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厨斗

来源: 作者:

  1

  清朝乾隆年间,黄淮府古砀县有两家饭店特别有名,一个是城东汪家“醉仙楼”,一个是城西刘家“会客居”。两家饭店生意十分兴隆,掌柜都是大厨出身,所做的菜各有特色,因此名气不相上?#38534;?#20026;了争得“第一”,两家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可暗地里却不停争斗,怎奈两人水平在伯仲之间,几年来谁?#21442;?#27861;超越对方。

  这年元宵节刚过,县太爷就召集全城有名气的饭店掌柜,宣布三日之后,在县衙门外举办一次厨艺大赛,所有飯店都可派大厨参赛,获胜的饭店不仅能获得县太爷亲笔题写的“首屈一指”的匾额,还可以得到二百两银子的奖金。

  奖金虽少,可名声事大,“醉仙楼”掌柜汪春平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这?#25105;?#23450;要争得“第一”。他偷偷瞥了一眼“会客居”掌柜刘天领,只见他双手紧握,咬牙抿嘴,做全力一搏状。看来,这场厨艺大赛,肯定是一场激烈地角逐。

  举办厨艺大赛,在古砀县可是破天荒的事。自消息从县太爷口?#20889;?#20986;后,很快便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从县衙回到家后,汪春平就犯了愁。如果此次大赛,他不幸败北的话,那“醉仙楼”名声就会一落千丈,达官贵人们吃饭,谁愿意去“第二”的饭店呢?如何才能赢下“会客居”的刘天领呢?如果单从厨艺上看,想赢他还真不容易。刘天领这个人他了解,?#24895;?#36319;他一样,争强好胜,且厨艺精湛,做的各种特色菜,味道都不?#20154;?#30340;差。为了“醉仙楼”的招牌,汪春平决定舍下尊严和脸面,找县太爷通融通融。

  赛事由县衙操办,评委当然由县太爷指定,如果县太爷说谁的厨艺好,评委们谁还不跟着奉承?既然两人厨艺不相上下,那菜味的高下就由评委说了算。普通老百姓如果有人不服,就是尝了菜也分不出高?#20572;?#36825;样神不知鬼不觉就能赢得比赛。有?#35828;?#19968;的金字招牌,损失的银子很快就能补上来。

  这两天,汪春平一边练习厨艺,一边筹集银两。待一切准备停当,比赛前的那天晚上,他怀揣着一千两的银票去了县太爷的官邸。

  县太爷听了汪春平的来意,面色一沉,直言不讳地说道:“王掌柜,你这是什么意思?公然行贿父母官,如果本官上报朝廷,你能担当的起吗?本官说过,厨艺大赛,凭本事获胜,公平、合理。你这样做,坏了规矩,?#35789;故?#20102;,也胜之不武,传扬出去,?#32654;?#30334;姓怎么看?赶紧收回你的银票。今日之事,就当本官什么都没看到,回去好好准备明日的比赛吧。”

  县太爷一番义正辞严的训斥,让汪春平臊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等县太爷送客,他急忙起?#30720;?#36766;。一路上,汪春平思绪翻腾,不少人说县太爷是贪官,他现在说什么也不信。

  到家后,汪春平在床上辗转?#24202;啵?#24590;么?#33756;?#19981;着。县太爷如此清正廉明,送钱的事会不会影响明日的比赛呢?

  2

  汪春平一夜没睡好。第二天起床,满脸都是倦意,匆?#39029;?#36807;早饭,他便带着厨具出发了。根据比赛规则,第一天比两样——菜和汤,食材和配料全部由县衙提供。

  赛场设在衙门外,一字摆开了几口大锅。虽为时?#24615;紓?#20294;场地旁早已人山人海。看热闹的百姓分成两半,一半支持汪家,一半支持刘家。别的饭店自知不是对手,也没人跟着凑热闹。

