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專題 > 

在荒野中睡覺

來源: 作者:

  在庫委,我每天都會花大把大把的時間用來睡覺——不睡覺又能干什么呢?躺在有彈性的、干爽碧綠的草地上,老是睜著眼睛盯著上面藍天的話,久了就會很目眩很疲憊。而世界永遠不變。    

再說,這山野里,可以睡覺的地方實在太多了,隨便找個平坦的地方一躺,身子陷在大地里,舒服得要死。睡過一個夏天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你。除非寒冷,除非雨。    

寒冷是一點一滴到來的,而雨是猛然間降臨的。但是我在露天睡覺時,一般都會用外套蒙著頭和上半身,于是,下雨后,往往褲腿濕了大半截了,才迷迷瞪瞪地被弄醒。醒后,又迷迷瞪瞪往前走一截子,找個不下雨的地方接著再睡——我們這里的雨,總是只有一朵云在下,很無聊的樣子。其他的云,高興了才下,不高興了就不下。那些沒云的地方當然應該更沒得下了。但是,偏有那么些時候,天上沒云,雨也在一把一把地灑——天上明明晴空萬里,可雨就是在下。真是想不通……沒有云怎么會下雨呢?雨從哪兒來的?這荒野真是毫無道理,但久了又會讓你覺得你曾知道的一些道理也許才是真正沒道理的。    

寒冷也與云有關。當一朵云飄過來的時候,剛好擋住這一片的光線,于是這一片被陰著,涼颼颼地竄著冷氣。    

有時候寒冷也與時間有關,時間到了,太陽斜下去,把對面山的陰影拉到近旁,一寸寸罩了過來,于是氣溫就迅速降下來了。    

我在山坡上劃拉著步子走路,走著走著就開始不由自主地尋找睡覺的地方。除了找平坦的地方以外,還要抬頭看上面的天,看離這里最近的一片云還有多遠,再測一下風向,估計半小時之內不會有云遮過來,這才放心地躺下。    

那樣的睡是不會有夢的,只是睡,只是睡,只是什么也不想地進入深深的感覺……直到睡醒了,才能意識到自己剛才睡著了。    

有時睡著睡著,心有所動,突然睜開眼睛醒來,看到上面天空的濃烈的藍色中,均勻地分布著一小片一小片的魚鱗般整整齊齊的白云,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像是用一種滾筒印染的方法印上去似的。    

我知道這是風的作品,想象著風在我不可觸及的高處,是怎樣寬廣地呼嘯著,帶著巨大的狂喜,一瀉千里。一路上被遭遇的云們,來不及“啊”一聲就被打散,來不及追隨那風再多奔騰一截,就被拋棄,最后在風的尾勢下,被平穩悠長地撫過……這些云是正在喘息的云,是仍處在激動之中的云。這些云沒有自己的命運,但是多么幸福……沒有風的天空,有時會同時泊著兩種不同的云,一種更像是霧氣一般,又輕又薄,寬寬廣廣地罩住大半個天空,使天空明亮的湛藍成為柔柔的粉藍。這種云的位置較高一些,還有一種,位置要低得多,低得似乎再低十幾米就可以伸手觸碰了似的。我想,最開始時,當世界上還沒有白色的時候,云就已經在白了吧?    

更多的時候,云總是在天空飛快地移動著。如果抬頭只看一眼的話,當然是什么也看不出的,只覺得那些云是多么的安靜甜蜜。但往整個天空注目久了,會驚覺自己也進入了一場從天到地的大移動中——那樣的移動,整體的,是全面的,強大的——風從一方刮向另一方,這個走向里,萬物都被恢弘地統一進同一個方向……尤其是云,尤其是那么多的云,在天空一同均勻地、協調地往一個方向去——云在天空,在浩蕩的風中移動的時候,用“飄”這個詞是多么的不準確啊!這種移動是一種具有力量的移動,就像時間的移動一般深重浩大,無可抗拒……看看吧,整面天空全都是到來,全都是消逝……    

看著看著,漸漸疲憊了,漸漸入睡……    

在庫委夏牧場,我總是沒有很多的事情可干。我們家四個人。四個都是裁縫,有點活也輪不到我來干,但是像我這樣不干活的人,又總是被看不順眼。于是只好天天到外面晃,餓了才回家一趟。    

