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智斗章水洞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淡淡香°

  深夜遇劫

  赵婧现在很后悔,但一切都迟了。

  她现在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了一双臭袜子,动弹不得。黑漆漆的山洞内,潮湿、阴冷。她像一只出锅的粽子,被主人随意?#23383;?#20110;湿冷的地上。

  不?#27934;Γ?#26127;黄的烛光下,一张破旧的小桌,对坐着一胖一瘦两个人,正喝着廉价的白烧酒,庆祝今夜的胜利。赵婧就是他们的胜利果实。

  赵婧是未来电脑培训中心的学员。每天厂里下班后,她都要去培训中心学习两个小时。平时,厂里一般晚?#20064;?#28857;下班。今晚因要赶货,厂里安排他们部门统一加了两小时班。赵婧没赶上上课,但培训中心的徐老师为其一人单独开了小灶,补上了所误课程。她准备回出租屋时,已是夜里11时40分了。

  这个偏僻的村子,治安很乱,所以徐老师提出送她回出租屋,但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从培训中心到出租屋,才几百?#31069;?#22905;不相信会出什么问题。人家老师单独为她一人补课,已经很辛苦了,深夜了,怎么好意思再要人?#19968;?#36865;?

  世间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赵婧走过小山脚的时候,昏暗的路灯下,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她还没来得及叫唤一声,脸上就被人从后边猛地贴了块冰凉的湿布,转眼昏迷过去。

  被歹徒劫持到章水洞,生还的希望是渺茫的。

  从章水洞中流出的水,终年呈淡红色。据说,都是打工妹的血染红的。最近两个月,厂里就有好几名女工莫名其妙失踪了。从山阴来的姚丽霞,是几千人的大厂公认的厂花,也是赵婧的?#38376;?#21451;,失踪一个月后,才被爬山者在山中发现了其腐烂的尸体。

  高高的梧桐山,终年云雾缭绕,山中的章水洞成了不幸的打工妹们的归宿。当地公安部门好几次组织大规模进洞搜?#27934;?#20987;犯罪分子,但由于洞中地?#25105;?#24120;复杂,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所以,章水洞成了歹徒们的乐园。山脚下工厂的打工妹们谈洞色变。

  胖子?#21592;?#21917;足了,就抬头盯着瘦子看。

  “刀哥?”瘦子声音有点颤。

  胖子对赵婧方向扬?#25628;?#19979;巴。

  瘦子也喝了不少酒,歪歪倒倒来到赵婧跟前,拔掉她口中的臭袜子。舌头也不太听使唤了:“小……小?#33579;?#22996;……屈……你了。”

  “大哥,俺好饿。”

  瘦子看了看刀哥,刀哥朝他点点头:“?#20064;蹋?#32473;她。”?#20064;?#20174;桌上一次性碗里抓了个鸡腿,塞进赵婧口中。

  ?#20064;?#36466;下身子,像猫玩老鼠似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赵婧,“小妹……听话……不?听话,老子就——给——你……松绑。”

  赵婧赶紧点头。松绑后,赵婧感到一身轻松。她毫无心机,津津有味地啃着鸡腿。

  “大哥,我也要喝酒。”

  刀哥正抽着劣质烟,吞云吐雾,一听赵婧要喝酒,就笑了,“嘿嘿,给!”举起了半瓶酒,示意?#20064;?#36865;过去。

  赵婧喝了一口,感觉喉咙里火辣辣的,立马剧烈地?#20154;?#36215;来。

  “两位大哥,看你们喝得有滋有味,其实,这酒一点都不好喝。”

  刀哥觉得赵婧很有趣,示意?#20064;?#25226;吃剩下的鸡腿全摆放在赵婧面前。

  赵婧?#21592;?#20102;,她明白悲苦蹂躏的时间也到了。可是,刀哥却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鼾声如雷。?#20064;?#30475;了看,重新为她上了绳子。但这回未用臭袜子,而是?#20040;?#21253;胶带封了她的嘴巴,把她搬到一堆干草上,用一床破毯子盖上她的身子。然后?#24471;?#34593;烛,转身走了。