  时辰到了,县太爷宣读了比赛规则:“今日赛程,上下午各一场,上午做菜,下午炖汤。汤和菜都是本地特色风味,每种做一道。至于做什么菜和汤,须在本官处随机抽取,抽到什么做什么,每人抽一次。评委五人,支持者多的为胜。”

  菜由汪春平先抽,他忐忑不安走上前台。因为昨晚之事,心中发虚,可箭在弦上,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应战了。菜名出来了,是“奶汁肥王鱼”。肥王鱼又名淮王鱼,是淮河名产,这道菜是淮南王刘安的最爱,也是徽菜中一道名菜。这菜达官贵人?#19981;?#21507;,汪春平常做,他略微松了口气。

  选鱼、备料、生火、炖煮,汪春平一气呵成。“奶汁肥王鱼”要想做好,除了配料之外,还要注意两点:一是鱼要欢蹦乱跳,二是炖煮火候。汪春平收敛心神,?#24202;?#23601;班地专心做菜。一个时辰后,刘天领竟举手示意,说菜已经做好了。汪春平心中暗喜,这菜主要靠文火慢炖,刘天领竟急于求成,味道定会大打折?#37048;?/p>

  半个时辰后,汪春平呈上菜?#21462;?#20116;位评委品尝后,一致认为刘天领的“奶汁肥王鱼”更胜一筹。汪春平不服,亲自品尝后,不由得大惊失色。刘天领的鱼肉肥嫩细腻,味道极鲜,醇香无比,况且汤浓似奶,色泽鲜亮,的确?#20154;?#39640;出一截。

  汪春平懵了,知道今日比赛很难取胜了。做“奶汁肥王鱼”,他并没出什么差错,刘天领为什么能做得更好呢?正疑惑时,刘天领走过来,抱拳道:“汪掌柜,多蒙承让,才让小弟胜了一局!”汪春平?#31181;?#20303;心中的慌乱,小声问道:“刘兄,你这菜里用了什么法宝?能否让在下败得心服口服?”

  刘天领并没隐瞒,如实说出了原因。鱼肉鲜嫩醇香,是因为菜里点了几滴上等好酒,至于熬的时间短,那是因为比赛用的是新锅,自然是比平时快了些。汪春平听后,方才明白,自己败在?#22235;?#23432;成规上。

  下午的汤赛,刘天领抽到的是“中和汤”。此汤是徽菜名汤,主要原料是豆腐、?#22909;?#21644;香菇。虽然汪春平烧过好多次,可这?#25105;?#20026;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汤烧得一点也不顺手。熬汤要用文火慢炖,汪春平几次出神,差点把汤熬过了。

  两人的汤烧好了,呈上去之后,汪春平自认必败无疑。可不知什么原因,刘天领烧的汤竟?#20154;?#26356;差,比分变成了一比一,汪春平侥幸逃过一劫。

  最后一项比赛?#20146;?ldquo;白肉片”,各自在家做好后,第二天巳时带到衙门,由评委最后决出胜负。

  3

  回家后,汪春平身心俱疲。虽然嘴里不说,可他心里明白,第二场比赛是刘天领有意让他。可不管刘天领有什么目的,他也不管了,做好“白肉片”是当务之急。这“白肉片”乃是京菜中的一道名菜,汪春平虽不常做,可做法他是知道的。

  吃过晚饭,汪春平马不停蹄,精选上等五花肉二斤,备好料后,就开始做“白肉片”,这次无论输赢,定要竭尽全力。正文火炖肉时,家丁来报,门外有人求见,说他有办法让“白肉片”做得更好吃。

  来人是京城的一名厨子,现在县城一家饭店做大厨,曾亲眼见过京城大厨做“白肉片”,因敬仰汪春平,特来相助。汪春平感激备至,?#20945;?#27492;人的方法,精选一只活猪,杀了之后整个放进大锅里煮,因为这样做出来的“白肉片”才更好吃。