河那邊北面的山坡高而緩,綠茸茸的,一小片樹林棲在半坡上,一直爬到坡頂的話,會發現坡頂上又連著一個坡,再往上爬,又會面對另一個更高的坡,沒完沒了的——當然,在山谷底下是看不到這些的,我們的房子離山太近,山又太高。    

我曾經一個坡接一個坡地爬到過最高處,那里應該算是這附近的一個最高點了吧。到達頂上時,視野開闊坦蕩,群山起伏,滿目都是動蕩的事物。風很大。    

在這山頂的另一端,全是濃密陰暗的老林子,和它相比,我們以前進過的森林最多只能算是一片一片的小樹林而已。里面非常潮濕,青苔生得很厚,樹木都很粗壯,到處橫七豎八堆滿了腐朽的倒木。我在林子邊上朝里看了看,一個人還真不敢進去。于是我離開山頂,往下走了一截子,繞過山頂和林子轉到那一面,結果大出人意料的是——如此高的山,那一面居然只是一個垂直不過十幾米的緩坡,青草碧綠深厚,連著一處沒有水流的山谷,對面又是一座更高的山。山谷里艷艷地開著紅色和粉紅色的花,而在我們下面木頭房子的地方,花一般都是白色或黃色的。當然,野罌粟就是紅色的,搖晃著細長柔美的莖,充滿暗示地遍布在草地上;森林邊上生長的野牡丹花,也是深紅色的,大朵大朵地簇擁枝頭——但要是和這片山谷海洋一般的紅色花相比,它們的紅都顯得那么單薄孤獨。    

我站在這面山坡的緩坡上,站在深過膝蓋的草叢中間,越過眼下那一片紅花海洋,朝山谷對面碧綠的緩坡上遙望,那里靜靜地停著一個白色氈房。在我的視野左邊,積雪的山峰閃閃發光。    

那天,我裹緊衣服,找了一處草薄一點瓷實一點的地方,遙遙沖著對面那家氈房睡了一下午,半下午天氣轉涼時,才凍醒了,急急忙忙翻回山那邊往家趕。    

我經常睡覺的地方是北面那片山坡坡腰上,那里的草地中央孤獨地棲著一塊干燥向陽的白石頭,形狀就像個沙發一樣,平平的,還有靠背的地方。但卻沒有沙發那么軟,往往睡上一會兒半邊身子就麻了——要是那個時候貪那會兒正睡得舒服,懶得翻身的話,再過一會兒,腿就會失去知覺。于是等到醒來,稍微動彈一下,就會有鉆心的疼痛從腳尖一路爬到腰上,碰都不敢碰一下,只好半坐著,用手撐著身子,慢慢地熬到它自個兒緩過來。    

這片山坡地勢比較緩,有時候會有羊群經過,四周煙塵騰起,咩叫連天的。只好撐起身子坐起來,在這羊群移動的海洋中,耐心地等它們過完了再躺下。而趕羊的男人則慢悠悠地玩著鞭子,勒著馬,不緊不慢跟在羊群后面,還沖我笑著,吆喝著,唱起了歌。    

——但是我才懶得理他呢!明明看到這里睡著人,還故意把羊往這邊趕。    

在那樣的石頭上睡,一睜開眼睛,夢境和對面山上的風景剎那間重疊了一下,然后對面坡上的風景便猛地清澈了起來——夢被吮吸去了。對面坡上的風景便比我醒之前看到的更為明亮生動了一些。    

我狠盯一會兒對面的山坡,才會清醒。清醒了以后,才會有力氣,有了力氣才能回家。否則的話,我那點力量只夠用來睡覺,用來做一些怎么也記不起來的夢。

Tags: 故事會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zt/15699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女巫宝藏试玩
内蒙古推倒胡麻将规则 广西11选五投注网址 吉林长春微乐麻将下载 11选5图表精灵 招商证券理财平台 江西11选5 辉煌棋牌游戏官网正版 近10期3d开机号 波克棋牌最新完整版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几点开机 澳洲幸运5技巧公式 大众麻将的基本玩法 香港股票开户条件 姚记棋牌客服电话 山西快乐十分的玩法 湖北30选5开奖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