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21482;?#35775;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小城故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久故

  1。奇怪的文身

  大昌县委副书记刘云可一觉醒来,在卫生间?#35789;?#26102;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背上有一个一角硬币大小的蓝色“正”字。他急忙用手去擦,可是擦不掉。他心里一惊,这个字是那种用文身的方法文上手背的。这发生在自己手上的事儿,自己为什么不知道呢?

  他开始努力搜索记忆。

  他想起昨天晚上到“昌东大酒店”去吃饭,请客方是建材老板吴生安。酒醉饭饱以后,吴生安又请他去泡桑拿。

  在年轻漂亮的小姐给他做全身按摩时,他竟然睡着了。他只迷迷糊糊记得,最后是司机小丁和一个服务生把自己扶上车的。这以后的事儿,他就记不清楚了。

  这文身是谁给他刺上去的?是这几天来大昌探亲的妻子吗?想想又不大可能。

  虽然她对自己经常在外边花天酒地非常不满,但是,妻子吃的穿的用的,还有儿子留学的费用,都是自己出。

  那?#35789;?#19979;的唯一一种可能,文身的就是桑?#36855;?#21253;房的那位小姐了。

  刘云可钻进皇冠轿车的副驾座。司机小丁问:“刘书记,去办公室吗?”

  刘云可愠怒地说:“去昌东大酒店,我要让那个小妞吃不了兜着走!”

  小丁问:“刘书记,出什么事儿了?”

  刘云可把右手伸给小丁看:“你瞧,昨晚我在包房里睡着了,她居然给我文上这个,你说气人不气人?”

  小丁点了点头说:“不过,刘书记,你这会儿去找她,她会承认吗?如果你认定是她干的,那么你当时为什么不抓住她?再说了,这事儿一旦张扬开来,可就惹了大麻烦了。她一个三陪小姐倒没啥,这家不用她,她去那家照样挣钱。而你刘书记呢,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刘书记,我说得对吧?”

  刘云可一听,小丁说得完全在理。于是,他改变主意说:“那好?#26705;?#30452;接去办公室了。回头我私下再找人去打听打听,这小妞啥来路,再慢慢找她算账。”

  在办公室,刘云可给昨晚的东道主吴生安打电话,让他去了解昨晚在包房上班那位小姐啥来路,他没向吴生安提及自己手背上“正”字的事儿。

  不一会儿,吴生?#19981;?#20102;話,?#30340;?#20010;小姐姓胡,是四川农村来的,在大昌县内没?#26143;?#25114;,而且与刘云可素不相?#19969;?#36825;么一个风尘女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在一个陌生人手上文字呢?

  团团迷雾笼罩在刘云可的脑海里,他一时找不出准确的答案。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他拿起话筒开口便问:“有什么事儿,请讲!”

  谁知,对方不吭声。

  刘云可又提高了嗓门说:“喂,你是谁,说?#25226;?”

  对方仍然没吭声,刘云可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儿,他不?#22836;车?ldquo;吧嗒”一声把话筒放下了。

  ?#36824;?#20960;?#31181;櫻?#30005;话铃声又响了。刘云可又拿起话筒,这次对方终于出声了。对方的声音很沙哑,说得也?#19979;?ldquo;我是傅正冬,刘书记,我的事儿你办?#36855;?#26679;了?”

  刘云可一听,全身顿时不寒而栗,手里像抓了条蛇似地急忙把话筒给放下了。

  傅正冬已经死去半年多了。

  傅正冬是大昌县偏远?#35282;?#27704;兴小学的校长。小伙子长得高大英俊,一心想在城里找个漂亮的女朋友安家。经朋?#21568;?#32461;,傅正冬认识了县人民医院的一位女医生小柳。二人一见钟情,很快就谈婚论嫁了。但是,小柳的?#25913;?#24577;度很坚决,傅正冬如不调进城,这婚就不能结。

  小柳的?#25913;?#24597;夜长梦多,便给傅正冬下了最后通?#28023;?#19968;年之内如再调不进城,二人必须分手。所以傅正冬才下定决心花钱打通关节,违心地去银行取出自己节衣缩食存下来?#24613;?#32467;婚用的5万元钱。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傅正冬去找到了刘云可,把5万元钱给了他。谁知,刘云可收了钱后,迟迟没把傅正冬调进城。

  傅正冬沉不住气了,鼓起勇气打电话问刘云可,可刘云可却以“教育系统有它的特殊性”为借口,让傅正冬再耐心等几个月。

  刘云可的回话,让傅正冬心里窝了一股子气。当天,他喝了酒骑摩托车回区乡,路上便遭遇?#29616;?#36710;祸死了。

  可是,今天电话那头的人说他是傅正冬,这不是怪事儿吗?

