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專題 > 

暗戀的島嶼

來源: 作者:

  下午三點。    

我坐在608教室,捏著一本黑色封面筆記本,手因為用力過度變得汗津津。這本筆記本十分厚重,帶著我的許多無奈和惶恐。我定定地坐在那里。    

這不是我的座位。書桌上疊著厚厚的書本與試卷,被主人一一擺放好,看得出座位的主人一定是一個對生活有安排,對一切了如指掌的人。我這么篤定地想著,身體卻僵硬地坐著。因為他是程風,因為他是程風!    

因為他是程風,所以一切都不一樣。因為他是程風,所以我對他了如指掌。    

01    

四月的第一天,我一如平常地上課、下課、吃飯、睡覺、插科打諢。和往常不同的是,平時與我一起回家的閨蜜請了假,于是我背上書包一個人回家。    

很久都沒有一個人自在地走路了,在學校,一切都是那么急匆匆的,一路小跑著趕去吃飯,又跑著回教室自習上課。    

我扯著書包帶子悠閑地換了一條離家遠的路。四月,柳絮紛飛。這是我覺得四月最美的時候,飄下的不是冬日無情的雪,而是一種春日的情懷。    

我沿著布滿樹木的街道一直走,甚至還拿出手機拍了兩張照片。可是,就是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充滿情懷的時候,在城北公路的一條弄堂口,我看見了程風。    

程風。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這個名字,兩個帶著后鼻音的字,我無數次默念的時候都感到無比溫柔,就好像一陣清風。弄堂里程風露出他英俊的側臉,線條硬朗,像數學課上畫在黑板上的函數圖像。他的手臂撐在那道破敗的墻上,手臂的里側是一個男生。程風忽然狠狠地抹了一下嘴角,我這時才看見他臉上的傷口。這時程風松開手,他身后的男生順手給他一根煙,他挺拔的身體和銳利的眼神都藏在了這堆白色的煙霧里。我下意識地“啊”了一聲,瞪大眼睛,又趕緊捂住嘴巴。    

掩耳盜鈴。程風聞聲抬起頭,看見穿著校服失魂落魄的我,微微皺了下眉。他徑直向我走來。“林易遙?”他用他低沉的此刻有些沙啞的嗓音喊了我的名字,語氣竟然是問句。這令我失望,同班兩年,程風只喊過我兩次名字,一次是作為數學課代表給我發試卷,一次是老師讓他把我叫去辦公室。這是第三次,也是唯一一次他自愿喊了我的名字。    

“嗯。”我低下頭,很快又抬起來,他身上濃重的煙草氣息在逼仄的弄堂里彌漫開來,我吸了兩口,馬上就咳了兩聲。    

程風后面那個戴著鴨舌帽的男生走了過來,我認識他,高巖,也是我們學校高三的學生,經常因逃課打架受處分,墻上隔一段時間就會貼出一張有他名字的處分單。我腦子蒙了,想不出來程風為什么會和高巖在一起,甚至高巖親密地把手搭在程風的白色polo衫上。我惡狠狠地瞪著那只手,就好像他弄臟了一個純白的少年。    

程風的口氣軟下來,說了句讓我詫異的話:“走吧,我送你回家。”    

02    

那天,我在柳絮紛飛的黃昏和程風并肩走了一段路。他的手里拎著藍色的校服和黑色單肩包,他的白色polo衫臟得一塌糊涂,他卻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走著,偶爾和我說說班里的趣事。我笑得有些勉強,再后來他也不說話了。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但又無比享受這樣的時刻,能夠和程風一起并肩行走,簡直是畢生夢想。最好什么都不要說,什么都不要做,只是走路,我喜歡這樣的時刻。    

程風送我到小區門口,我說好了,就到這里吧。我抬起沉重的頭顱看著他,他的手在衣服上拍了拍,又皺了皺眉。我看見他剛想說話,腦子一熱說了句“要不我幫你把衣服洗了吧”。果然話一出口才發現自己有多腦殘。我的臉燒得通紅,又低頭,害怕看見程風鄙夷的目光。然而輕松的嗓音自我頭頂響起:“好啊,那就謝謝你了。”    

他突然變戲法般從那個黑色單肩包里拿出另一件衣服,干脆地換上,把帶著灰塵還有他氣息的polo衫塞給我。我愣了神,他解釋道:“總得干干凈凈地回家啊,不然會完蛋的。”他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嘴邊有一個小小的酒窩,但又算不上酒窩。總之他的笑容令我著迷。    

程風瀟灑地轉身離開,然后又回頭對我說了句“謝謝啊”。我看見他的身影消失在馬路的盡頭,一步一步,逐漸又消失在黃昏的盡頭。暮色四合,天空的顏色愈發暗沉起來,我雙手捧著那件衣服,內心悲喜交加。啊,上帝請原諒我就是這樣一個傻瓜似的十七歲少女,我的所有夢想和兩年來不見天日的暗戀此刻都呼之欲出。它們像是一塊島嶼,不會奔跑不會跳動,只是靜止,逐漸浮出水面。    

