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飞越疯人院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描摹

  一、疯子跑了

  酒鬼维克多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攥着一瓶伏特加,开着巴士疾驰在州际公?#39134;稀?#29305;维尔州秋天的郊外景色一片金黄,维克多心情愉快,哼着小曲,不时啜上一口烈酒。

  一只枯瘦的手又一次穿过不锈钢栅栏扯住维克多的衣角,隔着栅栏,那个戴金丝眼镜的?#24515;?#20154;怯生生地说: “先生,我再次恳求您把飞行高度降低一点,今天天气不好,飞这么高会出事的!”维克多恼怒地吼道: “滚回你的座位去!这是汽车,再来烦我把你的鸡爪切来下酒!”?#24515;?#20154;惊恐地缩回座位,与几个同伴窃?#36816;?#35821;起来。

  这是一辆改装过的巴士车,用于运送精神病人。三个小时前,失业一年的维克多得到了这门差事——把一个义工机?#25925;?#30041;的流浪精神病人送到特维尔州的玛丽娅福利医院。这门差事本?#35789;?#20110;表哥伊万诺夫的,因为私人急事,伊万诺夫去不了,便私下照顾了维克多。

  这差事顺利完成,就有5000卢布的酬劳,伊万诺夫说: “维克多,这些钱够你花一段时间了,但是你给我记住,?#39134;?#19981;许喝酒误事,要保证把这20个人完整无缺地送到医院。”

  天色已近黄昏,再过3个小时,就能到达玛丽娅医院了。这时,一个公鸭嗓子嚷起来: “停车,我要撒尿!”维克多皱了皱眉,没有理会。沉寂了一会,早先那个?#24515;?#30524;?#30340;?#31361;然激动起来,拍着玻璃吼叫: “战友们,飞机要失事了,跳伞!跳伞!”他背起背包,展开双臂,作出飞翔的姿势,?#36947;?#31435;即鼓噪起来。

  维克多叹了口气,如果激起他们的情绪,情况就不妙了。他骂骂咧咧地把?#20302;?#22312;一片小树林边,打开车门,让他们每3人一组轮流下去方便,自己警惕地守在车门口。

  最后一组有那个公鸭嗓男人,这?#19968;?#20197;前可能是个?#21152;危?#25746;完尿,他眼睛一亮,捡起一根树枝当起令箭,说:“亲爱的团友们,欢迎来到美丽的卡瓦里小镇,现在是自由游览时间,30分钟后到这里集中!”说完,3个人欢呼着冲进了树林。维克多跳了起来,大呼小叫地追赶过去,回头看到?#36947;锎来?#27442;动的人们,又赶紧跑回来锁住车门,这时候那3个?#19968;?#24050;经不见了。维克多粗鲁地咒骂着,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开着车兜着小镇寻找起来……

  二、像伊凡那样笨的男人

  ?#24515;貳?#40077;里和伊凡三个老友今天约齐?#35828;?#21345;瓦里镇游玩,三个人?#26377;?#19968;起长大,关?#30340;?#36870;,却有着不同的际遇,?#24515;?#26159;大学的社会学教授,鲍里是一位名律师,只有伊凡是一名普通的汽车修理工。

  似乎所有的朋友组合里都有一个供人奚落的对象,伊凡充当的就是这个角色,就像现在,他们开始埋怨起伊凡来。早上,他们对这个远离城市的?#21171;?#26691;源还充满兴趣,但当他们玩过了头误了这里最后一班班车后,他们开始慌了。最要命的是,除了少量的钱外,他们手机、证件都没带!

  三个人在州际公?#39134;?#24352;望了一个小时,一辆顺风车都没有等到。事实上,不让手机扰了游兴是鲍里律师的建议,但他?#25925;亲?#31227;了攻击目标,说:“上帝啊,我坚信伊凡先生上辈子是生活在这里的一头驴,提议带我们来这个鬼地方玩只是为了怀?#20254;?rdquo;伊凡尴尬地笑着,并不见怪,他知道这两位朋友并无恶意,甚?#36742;?#24120;地帮助他,

  ?#24515;?#33510;恼地说: “拜伊?#33756;停?#29616;在我们就像三个逃犯。”鲍里接过了话茬,夸?#35834;?#35828;: “上帝啊,赐给伊凡先生一个聪明的?#28304;伞?#25105;敢发誓,他这辈子绝不会有什么聪明的决定或者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牢骚并未能改变现实,站在州际公路边碰运气的,又陆?#21483;?#32493;地多了几个忘记归程的倒霉?#21834;?#20182;们伸长脖子?#21364;?#30528;好运气的到来,上帝保佑,两串雪白的灯光从远处公?#39134;?#20102;过来……