  2。死人来电

  这建材老板吴生安也是摊上了事才?#26143;?#20110;刘云可的。

  那天,吴生安哭丧着脸找到了刘云可说道:“刘书记,我儿子吴刚的事儿并未了结,又起事端了。”

  刘云可说:“你儿子的事儿,不是当时就已经了结了吗?” 原来,几个月前,吴生安的儿子吴刚在一家夜总会喝酒时,强行与漂亮的小姐易娜娜发生了性关系。易娜娜告吴刚强奸,一纸诉状把吴刚告上了法院。吴生安就花了10万元请刘云可给予关照。

  结果,法院以证据不足为?#27801;?#36831;不予审理此案。

  现在,吴生安哭丧着脸说:“听说原告方已经有了新的证据,决定重新控告我儿子。刘书记,你说我?#36855;?#20040;办?”

  刘云可说道:“这个案子,你不必担心。我上次就给法院田院长打了招呼,当时就没找到证据,也没有证人。那个小姐现在又说找到了证据,我想是知道了你是一个建材老板,想?#35868;?#20320;一?#26159;?#32610;了。甭理她,车到山前必有路。”

  在车上,刘云可铁青着?#24120;?#38391;闷不乐,司机小丁问:“刘书记,你还为手背上的‘正’字烦心吗?”

  刘云可点头,又道:“小丁,还有几天,县里就要开一次大会,你说我这手上的字?#36855;?#20040;办?”

  小丁不假思索地说道:“刘书记,这好办啊,你戴上一只手套不就行了。”

  刘云可听罢,摇了摇头说:“这恐怕不好。与会时,听说市委市府都要来领导,还有县上的头?#35775;牽?#21040;会有一百多人,难免要握手啊,这戴着手?#23376;?#21035;人握手,是不可能的。”

  小丁建议说道:“有了,刘书记,你在右手上贴一块伤湿止痛膏不就行了吗!”

  刘云?#19978;?#20102;想,说道:“嗯,这个办法好!”说罢,他的脸上泛起了多日不见的笑容。

  当天晚上,刘云可的?#21482;?#37324;又突然传出了傅正冬的声音。刘云可不由得愠怒地骂:“你究?#25925;?#20154;?#25925;?#39740;?”

  只听对方慢条斯理地说道:“是人是鬼都并不重要,刘书记,我调进城的事儿,你帮我办?#36855;?#26679;了?”刘云可的口气变得强硬起来:“你想调进城,没有那回事儿,也没门儿!”

  昨天接到“傅正冬”的电话时,刘云可确实吓了一大跳,但毕?#25925;?#36807;高等教育的人,立刻就?#20174;?#36807;来,这一定是有人恶作剧,或者是想借这件事情?#35868;?#20182;拿定主意,如果有人再冒“傅正冬”之名,打电话到?#21482;?#19978;或住地的座机上,他马上拒接。

  县里有规定,?#21482;?4小时不能关机,他也只能开着机。可“傅正冬”见打不通,竟?#30475;?#37117;换一个?#24597;?#25171;过来。有时一个晚上打好多次,凌晨一两点钟了他还在打,使得刘云可成天人心惶惶,每天晚上睡觉时都失眠,白天?#28304;?#20063;是昏沉沉的。他有几次坐在主席台上开会也哈欠不断,真?#34892;?#29436;狈不堪了。

  3。证据

  这天,M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何副院长和一名法官來到了大昌县法院。何副院长责成大昌县法院田院长尽快受理易娜娜被强奸案。因为易娜娜已经把诉状交到了M市中院。起诉状中称,医院已经出具了证明,证实易娜?#28982;?#19978;了孩子,如果抽取胎儿的血样化验,再与犯罪?#21491;?#20154;吴刚的DNA一对比,就可以证明吴刚的强奸罪名成立。事已至此,大昌县法院没有任何理由再拒绝受理此案。

  田院长急忙把信息汇报给了刘云可。刘云可见事已至此,便冠冕堂皇地说道:“田院长,既然市中院都在干预这件事儿,?#20197;?#21578;又找到了铁的证据,我的意见是,只能走程序依法审理了。不能因小失大啊,老田。”