  洞里万籁俱寂,只有刀哥的鼾声一阵阵滚过。

  赵婧睡不着,她想了许多。她不想死,她才19岁,人生才刚开始,她想活着出去。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巨额支票

  翌日(其实赵婧无法掌握时间,她的手机已被?#20064;?#27809;收,洞里从早到晚漆黑如墨),她被推醒,?#20064;?#20026;她松绑,塞给她两个馒头和一小瓶牛奶。

  刀哥和?#20064;?#36991;在?#27934;Γ?#36731;声商量什么。不?#33579;?#20992;哥就转身不见了。

  ?#20064;?#36208;近前,冷声问:“赵婧,想不想活着出去?”

  “想。”“想就老老实实回答我。”

  “嗯。”

  “你家里很?#26143;?#21527;?”

  “俺是弃儿,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不要我了。俺是从孤儿院里长大的。”说着,眼泪?#25512;?#31756;簌流了一地。

  “打工几年了?”

  “快三年。”

  “存了多少钱?”

  “二万。”

  “钱在哪?”

  “银?#23567;?#23384;折在出租屋里。大哥,要不要带你去取?”

  “呵呵,你以为我是?#20498;?上门去等着条子抓我?”

  “那怎么办呢,大哥?我身上没带钱。”

  沉默了一会儿,赵婧像想起什么似的,忽然神秘地说,“其实,大哥,我还有一?#26159;?#23601;怕你不敢陪我去取。”

  “多少?在哪里?”

  “在手机里,大哥,松开后?#21069;澹?#20320;就能看到。”

  ?#20064;?#19968;脸狰狞,剜了赵婧一眼,狠狠地说:“如果你敢骗老子,老子立马宰?#22235;恪?rdquo;

  他走到摇曳着的昏暗的烛光跟前,拆开赵婧的手机后?#21069;澹?#26524;然掉出一张印刷精良的小纸条。虽然他不懂英语,但阿拉伯数字?#25925;?#35748;识的。当他看到8后面还跟着六个零时,一时就傻眼了:眼睛睁大了,嘴巴也大张,变成了一个O形,放入一个鸭?#24052;?#20840;没问题。

  “赵婧,这是怎么回事?”?#20064;?#30340;口气变得缓和。

  “大哥,是这样的。我爸爸妈妈抛弃我之后,就一直在美国居住。由于?#25345;?#21407;因,他们弃我之后,就没有再生儿女,所以就托他们国内的朋友四处查找我的下落。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我,并要我去美国定?#21360;?#25105;本想过了十一,就过去。但人算不如天算,不久前,他们出了车祸,双双遇难。我是财产唯一指定的继承人,所以,美国方面的律师事务所就把他们的遗产以支票?#38382;?#23492;给了我。有了这张支票,随时可以去国内银行变现。或许,这?#20160;?#20135;本不该是我的,所以我就把它贡献给大哥吧。我本来就不指望这?#26159;?#25105;打工养活自己,完全没问题。”

  ?#20064;?#27785;默了。有了这?#26159;?#19968;夜就成了亿万富翁,再也不用过这种?#37117;?#33300;血、四处逃亡的日子。他不知祖上如?#20301;?#20102;阴德,这样千载难逢的好事,竟然叫他遇上了。

  ?#23143;?#38382;了一些赵婧用支票取钱的相关问题。

  赵婧一五一十做了回答。

  ?#20064;?#20877;次陷入?#20102;肌K婧螅?#20182;下了决心似的,对赵婧命令:“这事,不要告诉别人!”

  “刀哥也不告诉吗?”

  “不告诉!”