  三、偷梁换柱

  维克多绕着卡瓦里镇转了几圈,逃跑的三个混蛋一点踪影都没有。被转晕了的病人们,在眼?#30340;?#30340;组织下,正在召开“联合国会议”,严肃地讨论是否罢免维克多司机职务的议题。

  汽车拐上州际公路,维克多看到远处一帮人正朝他招着手,维克多心里一动,把?#20302;?#20102;下来。?#21069;?#20154;冲过来拍着车窗,维克多不耐烦地说: “伙计们,只能上来3个人,我可不愿意让警察查到我超载。”

  ?#24515;?#21644;鲍里奋力卡在车门前,伊凡嘀咕说: “我们似乎应该把机会让给更有需要的人。”鲍里一把将他拖了上来,低骂道:“你这头蠢驴,对你的家乡还恋恋不舍吗?”

  随着汽车启动,车厢内暗了下来,就像专门为他?#21069;?#25490;的,汽车最后排上有着3个空座位。走过通道时,一个尖厉的声音响起:“嘿!你踩到我尾巴了!”借着微弱光线,?#24515;?#30475;到一个面容消瘦的老者正捧着一条长到垂在地上的布腰带,不停哈着气,一脸痛苦的样子。?#24515;?#20182;们莫名其妙地在后排坐下,随着汽车的颠簸,疲惫一点点侵袭,他们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醒来时,?#24515;?#21457;现周围一片耀眼的白,汽?#20302;?#22312;一个大院里。车门被打开了,那个好心的大胡子司机喷着满嘴的酒气,正大声地呵斥他们下车。所有人下车后,巴士就开走了。?#24515;?#30475;到周围站满了穿白色?#36335;?#30340;人们,其他的?#19997;?#22312;白衣人的引导下走进了一个大厅,只剩下他们三个了。睡意消退,?#24515;?#29615;视一下,吓了一跳,墙上的?#20449;?#26174;眼地写着:玛丽娅福利医院。看到他们在发愣.几个白色?#36335;?#30340;大汉气势汹汹地跑过来,不顾他们的抗议,把他们分开了,押到了各自的房间里,三条老友被拆散了……

  维克多疯狂地踩着油门,逃离疯人院后还心有余悸。还好,福利医院的交接程序如此顺利,他们只是简单地验收了下人数,就把盖了公章的回执给了他。病人们的花名册连名字都没有,只有编号。

  四、你丫疯了

  灼亮的灯光下,埃米尔同情地看着新来的病人。这名狂躁的壮汉,经过一轮的电击之后已经老实了很多。

  “伸出你的舌头。”埃米尔和蔼地说,然后又用小电筒观察了病人的眼睛。病人扭捏地配合了,然后摆出一副谈话的样式: “埃米尔医生,正如我之前一直强调的,我们三个是?#40644;?#26469;的,我们是正常人。我叫?#24515;罰?#26159;拉斐尔大学的社会学教授,这一点您?#26197;?#25171;个电话就能证实一下。”

  埃米尔微笑地看着他: “以前,我也曾经有过梦想,当一个社会学家。”

  ?#24515;?#24613;切地说:“医生,我知道你肯定把我划入幻想型精神病范畴了,我非常明白这一点。但我不是!我不知?#21171;?#36807;什么方式向您证明,但毕竟‘地球是圆的’这个真理总是没错的吧?”

  埃米尔同情地看着他,说:“?#24515;罰?#25105;非常赞同您的看法,正如很多人所知,地球确实是圆的。”?#24515;?#24613;了,说:“医生,不要把这个当成玩笑,嗯……美国总统是奥巴马!日本首相是菅直人……”当?#24515;?#35821;无伦次、如数家珍地说出南太平洋各岛国领袖的名字时,埃米尔眼里同情的味道越来浓重了,他翻开诊断病历,写上“癔症,知识型”几个字,然后起身?#24613;?#31163;开。

  ?#24515;?#24594;火翻腾起来,跳起来说: “你这个混蛋,真是瞎了眼了,我要杀了你!”几名护士扑上来控制了?#24515;罰?#22467;米尔医生平静地说: “给他打一针帕?#23596;?#27712;?#20254;?rdquo;他的身后响起了杀猪般的号叫声,?#24515;?#19981;遗余力地喊叫着证明自己是正常人: “地球是圆的……”