  汪春平半信半疑。待两种方法做出来的“白肉片”一对比,煮全猪做出来的“白肉片”,配上调好的酱后,果然比肥而不腻、瘦而不柴、香烂可口的传统风味更好吃。

  第二天比赛,刘天领用的?#25925;?#32769;方法,汪春平靠煮全猪的方法胜了他,不仅获得匾额和奖金,还得到一个光荣的任务。三天后,皇上宠?#20960;?#24247;安去徽州,途经古砀县,因此人最爱吃“白肉片”,就由他来烹饪。

  汪春平获胜,吃饭的人云集“醉仙楼”,一时间人满为患。汪春平?#24515;?#21016;天领的恩情,早?#34905;渙说背?#20105;强好胜的想法,不仅没说刘天领的坏话,还推荐坐不下的客人去城西“会客居”吃饭。

  三天后的上午,汪春平早早来到接待点。他听说福康安这个人爱耍威风,對“白肉片”的味道特别?#24179;希?#22914;果不合他胃口,大厨轻者治罪,重者杀头,因此丝毫不敢大意。

  一切准备停当后,汪春平带着几个厨?#24189;?#24515;?#21364;?#36825;福康安的到来。接到福康安到来的消息后,他计算好最佳时间,便开始煮肉、调酱。

  午时,肉锅中要加硝时,汪春平怎么也找不到准备好的硝了。没有硝,肉煮不烂,“白肉片”肯定不好吃,?#20945;?#19978;菜时间,再去找硝已经没有可能。汪春平面如土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20064;?#22242;团?#26131;?/p>

  危?#31508;?#21051;,一个人突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我有办法!”还?#22351;?#20247;人?#20174;?#36807;来,他就一步跨上锅台,松开裤带,撒了一泡尿。汪春平看到此人举动,浑身筛糠般地缓缓倒在地上。

  那人走过来,扶起汪春平,摘掉胡须,理理头发,?#21442;?#36947;:“汪兄,莫怕,硝的问题解决了。有人想暗算你,他的阴谋不会得逞的。”汪春平缓过神来,眼前之人?#25925;?#21016;天领,他刚才化了装,自己?#36824;?#30528;煮肉,没认出来。

  尿中含硝,汪春平知道,可福康安如若知道了真相,后果不?#21543;?#24819;,可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白肉片”?#35789;?#31471;上去了,汪春平胆战心惊地?#21364;?#32467;果。饭后,福康安传下话来,说“白肉片”味道甚好,赏下“绝佳厨艺”匾额一块。

  事后,汪春平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厨艺大赛,其实就是县太爷设置的一个圈?#20303;?#19981;论哪家抢得第一,都会?#35805;?#25490;接待福康安,他从中做手脚,让人扮成厨子偷走硝,然后借刀杀人,饭店自然就落到他手里。好在县太爷有个贪杯的小舅子,喝醉了就胡言乱语。刘天领虽说知道县太爷耍阴谋,但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于是心生一?#30130;?#25925;意输给汪春平,还让“会客居”中京城来的厨子去帮忙。直到“白肉片”出锅时找不到硝,他才明白县太爷诡?#30130;?#20110;是急中生智,向肉锅里撒了泡尿。

  汪春平心有余悸地说道:“你就不?#24405;?#21416;子告密吗?”刘天领呵呵一笑说:“福康安吃了掺尿的白肉片,?#35789;?#21439;太爷知道,他怕福康?#34917;?#32618;,也不敢声张。”

  汪春平为答谢?#35753;?#20043;恩,亲手把福康安赏赐的匾额挂在“会客居”门口。从此两家再也不去争什么第一。县太爷有把柄在汪刘两家手中,也不?#20197;?#25171;饭店的主意了。

Tags: 厨艺 评委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75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女巫宝藏试玩
五分彩是什么规则 骑士对雄鹿306分析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海南环岛赛开奖 一元入场棋牌十元提现 wp极速飞艇开奖记录 梦幻西游五庄如何赚钱 零点棋牌游戏中心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问道手游和梦幻手游哪个可以赚钱 舟山星空棋牌app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新浪爱彩 澳洲幸运8推荐 上证指数行情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走势 北京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