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時光深處的家影

來源: 作者:王敬東

深夜,站在自家房屋的二樓,透過皎潔的月光,看著披著朦朧月色沉睡已久的家鄉,在時光深處,兒時家里的聲音不時地傳來,在耳邊輕輕地回響。我徹夜難眠,在記憶里的長廊里四處張望,尋覓著曾經伴我成長的家影,任思緒在流年的回望中兀自徜徉。

身處已遠離我38年的光陰巷口,仿佛看到了我出生的地方——那棟特別簡約的老屋,難忘的童年就在這兒度過,兒時的家影在腦海里還是那么安祥。

這老屋共有八榀,里面住著父親三兄弟。大伯、二伯兩家是東面正屋,共用一個正堂,我家是后搭建的,在西面,小三榀。三家的灶膛都緊靠北面后堂的墻,最東面的二伯家的灶肚朝東,靠著東面的墻,我家的灶肚與在中間的大伯家的相對,在房屋接合部用小竹子編的籬笆隔著。

繞村的小溪從北向南折向東再向南緊挨著老屋的村路向前伸去,爬山虎綠蔭著北面大半個老墻。屋前曬場小溪路西靠屋有小爺爺家的一棵比屋高的棗樹,靠小橋旁有一棵被雷劈成兩半老桂花樹,再過去就是柚子樹。在桂花樹的西面一字排開地站著三家共有祖上留下的三棵高大的老棗樹,樹下分別搭建著這三兄弟放柴的小茅房,茅房前面就是隊里的曬場。西邊的老棗樹前有一棵我家的李樹,再向西就是我家的兩棵小棗樹。棗樹年歲較大,大概有兩棟平屋的高度,主干彎曲,最適合我們這干小孩的攀爬,每年生的棗子最少有籮筐三四擔。月光透過棗葉,把光怪陸離的影兒射在地上,前面的曬場,不用說,如覆蓋了一地的白霜,有一地的詩意,讓人一看就覺得這夜就是一個寧靜清亮的時光。

就在這唯靜唯美的時光里,我的父母經常肩扛鋤頭或其他農具,披著月色,在小溪里洗一下腳,然后從棗樹下走過,默默地進入家門,然后在昏暗的煤油燈下又做起家務……。

在吃大鍋飯、擠集體食堂的年代,父母們出的是集體工,吃的是大食堂,掙得的那一點工分,根本不可能讓我們吃飽穿暖,加上外公家是被打倒的五類分子,還要我家接濟,日子過得有不可敢想象的艱難。為了自家多一點私有的收成,讓老師變成地地道道的農民。在隊里干活后,跟著白天與種田,在草坪上開荒種地,用樸素意念,身形的累苦支撐著我們這個家。(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回眸這些苦澀的往事,六月旖旎的風淡然地輕描著云影。就是這樣的夜,萬籟俱寂的夜,我不知那時的父母有多少次在月下的田里密織想要一個好生活的美麗生命中突如其來的狂風暴時間抬頭仰望那蔚藍的天空,也無法欣賞紅色而飽滿的美麗命運,化為夢里的家樣。可想要的生活總在前方,總是與家里的生活差一段距離。

夜在月中,靜得能聽得見自己的呼吸。沒有輪軸的時光在除了沙沙的林中隨風緩緩流淌,在不知不覺中將光陰捎進流年,雍塞著父母對生活喜悅與辛酸摻半的滋味,然后變成溫柔,滋潤著我那幼小的石頭墜入湖心,石頭不見,卻在湖里泛起一波一波的漣漪。

像父母一樣的農人,那時有很多很多,父母只是其中。因為時代的原故,原本教書的父親最終將自己的命變成了農命,有過抗爭卻只能認命,直至1999年年底無錢醫治病逝于家中。

時光深處的家影,有當時社會兇濤對家的打擊和碰撞,還暗藏著我童年的往事,任多少渺茫留痕過處,以緊叩的心房揪緊著自己神經,以坦存的無虞追思著遙不可及。至今,我才知道,那時幼稚的我無法生起對生活意義的追問和將來命運的展望。不知讀書的意義何在,也不知將來靠什么去生活。天真的只知道肚子餓了要飯吃,吃了飯就可以瘋玩,無需他想,也無需知道將來在何方,更不用身心去體會大人們讓我們能吃飽的那份艱辛。好像自己天生就是個能活動的皮囊,對于生滅、榮枯、盛衰全然不知,如走動的馬燈,無法體會生活的殘酷、得與失的無常,像一縷縷淡淡的彳亍的煙云向四處飄散,無影無蹤,無需去尋找自己應該到達的方向。

隱之遠去的記憶,面對現在的時代,回憶父親對兒女所做的一切,他對自己的兒女有一大堆希望,不僅希望自己的兒女能讀得上書,認得到幾個字,更希望我們通過讀書從野間走出改變自己生活的模樣……,父親的那份執著和堅毅早早重重地在我身上刻上了深深的烙印。

只要我身處迷茫之中,靈魂深處就一定會搖曳出父親苦心經營的兒時的那個家影。那個家影,成了我此生無法從記憶抹去的念想和不變的方向。

Tags: 故事會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851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女巫宝藏试玩
甘肃11选五任三推荐 好彩1开奖 平特怎么买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 青海11选5走势图和策略 竞彩足球比分500网 股票历史数据下载 棋牌游戏软件多少钱?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30期 三码中奖期期公开1一 山东麻将规则 188比分直播网是什么 重庆耍友麻将app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体彩 江苏十一选五开将结 新欢乐麻将怎么卖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