  埃米尔来到?#35828;?#20108;个病室,看到的同样是一个咆哮如雷的病人,他声称自己是一名著名的律师,正喋喋不休地向护士宣传着法律知识并不断地给他?#21069;?#19978;各种各样的罪名。因为极度的狂躁不?#29627;?#20182;被捆绑在床上,看到埃米尔进来,他像抓到了?#35753;静?#19968;样,大声抗议起来。

  埃米尔看着他,问: “你叫鲍里?”鲍里急切地说:“是的,我是律师鲍里!”埃米尔慈祥地看着他:“你跟?#24515;?#20182;们,在卡瓦里小镇误上?#39034;?#36742;?”鲍里眼里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说: “是的,医生,您说得没错!一切都是误会。”鲍里说着,情绪又激动起来: “那个王?#35828;?#25226;我们骗上?#39034;担?#25105;们根本没想到会被拉到这个鬼地方来!马上放我出去,你们这些助纣为虐的?#19968;錚?#25105;要控告你们,根据《俄罗斯联邦宪法》第一章十七条第二则……根据《俄罗斯律师法》……”

  看着鲍里歇息底里地吼叫着,埃米尔问: “刚人院病人的治疗方案你们执行了没有?”护士恭敬地说: “刚给他服了?#32570;?#21994;。”埃米尔捏开喘息不止的鲍里嘴巴,看到两颗白色的药丸正藏在舌头下,埃米尔责备地看了护士一眼,几名护士生龙活虎地扑了上去,用水帮助鲍里服下了药片……

  在埃米尔医生进来之前,伊凡正在饶有兴趣地听?#26029;?#33080;老?#26041;?#36848;他尾巴进化过程的微妙变化,旁边还有那个自称参加过第一?#38382;?#30028;大战、开战斗机的眼?#30340;小?#20182;们三个?#38469;?#20110;不具备攻击型的病人,不用住隔离房间。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埃米尔医生向护士耶娃询问病人的状况,耶娃说情况非常好,特别是18号、自称叫伊凡的病人。他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吃药的时候都是自己主动服下,从不需要护士的监督责骂,表现很安静也很绅士,在护工人员为他刮脸的时候,他会说“谢谢”。

  “而且,”因为惊奇,耶娃的?#25199;?#28072;红了, “在这一天里,他还修好了病房里的抽水马桶和一个电插座。”

  埃米尔医生盯着伊?#29627;?#20182;的眼睛清澈、谦和。埃米尔说: “伊凡?”“是的,医生。”伊凡恭敬地回答。埃米尔医生饶有兴趣地问: “如你朋友所说,你们不是出于自?#31119;?#26159;被?#24656;?#25289;到这里的?”伊凡平静地说: “我知道他们或许不愿意失去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待在这里也挺愉快的,?#34892;?#25919;府提供的福利,我相信在您精湛的医术下,我们会很快回归正常的社会。”

  埃米尔医生眼里诧异的色彩越来越浓了,他?#37202;?#36523;,郑重地跟伊凡握了握手,说: “我也非常相信这一点,伊凡先生。”埃米尔起了身,在病房记录上写着:思路清晰,症状轻微,无攻击性倾向,可适当安排轻微工作。

五、精神病标兵

  三天后,伊?#19981;?#24471;了扫地的机会,自由活动空间扩大到整个医院。他谦逊温和的?#24895;?#33719;得了整个医院工作人员的?#22874;停?#20182;高强的动手能力帮医院修好了各种工具,在医院人员眼里,亲爱的伊凡先生不是一个精神病人,更像一个?#24613;?#38271;期?#19978;?#21435;的同事。

  当然,伊凡并不是这么想,他知道沃洛格达州的家里人找他们肯定找疯了。他想过逃跑,但观察过戒备森严的环境后?#29260;?#20102;。这个时候,失败的逃跑计划会成为“病症复发”的证据,只能永远沦落于此,可怜的?#24515;?#21644;鲍里偶尔出来放风,看到行动自由的伊?#29627;刀?#24471;快发疯了,他?#31363;对?#22320;朝伊?#19981;游?#30528;手臂怒吼着,很快就?#25442;?#24037;们?#28216;枳诺?#26829;赶回了病房。