  这样一来,刘云可收的建材老板吴生安的10万元“?#20040;?#36153;”该如数奉还了。到嘴边的鸭子飞走了,刘云可很不高兴。

  可闹心的事还没完,刘云可因为“傅正冬”的事,拔掉了家里的电话线,没想到他又打到了办公室。刘云可叮嘱下属:“今后有人找,请他把电?#25353;?#21040;我办公?#19968;蚴只?#19978;来。”

  ?#24189;?#20197;后,好多天,刘云可都没接到“傅正冬”打来的电话了。正当他暗自庆幸已经摆脱了“傅正冬”的纠缠时,这天,他收到一个?#25910;?#23616;送来的包裹。他拆开一看,不由得脸上变了颜色。

  刘云可急忙去关了办公室的门,这才仔细看包裹里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一个U盘、一封信和几十张照片。第一张照片就是傅正冬本人的,照片上印有七天前拍摄的日期。更让刘云可见了不寒而栗的是,照片右上角写了“催命鬼傅正冬”六个字。

  再看由“傅正冬”署名的信。“傅正冬”说,U盘里的内容是自己半年多以前那天晚上在刘云可家?#34892;?#36159;5万元的全过程录音。U盘只是备份而已。原音的录音?#25163;?#25454;“傅正冬”自己保存着。

  再看那几十张照片,刘云可更是看得冷?#24618;?#20882;——那都是刘云可受贿的证据。

  4。落网

  “傅正冬”在信?#34892;?#24471;很清楚,他要求刘云可,必须尽快把5万元寄还给傅正冬,“傅正冬”同时写给了刘云可一个工商银行的账号。他还警告刘云可,如一周之内,收不到这5万元,那?#35789;?#22825;以后,这几十张照片和U盘连同一封举报信,就肯定会寄给西南省检察?#28023;?#20915;不食?#28020;?/p>

  实在?#35805;?#27861;,当天下午,刘云可就去银行汇了6万元给“傅正冬”提供的账号上。不用说,那1万元是“封口费”。

  还有两个悬念也?#35868;?#30456;大白:

  一个是“傅正冬”其人。傅正冬已经出车祸死亡是事?#25285;?#37027;么这个假冒“傅正冬”的人是谁?其实他是傅正冬的弟弟傅正勇。

  傅正勇在老家乡镇上开了一家照相馆。他在哥哥死后,清理遗物时,发现了一支录音笔。出于好奇,他听了录音笔里的内容,才知?#26639;?#21733;为了调进城花了5万元,多次打电?#25353;?#38382;刘云可时却只听到推诿搪塞的托词。

  傅正勇好生愤慨,他决心要再找到刘云可贪赃枉法的证据。于是,这半年来,他“不务正业”地把照相馆交给妻子去经营,而自己则跟踪刘云可的行踪。终于,他抓住了刘云可的狐狸尾巴,为哥哥傅正冬?#21482;?#20102;公道,以告慰兄长的在天之灵。

  第二个悬念是刘云可手背上的“正”?#24535;烤故?#35841;文上去的?其实是他的专职司机小丁干的。

  司机小丁原来是在为县委书记汤书记开车。汤书记去省城住院以后,小丁就临时成了刘云可的专职司机。

  给刘云可当专职司机不久,小丁心里犯起了?#27490;荊?#36825;同样是大官儿,当官儿的准则为什么有天壤之别呢?特别是当刘云?#19978;?#21545;咐仆人似的叫他去长?#37202;?#36710;站行李寄存处取了好多次大大小小密封了的?#36739;?#21518;,小丁的心里明镜似的了。在建材老总吴生安请刘云可灯红酒绿花天酒地并受贿时,小丁出于义愤,在当天晚上开车送刘云可回家的路上,他把车开到了僻静处,给刘云可手上文上了一个“正”字。至于刘云可当时为什么没有知觉,那是因为刘云可当时喝得烂醉如泥,?#21448;?#23567;丁用了在当中医的父亲那儿学的绝?#22995;?#28792;局部麻醉。

Tags: 小城 故事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693.html (?#21482;?#38405;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女巫宝藏试玩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中介出租房子赚钱吗 新疆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吉利分分彩官网 大富豪棋牌1下载 极速11选5官网地址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彩 双色球篮球号码行列分布图 手机微商如何赚钱的吗 吉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双色球选号 欧乐棋牌赌博案件 辛运28开奖规律 OPplo手机代理什么最赚钱 安徽11选5开奖彩票控 安徽福彩中奖后怎么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