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專題 > 

那些年倒下的樹

來源: 作者:

  我們這座山像是一個禿頂的老頭,頭頂沒有樹木,只有長得很慢的酸棗樹和草本植物。松樹、柏樹還有楓樹等等都在半山腰和山下。山腰到處是石頭和樹,山上是一層層的梯田,這種地貌叫塬。    

我們的村子就在塬上凹進去的小山溝里,村子里有巨大的槐樹、桐樹、椿樹,夏天,村子就被隱在接連不斷的樹冠里。這村子的人們對樹有很大的需求。家里有孩子的早早種幾棵榆樹桐樹或者槐樹,等孩子大了,做家具使。家里有老人的種幾棵柳樹,等老人殘年的時候,做副好棺材。平板也都需要木頭,總之,樹是很重要的東西。兄弟幾個,小時候一高興種幾棵樹,等長大了,各自成家,沒準會因為這樹歸誰吵得天翻地覆。有的樹并不是人種下的,樹的孢子隨風飛舞,沒準在哪里就安了家,樹的根部有一截露出地面,沒準在哪個季節就發出了新芽。總之,樹在這村子的歷史里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01    

許多年前吃大鍋飯的時候,我們村不知從哪里弄來很多梨樹苗。人們把它們種在村東頭的田地里,不幾年,梨樹開出一樹樹雪白,結出鮮美的大黃梨來。那梨成熟了,這里就變成了梨園子。梨樹枝垂下來,挨著地面了也沒有人摘梨,收獲的季節需要組織上來定。當時沒人稀罕,人們把分來的梨送親戚朋友,很多年以后人們卻開始懷念它的甘甜。    

梨樹倒下的那一年,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也許那時候我正在山那邊的學校里念書;也許我正在河另一邊的姥姥家長住。我只記得,我從一個地方回來的時候,梨園子就不存在了。地里一個連著一個的深坑,旁邊是墳丘一樣的土堆。到處是砍斷的樹枝,原本掛在樹上紅綠相間的葉子,一大部分都面貼著土地,浸滿泥土的葉子在風里不住顫抖。各家院里都躺著梨樹干。為什么要把好好的梨樹都砍掉?我問正在用卷尺量梨木的父親。父親說,上邊讓換地,這梨樹早已經分到各家了,換地不換梨樹,人家地里怎么種糧食?種了糧食,你去摘梨,難免禍害人家的糧食。說來說去,誰都覺得自己家吃虧,干脆都砍了。    

梨園子只剩下肖爺爺的兩棵樹。肖爺爺年歲大了,他本想央村里的年輕人幫他砍,結果他看見地里不斷倒下去的梨樹就在地中央停了步。他找地的主人梁奎說,我要它也沒用,這梨樹歸你,每年給我倆梨吃就行。梁奎白白得了樹,當然樂意。于是,梨園子就變成了兩棵樹的梨園子。    

孩子們圍坐在麥秸堆旁議論:梨園子的梨熟了,別的樹倒了以后,那兩棵樹的梨變得更甜了。有人提議去偷梨,梁奎的兒子說那可是他們家的地,不能偷!結果領頭的孩子說,你不去,以后我們就不跟你玩。他就屁顛顛跟在他們后邊。    

那天下午,村莊的各個角落都響徹梁奎老婆罵人的聲音,她從地里邊罵邊走,一直罵進村里。罵到該做飯了,她就邊摘菜邊罵。后來人們才知道,是因為偷梨的孩子踩壞了她的莊稼。這時候天已經黑了,梁奎老婆忽然想起自己兒子還沒回來。那天過得很不平常,我們被集中在肖爺爺家里,大人們拿著手電,舉著火把,村里村外幫梁奎找兒子。幾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一點消息。那個時候我們的村子里偶爾還會有狼出沒,我們想他肯定讓狼吃了,也可能是蛇。有的說是不是鬼?我們就圍在一起,感覺身子周圍全是秘不可見的東西。    

第二天我一睜眼,母親就笑著說梁奎的兒子找著了。他怕挨打藏在了他媽陪嫁的大紅衣柜里,梁奎老婆拿著手電筒正想給梁奎拿大衣讓他去鄰村找找,結果一摸就摸到了一個肉乎乎的東西。她嚇倒在地,腿哆嗦著站不起來。這時,柜子自己開了,大聲喘著氣。梁奎從另一間屋子里趕過來的時候,就看見坐在地上的老婆褲子都濕了,他們的兒子在柜里揉著眼睛喊爸媽。等她恢復往日的精神頭的時候,就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把梨樹砍掉!別人都沒有的東西,咱們要它干什么!這不是遭人惦記嗎?把個莊稼踩得稀爛。憑什么一村子人,就咱們莊稼挨踩!    