  “好的。我听大哥的。”

  “如果你泄密,我随时宰?#22235;?”?#20064;躺?#20919;地警告。

  ?#20064;?#30475;了看手机时间,重新给赵婧绑了手脚,封了嘴,说是买中餐,出洞去了。

  刀哥回到洞里,不见了?#20064;蹋?#20063;不做声。

  他一边为赵婧松绑,一边轻言细语地说,“妹子,委屈你了。”这个四十多岁的劫匪一脸的络腮胡子,不像劫匪,倒像个?#35748;?#30340;父亲。

  ?#23143;?#20992;哥似乎很随意地问赵婧,他走后,?#20064;?#20570;了些什么。赵婧如实相告,但隐瞒了后面被?#20064;?#35686;告的内容。

  “还有吗?”

  “有,?#35848;?#19981;让说。”

  “你说。有我在,你是安全的。”

  赵婧想了想,就说了。

  刀哥走到?#27934;Γ?#25171;开?#22987;?#26412;电脑,先插上U盘,后插上耳机。过了一会儿,他关了电脑,又走回来,赞许地对赵婧说:“妹子,你是个?#38376;?#23401;,没让我失望。”

  中饭后,?#20064;逃?#20986;去了。刀哥躺在干草上午睡了会儿,也起身出去了。

  赵婧好想这会儿?#29992;?#20294;手脚?#35805;?#20303;了,无法动弹。?#35789;?#26494;了绑,她也无法走出去。因为洞里实在太复杂了,不熟悉地形,根本找不到出洞的路。一旦迷路,仍是死路一条。依目前情形来看,劫匪要的是钱,而不是她的身子。她那笔在一般?#25628;?#37324;是天文数字的巨款,劫匪不会不动心。现在就静静地等着,看好戏吧。她想着想着就睡熟了。

  夜半枪声

  半夜,赵婧被枪声震醒。刀哥,对不起了,你安心?#19979;?#21543;。”?#20064;?#30340;声音,“你到?#22235;?#36793;,小弟我每年清明节,为你多多烧冥钱,保你有大把大把钱花。”

  为了万无一失,?#20064;?#25171;开手机,就着微弱的荧光走到刀哥睡的地方照了照,然后手中?#21069;扬?#20142;的尖刀对着刀哥右胸位置使劲捅了下去。

  ?#31069;?#19981;对呀,为何软绵绵的?当?#20064;?#30693;?#38647;?#24049;上当的时候,已经迟了。尖刀转瞬不见了,?#26234;?#20063;不知去向。

  ?#25484;?#20013;响起了訇訇如怪鸟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20064;?#21452;腿打颤,立马直挺挺跪下,声音也颤抖:“刀哥,我错了,饶了我吧!”

  “你错在哪里?”

  “我……我不该恩将仇报。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我一时鬼迷心窍……刀哥,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什?#35789;?#20320;鬼迷心窍呢?”

  “当然是……钱!”

  “什么钱?”

  “是美元,大哥。”

  “多少钱?”

  “很多很多!我一辈子,也挣不到那么多钱。”

  “?#20064;蹋?#23454;在?#19978;В?#38065;再多,也不是你的,你没命消受,?#25925;?#36865;你好好?#19979;?#21543;。你到?#22235;?#36793;,刀哥我每年清明节,为你烧很多很多的冥钱,让你有大把大把钱花……”

  劫匪被擒

  这天下午,阳光灿烂。中国银行营业厅?#25925;?#20687;往常一样平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银行门口,?#24471;?#25171;开,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黑西装黑墨镜,太阳穴高高鼓起,锐利的鹰目警惕地扫了扫四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功夫深湛的保镖。女的纯白长裙曳地,风度翩翩,看一眼就知道是哪家的富家小姐。他们一前一后,直?#21152;?#19994;厅。