  半个月后,经过埃米尔医生的精心复查,伊凡可以出院了。出院当天,一群在放风的病人挤在铁栅前看?#39286;郑?#34028;?#39134;?#21457;的?#24515;?#21644;鲍里挤在最前面,歇斯底里地哀求、怒骂,要伊凡把他们一起带走。埃米尔医生感慨地说: “伊凡先生,你们的友谊真是深厚啊!”伊凡微笑着握住埃米尔的手: “是的,我们关?#30340;?#36870;。?#34892;话?#31859;尔医生这段时间的照顾,?#20154;?#20204;病好了,我会回来接走他们的。”

  走出医院,伊凡马上奔跑到一个电话亭,激动地拨通?#35828;?#35805;……

  第二天,来自沃洛格达州的家人和警察到了玛丽娅福利医院,倒霉?#24052;心?#21644;鲍里终于被解救出来了。办理了简单的交接手续后,亲爱的社会学教授和名律师简直要把医院和埃米尔医生给拆了。嗯,当然还有那个可恶的司机维克多,但这是一个后续的诉讼,琐碎而长期。

  而伊?#29627;?#20284;乎为了化解埃米尔医生的尴尬,居然还像一个老朋友那样,彬彬有礼地跟他握手道别!?#24515;?#21644;鲍里肺都快气炸了,这个?#19981;?#30340;?#19968;錚?#19981;是收受了医生的什么好处,就是在医院住久了把?#28304;?#32473;住坏了!

  话虽这么说,生活总算是回到正常了。不管伊凡的处事有多么愚蠢,但是他毕竟靠着狗屎运气把他们拯救?#39034;?#26469;。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连一直对伊凡抱着最大偏见的鲍里都承认了: “?#34892;?#20320;,伊?#29627;?#20320;终于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你是一个英雄!”

  事情过去十多天了,心里的创伤慢慢愈合,?#24515;酚只?#22797;了他的火暴脾气,咆哮着说: “我一定要在报纸上撰文揭发那家福利院的荒谬跟愚蠢。”鲍里也冲冠眦裂,说:“事情远不只这样,我要起诉那个把我们送进去的王?#35828;埃?#36824;有那家医院,我要让他们倾?#19994;床?”

  伊凡一直温和地微笑着,没有表态,好像他们谈论的是别人的事。?#24515;?#25671;了摇头,说: “伊?#29627;?#20320;太善良了。”鲍里则意气风发地说: “亲爱的伊?#29627;?#20320;一直就是这么懦弱、怕事。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们来做,我们一定要洗清这个耻辱。”

  愤怒和计划每天都有,可调查和诉讼的过程一直黏黏糊糊进?#22815;?#24930;。事实上,随着时间流逝,在获得一?#36893;?#20607;后,他们的怒气已慢慢平息,豪言壮语也在紧张的生活中慢慢淹没了

  六、再见!亲爱的维克多

  上一次的疏忽险些酿成了大错,维克多担惊受怕了很长一段时间。想象那三个倒霉蛋在精神病院里愤怒到发狂的样子,那5000块钱就花得很不踏实。幸运的是,东窗事发后,玛丽娅福利医院自己赔偿了一笔钱,?#38405;?#20010;民间义工机构的失职仅仅是责问一番就过去?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一切风平浪?#30149;?/p>

  维克多依然处于失业状态中,很正常,没有一家企业?#19981;?#38599;用一个红?#20146;?#30340;酒鬼。维克多去找过表哥伊万诺夫,但像这样的美差不是每天都有,而且,伊万诺夫?#36816;?#19978;次的胡?#21482;构?#32831;于怀。

  维克多最近认识了一个贩卖皮货的外地人,这个名叫安德烈的皮货商是个慷慨的?#19968;錚?#32463;常请窘迫的维克多喝酒,两个酒鬼因为酒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这天晚上,两人正在乡村酒吧喝着廉价的伏特加,维克多手机响了,是伊万诺夫打来的。伊万诺夫说,义工机构那里又有一?#20301;睿?#20294;他儿子病了去不了。本来,他是不应该让维克多去的,但是看在上帝分上,他怎么能不照顾这个穷苦?#23454;?#30340;亲戚呢?伊万诺夫说: “如果这次你再给我惹出什么事来,?#38498;?#23601;不要再见我了!”维克多唯唯诺诺地保证着,表示马上就去。

