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鑰匙老人

來源:故事會 作者:佚名

  小池真理子,日本小說家,其文字充滿感性,風格獨特,引人入勝,在日本推理小說界,素有“天下第一品”的說法,代表作有《妻子的女友們》《戀》《欲望》等。

  與平今年七十二歲,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這天,他獨自去醫院,等了近兩個小時,可醫生三分鐘就把他給打發了。

  醫生反復強調:“這是衰老現象,你應該忍耐一點。”

  走出醫院時快中午了,與平不太想回家,因為家里沒人在等他。

  與平現在跟女兒直子住在一起。他有三個女兒,大女兒和二女兒都遠嫁他鄉,只有最寵愛的小女兒直子還在身邊。直子年幼時總喜歡把巧克力送到與平嘴邊,說:“爸爸,吃……好吃嗎?”那時的與平覺得滿嘴都彌漫著甜味。

  老伴去世后,直子提出讓與平跟她一起住,與平當時也感到一陣驚喜,心中很是欣慰。

  直子賣掉了與平的房子,用那筆錢給自己和丈夫買了一套新房,與平住的是其中最小的房間。與平想在陽臺上種些花草,直子拒絕了;與平要求在自己的房間里鋪榻榻米,直子卻堅持鋪木地板……如果只是生活上的不便倒也罷了,更難以忍受的是孤獨和恥辱。

  直子夫婦平時都要工作,不到晚上不回來,有時下班后還在外面看個電影吃個飯,回來得就更晚了。有一次,與平出門時不小心搞丟了鑰匙,只能在門外等到十點多。直子回來把與平狠狠批評了一通:“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已經老了,應該把鑰匙掛在脖子上!”

  想到這里,與平摸摸胸前,確認了鑰匙還在襯衫里面。

  與平決定中午回家煮蕎麥面吃,晚上去“三上”吃飯。三上是一家很小的餐館,食物也很便宜,與平有時實在無法忍受獨自用餐的孤獨,會去那里坐坐。與平的退休金都由直子控制,直子給他的零花錢,只夠偶爾去三上坐坐。

  與平在樓下遇到了鄰居繪理,她是個十分淳樸的姑娘,剛搬來小區兩個月,他們之前有過幾次閑談。繪理主動打招呼道:“老伯,您是出去散步了嗎?”

  與平照實回答:“不是,剛去了趟醫院,最近腰有些痛。”

  繪理當過護士,她認真地給與平提了一些治腰痛的建議,然后問:“老伯,您吃過午飯了嗎?”

  “還沒有。”

  “我們一起吃吧?我打算煮蕎麥面,可以多煮一些。”繪理邊說邊拉著與平去自己租的房子里。

  一進屋,一條白色的狗就纏在與平的腳邊。

  “它叫桃桃,”繪理介紹道,“它很老了,如果換算成人的年齡,相當于九十歲左右。您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我養狗啊,房東知道的話,我會被攆走的。”

  與平點頭答應,一邊逗狗,一邊問:“繪理,你做什么工作?”

  繪理說:“我現在沒有工作,沒有心思工作。”

  與平看著繪理,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問。

  繪理繼續說:“我之前認識一個男人,他向我求過婚。為了能跟他一起生活,我辭掉了護士的工作,租了這里的房子,花光自己的積蓄為他買了車,還準備了去見我父母時穿的衣服。沒想到,他突然提出要跟我分手,說有更喜歡的女生。后來才知道,他一直有不少女朋友。當我知道被他欺騙之后,打算尋死。我跑回老家,從父親的工廠里偷了一些氰化鉀,想帶著桃桃一死了之,可我又害怕死不掉,偷來的藥仍原封不動。這些日子,一直只有桃桃陪伴著我。”

  與平驚呆了,他大聲說:“把那種東西馬上扔掉!”

  這時,繪理笑著說:“事情都過去了,我已經恢復過來了。對了老伯,我可以拜托您一件事嗎?”

  繪理告訴與平,她想一個人去旅游三四天,跟過去做個告別,想請與平替她照管桃桃。“您只要一天來一次,看看它,喂喂它,打掃一下糞便。我把備用鑰匙給您。”

  與平滿面笑容地點點頭,說:“完全可以。”

  吃完面后,與平接過了繪理的備用鑰匙,小心地裝在錢包里。繪理送與平到電梯口,兩人微笑著揮手告別。

  繪理第二天一早就出門了。

  與平吃過午飯后沒多久,就準備去陪桃桃玩玩。等他走到繪理家門前,掏出褲兜里的錢包,卻怎么也找不到鑰匙。

  與平想,鑰匙可能掉在自己的房間了,又返回到自己家,他把每個角落都找遍了,仍沒找到鑰匙。

  繪理住的是三樓,所以想從陽臺進去是不可能的。可備用鑰匙找不到了,繪理要三天后才能回來,還有哪里能找到鑰匙?找房東?不行,如果房東過來幫他開門,門一開,桃桃就會躥過來。繪理說過,房東不允許她養狗,房東看到桃桃,一定會把她攆走的。

  與平也不想向直子求助,直子要是知道他多管閑事,一定會罵他,最終可能還是要找到房東。

  難道真的只能等繪理三天后回來?桃桃已經很老了,不可能撐那么久……總不能找個小偷把鎖撬開吧?忽然,與平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他覺得,找個小偷把鎖撬開是唯一的辦法。

  與平想到在三上遇到過一個姓鍋島的人。那是個五十來歲的男人,成天吹噓自己是開鎖的專家,因為這事他好像還被警方處理過。

  與平決定找鍋島試試看,于是他連忙趕往三上。

  在三上,與平見到了鍋島。趁沒人注意,與平把自己遇到的麻煩跟鍋島說了一遍。

  鍋島冷笑一聲,說:“原來是這事。給我三分鐘就能干好,但我是專家,可不能白干活。”

  “當然,”與平連連點頭,他打算拿出自己所有的現金來付報酬,“那么您能不能現在就去?”

  鍋島說:“大白天被人看見就麻煩了。今晚十點,我去找你。”

  與平心想,晚上十點的話,桃桃還不會有問題,于是就把地址告訴了鍋島,請他晚上務必準時到。

  快十點時,與平躡手躡腳地到一樓等鍋島,沒想到鍋島已經到了,這讓與平十分高興。

  “沒想到你住在這么高檔的小區,”鍋島低聲說,“很貴吧?”

Tags: 鑰匙 老人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85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女巫宝藏试玩
大唐棋牌游戏 新疆体彩11选5历史开奖号 850棋牌游戏新 11云南选五5开奖 宁夏11选5 安徽11选5一定牛遗漏 1111淘宝刮刮乐 双色球开奖号码 北京麻将胡牌规则 体彩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新疆35选7最新开奖 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 融资融券对股票有什 麻将打法和规则 陕西11选5在线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