春天,琪琪結婚了。家明代表我們去參加了她的婚禮。    

浩子在我家喝酒。我在臥室照看寶寶,只聽見他在客廳里唱歌,還是那首張信哲的《信仰》,良久,歌聲漸漸弱下去,我抱著寶寶出去,看見浩子倒在沙發上,喃喃地說:“只差一點點,那么一點點……”    

只差一點點,阿根廷就贏了德國隊;    

只差一點點,浩子就能和琪琪相守終身;    

只差一點點,我們就能過上理想的生活。    

該死的,我們為之深深遺憾,卻又永遠無能為力的,一點點。

Tags: 故事會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zt/15772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彩票5分赛车 股票投资入门 宜昌血流麻将微信群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走势图解 今3d开奖结果 打好北京麻将技巧 股票代码后面有个r pk10 3码最牛计划群 闲来甘肃麻将 1.5.0腾讯广东麻将 广西11选5预测 什么网站可以找副业 安徽波克麻将怎么下载 新疆35选7彩票开奖查询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急速赛车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