  维克多抱歉地向安德烈道别。安德烈微笑着说: “不必介意,伙计。赶紧发财去吧,剩下的美酒让我来?#32769;?”维克多的喉结飞快地滚动了一下,披上大衣走了。

  安德烈在酒吧里独斟了半个小时,门口响起汽车的刹车声。维克多摇下车窗,伸出他的糟红?#20146;?#26469;: “亲爱的安德烈,带上你的美酒,我们来个长途狂欢吧!”安德烈大笑,说:“我正感到孤单呢,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说着,拎着酒醉醺醺地上?#39034;怠?/p>

  一?#39134;希?#20004;个酒鬼喝着烈酒,放着强劲的摇滚?#37073;?#36710;厢里的精神病人跟着狂叫起来,看起来,像一个欢乐的专?#23567;?#27773;车经过卡瓦里镇,维克多忍不住得意洋洋地向他的朋友讲述了自己足智多谋的故事。安德烈夸?#35834;?#25265;住胸口:“噢,亲爱的,你不会也?#24613;?#25226;我扔在那个鬼地方吧?”维克多?#20013;?#36215;来,说: “放心吧,伙计,少一个不行,多一个他们也不会收。”两个酒鬼肆无忌惮地狂笑起来。

  这次是晚上发车,到了下半夜,维克多喝醉了,换成安德烈驾驶。汽?#21040;?#20837;?#26143;?#21518;,安德烈在一家小?#38665;?#24320;了个房间,把一个人弄上去睡觉,处理完所有的事后,安德烈嘿嘿地笑了几声,开着车绝尘而去……

  天亮了,安德烈把车开进了玛丽娅福利医院。接过文书,看着安德烈陌生的脸孔,负责接收的新院长紧锁眉头,说: “怎么?#21482;?#20102;新司机过来?上?#25991;?#20214;事把我们搞得焦头烂额,还好最后用金钱平息了事端。”安德烈谦卑地说: “非常抱?#31119;?#22240;为人手实在不够。这一次,绝?#28304;?#19981;了。”

  院长哼了一声,上车看了一下,夸?#35834;?#35828;:“上帝!怎么还有个醉鬼!”安德烈憎恶地说:“是的,院长。这?#19968;?#26159;个典型的狂躁症患者,酗酒后极具攻击性。我们今天好不容易才把他?#24189;?#20107;的酒吧里带来。”

  这时候,埃米尔走了过来,看到安德烈,愣了一下,说: “伊……凡先生?”安德烈,不,伊凡上前紧紧地?#24403;?#20303;埃米尔,动情地说: “亲爱的医生,?#34892;?#24744;那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是的,我找到新工作了,为那?#19968;?#26500;开车。”

  看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院长郑重地填写了回执,交给了伊?#30149;?/p>

  离开福利医院,伊凡赶到?#38665;?#25509;回睡觉的人,然后马不停蹄地开车返程,把文件放在?#36947;錚?#27773;?#20302;?#22312;伊万诺夫楼下,得意地笑了……

  在沃洛格达州,伊凡带着他的伙伴见了?#24515;?#21644;鲍里,伊凡微笑着说: “如果我跟你们说,这个人就是维克多,你们会相信吗?”?#24515;?#21644;鲍里看着那个龇牙裂嘴的怪?#19968;錚?#35828;: “维克多?伊?#29627;?#20320;失踪一段时间了,究竟在搞什么鬼?”伊凡微笑着说: “没什么,事情过去了。或许,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把这位‘维克多’先生送到一个福利机构去。”?#24515;?#21644;鲍里莫名其妙地盯着伊?#29627;?#36825;个?#19968;錚?#19968;辈?#24189;源?#22987;终装着糨糊。

  几百公里外的特维尔州,伊万诺夫醒来后看到汽?#20302;?#22312;自己楼下,所有的手续都在,但维克多却不见人影,打他手机也关机了 ,伊万诺夫已经懒得再理他了,这个可怜又可恨的酒鬼,每次有了一笔钱,总要花天酒地几个月,这一点伊万诺夫已经习以为常。

Tags: 疯人院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80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19981;?/h2>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女巫宝藏试玩
辽宁十一选五9码复式 福建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山西11选5开奖直播 南通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养龙猫卖赚钱吗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吧 湖北11选5软件安装 000337股票行情 山东11选5购买群 420组选的关系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2013长线股票推荐 网上彩票合买是真的 青鹏棋牌官网充值 14场胜负现场直播 96棋牌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