  工作人员看了看赵婧递过去的那张支票,然后递还给她,公事公办地说:“对不起,美女,还请去楼?#20064;?#20844;区,办一下相关?#20013;?rdquo;接着对在大厅巡视的保安招了招手,“?#19979;剑?#24102;这位姑娘去楼上找张科长办相关?#20013;?rdquo;

  ?#20064;?#20844;楼要从营业厅后边的小门进去,守门的保安放进了赵婧和老伍,却?#35757;?#21733;拦截在门外。

  “我是小姐的保镖!”刀哥口气冰冷地说。

  “对不起,先生,您在外面等吧。”保安不容商量。刀哥不敢硬闯。

  刀哥感到?#24050;?#30382;突然跳了几下。左跳财右跳灾……他是熟知这句俗话的,但……不会这么巧吧,他强自镇了镇内心。

  他掏出烟来抽,猛吸了几口,便转身去营业厅门口?#21462;?#36825;时,他发现营业厅的防弹拉闸门不知何时已经关闭了,刚才还人来人往的门口,现在空?#21561;矗?#19968;个人也没有了。

  刀哥警觉地抬头看了看,突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四面八方隐?#26410;?#37117;有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刀哥再也不敢移动脚步,像一截木桩直挺挺地杵在那里。他知道,只要再一动,肉体的身子准会被打成筛子。杵了片刻,他不得不选择举起了双手,做了一个认输的姿势。

  刀哥做?#25105;?#24819;不到,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他脑子快速地前前后后思索了一遍,也没发现哪里出了纰漏。一个毫无心机的小女孩,就这样毁灭了自己一世英名?

  为什么?为什么?

  当然,凭刀哥的智商,他是永远也想不到的。

  游戏成真

  那天,课后休息,电脑培训中心的徐老师向赵婧问起了姚丽霞的情况。

  “为?#25105;?#20029;霞很久不来上电脑课了?”

  “老师,她是突然失踪,好久了。她家人都找到厂里来了。”

  “厂里还有其他人失踪吗?”

  “有啊,据说,这两个月里,已?#36763;?#20010;人不见了,都是女孩子。”

  徐老师叮嘱她务必注意安全。晚上最好不出厂门,有事出门或来培训中心上课,一定要结伴而?#23567;?/p>

  然后,徐老师陷入了?#20102;肌?/p>

  第二天,上完电脑课后,徐老师留下全体女学员,满脸凝重地跟大家做了个游戏。他发给每个女学员一张打印好的“支票”,里边的数字都是天文数字,然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有的人是一笑了之,觉得徐老师很搞笑。她们认为,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与己应?#26790;?#20851;。当然,徐老师?#37096;?#21040;包括赵婧在内的大多数女孩子,?#25925;?#37073;重其事地按要求照做了。

  “徐老师,您是如何知道我被劫持的?”事后,赵婧好奇地问。

  “那天晚上,我总感觉不大对劲,所以就跟在你后边,暗暗护送你。哪知?#25925;?#24930;了几步,那?#19968;?#20174;隐?#26410;?#31361;然蹦出来……眼睁睁地看见你被歹徒劫走,真是后悔不迭;而当时我又不敢大喊,生怕歹徒狗急跳墙。”

  “太?#34892;?#24744;了。可?#36816;擔?#24744;就是我?#33041;?#29983;父母。”赵婧动情地说。

Tags: 智斗 章水洞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52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19981;?/h2>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女巫宝藏试玩
挂wifi软件赚钱 竞彩足球怎么买最赚钱 代理赚钱软件 佳佳赚怎样看广告赚钱 房地产写字楼销售赚钱么 网上现在卖什么最赚钱吗 梦幻西游打造90装备赚钱吗 跟皇家农场相似的赚钱游戏 赚钱不养台独 厦门炒房还能赚钱吗 点击阅读能赚钱吗 有台电脑在家赚钱是真的吗 邵连虎 挂机赚钱 拾味爸爸靠什么赚钱 信用卡网购银行赚钱 在越南开车赚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