初冬,梁奎兩口子在地里放倒那兩棵樹,在這之前,他們告訴了肖爺爺,肖爺爺嘆了氣,說你們自己做主吧。人們都來看梨園子最后的兩棵樹怎么倒下。盡管他們說可惜,不一會兒也都加入了砍樹的隊伍。我聽見“咔咔咔”一聲接連一聲的巨響,樹的枝干被人們捆了繩子遠遠拉著,接著“咔嚓”一聲在一群男人的喊聲里,那棵梨樹像一只無力的巨手一樣倒下。有小孩爬上去從樹上采下一個小蜂窩,一群孩子圍了上去。接著,另一棵梨樹也倒了。    

雪花紛紛揚揚落下來,落在大人孩子的頭發上,衣服上,落在麥地里,落在山坡上,落在倒下的樹枝上——明年春天原本會開花的地方。    

02    

我們院子里有幾棵桐樹,夏天的時候把院子的一塊天遮得嚴嚴實實,經常聽見有鳥啾啾唧唧地叫。抬頭看,只能看見大片的葉子重重疊疊連接在一起,形成一片完美的樹蔭。每年天氣剛剛回暖,我們擺上父親親自做的矮桌和小凳,一天三頓在樹下吃飯。春天,梧桐花大朵落下來,像紫色的大裙子,桌子上,地上,到處都是。到了秋天,樹葉大片大片落下來,每個清晨,母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掃樹葉,母親把它們掃到糞堆里,用火點著,接著就有細小的火焰和一縷青煙,搖搖晃晃升到比樹頂還高的地方。這時候,鳥窩露出來,鳥卻早已飛走了,空空的巢穴被樹枝用力地托住。    

在去奶奶家的路上有五棵榆樹,父親很小的時候從不同的地方把它們移植到這里。母親說,今年我們就不種樹了,把這五棵樹放倒了做家具。砍樹可不是一個人的事兒,父親得去爺爺家找幫手。父親跟爺爺、叔叔一起把樹放倒,就抬放到我們院子里。母親天天給木匠做飯,看木匠們鋸板子刷漆。最后用那幾棵樹打了一個大衣柜,還打了一對床頭柜。木匠把工錢拿走以后,這些東西就跑到了叔叔的婚房里。母親不是沒有生氣,但是沒過門的嬸嬸說沒有家具就退婚,母親就不再說話。    

父親要再種幾棵樹,等我弟弟長大了娶媳婦用。在我們村子里,媒婆的眼睛不但要看小伙的模樣、家里人的農具是不是齊全,最重要的還要看這家人有多少正在長著的和已經倒下的樹,這些樹讓姑娘和她的家人在腦海里幻想樹木變成自己渴望的家具,讓他們對自己的未來產生安定感。一個小伙子定了婚,便有許多樹倒下去,許多鳥被驚飛。不多久,就有木匠來到這戶人家住上一段時間。院子里有兩個人來回拉大鋸,電鋸不時吱吱響動著。誰家做家具,孩子們都會圍著去看。木匠用墨盒在木板上印出直直的線,木匠把鉛筆架到耳朵后邊接主人遞過來的香煙……引得村里好幾個男孩子都想去當木匠。

Tags: 故事會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zt/15709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国际棋牌娱乐中心 幸运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不同类型基金的资产配置比例 东北有什么麻将 极速飞艇pk10送彩金 和讯股票 半波中特免费公开网站 湖北宜昌血流成河换三张 安徽省十一选五开奖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靠 亦乐贵州捉鸡麻将下载遵义 手机彩票缩水过滤软件 斯诺克比分直播雪缘 2019刮刮乐中奖视频 850棋牌下载大闹天宫 五分赛车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