03    

我將衣服塞進書包回家。    

裝作和往常一樣吃完飯回房間寫作業,等到十一點父母都關了燈睡覺的時候,我躡手躡腳地跑進衛生間里將衣服浸泡在豐盈的肥皂泡里。我撫摸那塊布料,像是在撫摸我兩年來的情緒,紋路清晰。我腦海里的程風是上課時他昂首挺胸回答問題的身影,他擲地有聲的聲音讓全班女生為他著迷。他是一個多么優秀的少年,集德智體美一體,和每個人都有禮貌地交談,簡直就是電視劇里完美無缺的男主角跳出熒屏接觸群眾了。    

但是我不幸地看見了程風的另一面,他和高巖是朋友,可能做過打架或更出格的事情,我不敢往下想象。其實我并不覺得這樣就該輕易給他冠上“不良少年”的頭銜,像程風這樣一路被家長老師夸贊并寄予厚望的人,其實活得并不輕松。    

我將那件白色polo衫晾在我房間的窗戶邊,散發著洗衣液的香氣,所有塵土都不復存在。我一直看著那件衣服,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特意很早到班,趁程風還沒來將衣服疊好放進他的課桌里。其實還沒有完全干透,帶著一點點濕潤。我打了個哈欠,回到座位。早讀還沒開始,我翻了翻課本,又什么都看不進去,直到大家都進了班,程風也慢悠悠地走了進來。他的神色一如既往,沒什么表情,有點冷淡。我恍恍惚惚地上了一上午課,下午數學課老師發了試卷,上面鮮紅的數字我看了一眼就趕緊用課本遮擋起來。同桌周嫣也考得不好,我們在數學老頭冒著粗氣的鼻孔下膽戰心驚地坐著。不出所料,老頭又當眾批評了成績毫無起色的我,諷刺也是成串成串的。    

放學以后我將課本一股腦塞進包里,拉上拉鏈準備回家。突然一只修長的手卡在了拉到一半的拉鏈上,我抬起頭,是程風。周嫣也是一臉驚訝地站在旁邊,程風說:“林易遙,你數學考這么差還想這么早回去?留下來我幫你講講吧。”    

我簡直搞不清楚狀況。周嫣也是,但她還是帶著驚訝的表情先走一步,留下我和程風。在五點鐘充滿陽光的教室里,地面、風扇還有玻璃窗都被陽光籠罩。我的心怦怦直跳,甚至覺得眼前飄來了柳絮。    

程風清了清嗓子,坐在我前桌的椅子上,跟我面對面,他一把抽出我夾在課本里那張被我捏得亂七八糟的數學卷子,我恨不得有個洞鉆進去。程風沒說什么,拿出黑色水筆開始對著我的卷子涂涂寫寫。他低頭寫字的樣子很好看,特別認真,嘴巴抿成一條線,他的睫毛像兩把小刷子。他就坐在那里,離我咫尺的距離,我甚至清楚地聽見他均勻的呼吸。黃昏里柔軟的陽光照在他身上,他整個人都是金色的,連時光也變得無比溫柔。    

我聽著他給我講題,看著他在草稿紙上畫出那些我痛恨的曲線數字,它們此時都變得格外美好,我應該感謝它們。程風口干舌燥地講完半張卷子,我趕緊跑去他座位給他拿來礦泉水。他擰開蓋子喝完,嘴邊透明的水珠,散發著屬于十七歲男生特有的青春和陽光的味道。    

他說:“林易遙你基礎太差了,我不能講得太快。”    

我如同搗蒜般點頭。我希望這些題目程風永遠也講不完,這樣他就能永遠坐在我對面,在這美好的黃昏里與我談論數學的偉大之處了。    

程風站起來,伸了伸手,我聽見骨骼“咔噠”的聲音。他從課桌里拎出那件白色polo衫,說我洗得真干凈。我尷尬地笑笑,與程風相處我仍然做不到自然,隨時隨地都是緊張的僵硬的,真是令人失望。    

04    

程風依舊送我回家,我逐漸習慣走那條離家更遠的路了,只是希望能夠和他多走一段路,即便我連看都不敢抬頭看他一眼,但我能感受到他的節奏和氣息,這讓每一個平淡無奇的黃昏都充滿誘惑。    

那天之后我沒再看見程風的另一面,但看見過高巖幾次。我沒問過程風關于那天的任何事,并不是我沒有好奇心,只是我不愿開口,也不等著他告訴我,我希望日子就這么過著,程風可以從只喊過我兩次名字的陌生變成熟稔。    

我承認我是自私的。    

但一切并不總是能如我所愿。班里開始有了謠言,女生下了課聚在教室的角落里竊竊私語,周嫣也來問我和程風是什么關系。我說沒什么關系。周嫣說大家都說我死纏爛打追著程風不放,還幫他洗了衣服。我的心收緊了:“她們怎么會知道?”周嫣瞪圓了眼睛,像是不敢相信一般。    

我沒有辦法阻止謠言的擴散。高中女生課余時間唯一的愛好就是各種八卦,我這么一個乏善可陳淡然無味的人,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成為別人口中不斷談論的對象。我走到她們身旁總是會迎來各種怪異的目光,那種目光十分復雜,充斥著鄙夷、羨慕、嫉妒、猜忌還有厭惡。    

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能真正體會到程風的魅力和偶像劇效應。    

我在班里人緣漸漸極差,交個作業都要被“不小心”扔在地上。那次程風彎腰撿起了我的語文作業本,用手拍了拍灰,笑著對一旁目瞪口呆的語文課代表說:“是不是最近作業太多手都收軟了?”語文課代表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就那樣瞪著我。    

放學路上我咬著嘴唇忍不住問程風:“你有沒有聽見謠言?”    

