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敲詐

來源:故事會 作者:林扶霄

  丁毅大學畢業后,去了一家夜總會工作,負責推銷酒水,收入一直不高。

  這天晚上,丁毅正在上班,突然進來了一個中年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對方一進門就與吧臺的服務員說起話來。

  丁毅正看得入神,一個名叫曉麗的舞女拍了拍他,打趣道:“看上哪個姑娘了?”

  丁毅用手一指,說:“看見沒有?樓下吧臺前那個男人,他是我大學時的教授,姓陳。平時一副正人君子的派頭,沒想到也會來這種燈紅酒綠的地方。”

  曉麗倒是見怪不怪,丁毅突然壓低了聲音說:“跟你說正經的,我突然想到了一個發財門路,不知你愿不愿意配合。事成之后,我們五五分賬。”

  曉麗忙問丁毅是什么法子。丁毅湊到她耳邊,如此這般地跟她講了自己的計劃。曉麗覺得可行,便匆匆準備了一番,下樓來到了陳教授的身邊。

  陳教授打量了曉麗一眼,問她有什么事。曉麗開門見山地說,自己是推銷酒水的,她希望陳教授能給她一個面子,與她喝幾杯。陳教授當即婉言謝絕,說自己不會喝酒。

  曉麗當然不肯就此放過,她眼睛一紅,向陳教授哭訴道:“老板啊,您買我的酒,并不一定要全部喝下去啊。您就當是幫幫我,您知道我們推銷酒水是有指標的,馬上就要到月底了,我要是完不成指標,就得卷鋪蓋走人了,我老家還有生病的父母和正在上學的弟弟,他們都需要我賺錢供養……”

  陳教授聽到這里,揮手打斷了她的話,說:“好了,我知道了,我買你的酒便是。”

  既然買了酒,多少總得喝點,可陳教授沒喝幾口,便感到腦袋發暈,眼睛發花,站起來想走,不料整個人搖搖晃晃的,差點沒栽跟頭。曉麗忙一把扶住陳教授的胳膊,將他送出了夜總會,而此時的陳教授已不省人事了。

  當陳教授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大半夜了。他發現自己躺在酒店里一張大大的席夢思床上,蓋著蓬松的被子,撲鼻而來的香水味刺激著他的神經,更讓他吃驚的是,他身邊還躺著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再看自己,同樣也是赤條條的。

  那女人自然是曉麗了。她見陳教授醒了,頓時小聲抽泣起來,說陳教授喝醉了酒,自己好心送他到房間休息,不料遭到了侵犯。此時,陳教授已意識到自己中了曉麗的圈套,便想趕緊穿上衣服走人。誰知放眼一看,哪里還有他衣服的蹤影?曉麗見狀,鄙夷地瞟了他一眼,冷冷地說:“占了便宜就想溜,天底下哪有這等好事?”

  陳教授生氣地問:“那你想怎樣?”

  曉麗冷笑道:“我只要十萬塊錢的精神損失費,你現在就用手機轉賬給我。到時,我自然還你衣服,我們從此兩清,井水不犯河水。”

  陳教授憤怒了,他咬牙切齒道:“十萬塊?你一分也休想拿到。”

  曉麗冷笑幾聲,一把扯掉了床上的被子枕頭,然后統統扔進浴缸,將被子和枕頭全泡在水中。現在,整個房間再沒有可以遮擋身體的衣物,就算門口有警察,陳教授也不敢呼救,就這模樣,他還敢見誰?

  陳教授驚恐萬分,曉麗則淡定地抽著煙,一個接一個地吐著煙圈。雙方就這樣對峙了好一會兒,最終,陳教授屈服了,將十萬元錢打給了曉麗。

  曉麗這才打了個電話。不久,房間門開了一條縫,從外面扔進來一些衣物。陳教授急忙穿好衣服,正想拔腿離開這是非之地,卻聽曉麗在耳后說道:“別想著報警。你的那些不雅照,我已經傳給我的朋友,你要是報警,我大不了坐牢,而你可就沒法做人了。”

  這句警告無疑如利劍戳中了陳教授的要害,他回去后果然一聲不吭,沒有張揚此事,而丁毅也輕而易舉地從曉麗那里分得了五萬元錢。

  不久之后,丁毅從夜總會辭了職,他以這五萬塊作本錢,在外地做起了小生意,沒想到時來運轉,生意越做越大,幾年工夫便發了財。

  這天,丁毅興致勃勃地組織了一場同學聚會。酒至半酣,丁毅突然想起了陳教授,就試探著問大家陳教授的近況,沒想到,大家頓時陷入了沉默。許久,才有一個同學開口說:“陳教授已經死了……”

  丁毅心中一驚,忙問怎么回事。那個同學嘆了口氣,說:“有一次,陳教授去夜總會,中了一個舞女的圈套。那女的將陳教授弄醉之后,拍了一些不雅的照片,向陳教授勒索要錢。”

  丁毅不以為然地說:“陳教授又不缺錢,給她不就完了?”

  同學點點頭說:“是給她了,數目還不少,一共十萬。誰知那女的說話不算數,事后,她三番五次地敲詐勒索陳教授,陳教授最終不堪其擾,自殺了……”

  聽到這里,丁毅傻眼了,半晌才說:“這陳教授也真是的,平日里在學校一本正經的,私底下卻偷偷去夜總會尋歡作樂,不然也不會被舞女下套,導致后面的悲劇發生了……”

  同學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個個面露尷尬之色。方才那個同學忍不住站了起來,說:“有一年,我們幾個去給陳教授拜壽。陳教授問起你的近況,我說畢業后你就跟我們斷了聯系,只知道你在新區的一家夜總會上班。陳教授一聽就說,那不行,不是長久之計,工作的事他來想辦法,想先找你談談。于是,他就直接去那一帶的夜總會找你了。后來,他只跟我們說沒有找到你,一個字也沒提舞女的事。我說丁毅啊,你那會兒到底在哪兒上班?難不成根本沒在夜總會?”

  丁毅突然覺得心被什么東西扎了一下,愣了半天才哽咽道:“我的確是在那里的一家夜總會上班,可我用的不是真名啊……”說著,他忍不住痛哭起來。

Tags: 敲詐 酒水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90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女巫宝藏试玩
股票融资融券是怎么 七乐彩第30期走势图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正规网上赚钱的门路 浙江6+1奖池 安徽麻将下载安装 欧洲冠军联赛 白城麻将下载 河内5分彩代刷靠谱吗 孟加拉股票指数 山西体育彩票11选五 黑桃娱乐官网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昨天 云南快乐十分 幸运赛车是官方的吗 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