程風扯了扯肩膀上的黑色帶子,說:“成為別人口中談論的話題,不管好壞,本身就是一種無奈。”    

他說完,我的眼睛里飛進一片柳絮。我瞇著眼流下眼淚,因為眼里的異物感,我很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場,盡管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程風掛著白色耳機,不知道是在聽歌還是聽英語。我走慢了兩步,看著他的背影。他很愛穿白色,他的脊背挺得筆直,他就像一棵散發著清香的樹。十七歲,我愛上一棵樹,在溫和的四月里短暫而又長久地與他相處。這種感覺我欲罷不能,總覺得黃昏是幻想,黃昏之后的時光才是現實。    

05    

程風為我講了一周的題,周五那天他掏出一本黑色封面的本子。    

他隨手遞給我,好像遞給我一瓶水一樣簡單。我困惑地翻開本子,里面是他瀟灑的字跡,黑色墨水勾勒出各種數字圖形。程風說把這本東西看完,我考個及格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我想起我卷子上觸目驚心的“56分”,手指撫摸著程風的筆跡,光滑的觸感,不知道應該說什么才好。    

一開始我只覺得程風是個美好而遙遠的人,所以只看著他的背影就可以了,后來因為不小心撞見他不為人知的一面,他在整個四月里給予我漫長的陪伴。而這種陪伴逐漸被我習慣,我開始覺得一切變得理所當然,好像我就是應該和程風有所交集,我有點厭煩這樣的自己,也被謠言弄得不知所措。    

月末,我和程風一同走出校門,我對他說:“其實這條路根本不是離我家最近的一條。”    

我只是想和你多走一段路。    

兩年了,這種暗戀卻只增不減,隨著歲月的流淌根深蒂固。    

就算我看見了你不為人知的一面,我想到的只有慶幸。    

因為只有我知道。    

當然,后面這四句話我是不可能對著程風說出口的,我依舊是那個一緊張就臉紅心跳加速的沒用的姑娘。我想告訴程風的是,他其實一直以來都沒有必要對我這么好,因為我不會說出他的秘密,我只想竭盡全力保護我十七歲愛上的樹,希望他永遠茂盛永遠清朗……    

我在心里默默想了這么多,程風停下來,回了我一句:“我知道啊。”    

06    

我和周嫣站在六樓的走廊,周嫣說:“我很喜歡這樣往下看,雖然我有恐高癥。”我看著她白皙的側臉,她又說:“易遙,其實我請假回家的那天,到你家想來找你借筆記,結果在小區門口看見你和程風。他還把衣服給你,那時我就覺得很奇怪,第二天你還偷偷地把衣服放進他課桌里。”    

周嫣吐了口氣,眼睛朝下看:“其實好多女生都是看著程風的背影生活,暗戀就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不能戳破,不能坦白,不能毀壞這種感覺,只能小心維護,但還是覺得心動。”我很好奇地看著她,然后聽見她說:“我真的很抱歉散播了你的謠言。”    

其實,也無所謂的吧!    

整個四月有三十天,每天有二十四個小時,每小時又有六十分鐘,這樣換算起來,時間真的是很長很長啊,可是過起來就是那么快。我在這個柳絮紛飛的四月里完成了曾經的心愿。我每天都在想,再多一天就好。    

我不能永遠奢望著程風的陪伴,是他給了我一個少女所有的心思,讓我感到惶恐緊張卻又期待。    

四月的最后一天,我寫了一張明信片給程風,沒什么內容,只有簡單淺薄的兩個字:謝謝。這兩個字涵蓋了我對他的感情和感激。    

明信片夾在那本黑色封面的筆記本里,我小心翼翼地塞進他的課桌。一個月前我壓根都不敢坐在他位子上。一個月前我碰見他也不敢與他說話。一個月前……    

我仍然不知道程風對我是什么感覺,不過估計就是不想我像八卦女生一樣把他的事情說出去吧。我有點悲涼地想我在他心里的形象就是如此。    

四月的最后一天我獨自走完那條離家很遠的路,翻出手機里四月一號拍的照片,它們安靜地躺在那里,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    

柳絮紛飛,而春天卻結束了。

Tags: 故事會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zt/15753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新疆11选5 秒速赛车有规律吗 福建麻将多少张 分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湖南快乐十分怎么玩 世界杯比分预测克罗地亚 35选7开奖号码表 北京麻将庄点和点庄 福彩3d012路和尾秘决 球探网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老快3开奘结果 广西快乐10分走势 股票行情实时数据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皮扛 极速飞艇彩票下载安装 娃哈哈股票在哪里可交易新上市股票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