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天堂里的鬼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薄荷蓝

  说起伦克探长,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许多疑难复杂、稀奇古怪的案件,到了他手里,总会迎刃而解。可眼下他受理的这个罕见的“鬼魂”案,却把他难住了。

  此案的受害者叫露丝,是医药公司董事长威力斯的夫人,偕同丈夫住在远离?#26143;?#30340;一座小别墅里。露丝年轻貌美,父亲又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亿万富翁,因而威力斯对妻子是爱而?#24535;矗?#30334;依百顺。日子就在恩爱和甜蜜中缓缓地流去。露?#21487;?#23621;简出,她不想在社交场合抛头露面,只求能这样平安而舒适地度完她的一生。谁知命运却偏偏和她作对,尽管她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厄运?#25925;?#38477;临到她的头上。

  那是一个礼拜六的下午,威力斯因为要参加公司一个重要会议,就给妻子打来?#35828;?#35805;,告诉她可能要晚些回来,叫她先睡。

  由于平时威力斯夫妇都是同时就寝的,因此今天虽说丈夫来?#35828;?#35805;,可露丝?#25925;?#19981;放心,坐等着他回家。壁上的挂钟已敲过十一点了,可是仍不见丈夫回来,露丝不由得担心起来了。这也难怪她,在这作案多如牛毛的花花世界里,谁能担保不会发生意外的事情?这时在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桩一桩绑架凶杀惨案。

  露丝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她不由自主地两眼瞪住挂钟,可是挂钟却毫不理会她的心情,反而比平时似乎走得更快了。快十二点了,露丝几乎完全绝望了,她觉得她的威力斯再?#19981;?#19981;来了,心里一?#20445;?#23601;不由得祷告起来:上帝哪!你可怜可怜我的丈夫吧!只要他能平?#19981;?#26469;,这万贯家产我也毫不足惜。说来也神,露丝的真诚还真感动了上帝,就在这时,过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她口中叫着“谢天谢地”,心里的一块石头落?#35828;兀?#31934;神也振作起来了。

  这时挂钟敲响了十二点,门“砰”的一声开了。露丝大为惊诧 :威力斯今天怎么?#35868;?#20040;大的力气将?#25243;?#24320;了?她不解地朝门口望去,这一望不打紧,露丝顿时吓得瘫倒在沙发上。原来进来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个可怕的鬼魂。

  那怪物满头长长的白发?#21476;?#19979;来,几乎遮住了整个面孔,只有在头发的缝?#37117;?#25165;隐隐现出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它伸出一双长着长长指甲的毛茸茸的手,一边“咯咯”地狞笑着,一边?#20301;?#24736;悠地朝露丝扑来,“啊!”露丝一声惨叫,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露丝苏醒过来,发现自己的丈夫正焦急地叫着自己。她用疲倦的眼神瞧了瞧丈夫,只见威力斯面色苍白,两眼发青,不用说也一夜没有合眼。

  威力斯见妻?#26377;?#26469;,急切地问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竟昏死在沙发上。”

  露丝定了定神,断断续续地将昨晚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威力斯这才放下心来,耸耸肩笑道 :“哪来的什么鬼魂,你大?#25243;?#20102;个恶梦吧!”他见妻子余悸未消,便发誓说今后就是天塌下来晚上也不出去了。

  威力斯说话果然算数,第二天很早就回到了家里,寸步不离地陪伴着妻子。露丝的心情仍?#32531;?#32039;?#29275;?#22905;不敢上?#33756;?#35273;,因为只要她一?#19976;?#30524;睛,那可怕的鬼魂就好像出现在眼前。看着妻子害怕的模样,威力斯真是又心疼又焦?#34180;?#20182;费尽了口舌,甚至拍着胸脯为她壮胆,可是依然不起作用。威力?#25925;?#22312;没有法子了,只得拿出一瓶安眠药来,倒出一粒让妻子吞下去,这样露丝才渐渐安静下来,进入了梦乡。

  时钟又敲响了十二下,“砰”的一声,撞门的声音将迷迷糊糊的露丝?#24535;?#37266;过来。呀!那可怕的鬼魂又进来了!也是那样地?#21476;?#30528;白发,也是那样地伸出一双长着长长指甲的毛茸茸的手,也是那样“咯咯”地狞笑着向她扑来。她没来得及叫唤丈夫,又吓昏过去了。

  此后一连几晚都是这样。

  露丝实在受不了了,她请求丈夫另外搬个住处,素来疼爱妻子的威力斯自然一口答应,就这样他?#21069;?#36827;了另一个别墅。但万万想不到的是这鬼魂也会搬家,追随着露丝又来到了这个新家,可怜的露丝就这么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恐怖之?#23567;?#19975;般无奈的露丝只得来到了警察局,求助于大名鼎鼎的伦克探长。

  听了露丝的叙述,探长没有作声,他脑子里好像有一?#24597;?#40635;,理也理不清。要说歹徒是想装扮成鬼魂来恐吓美貌的露丝?#28304;?#21040;行奸的目的吧,?#25970;此?#22836;一晚上为什么没有下手呢?以后威力斯天天守在妻?#30001;?#36793;就更说?#36824;?#21435;了;要说歹徒是想达到敲诈的目的吧,?#25970;?#36825;么长的时间为什么连封恐吓信也没寄来呢?

  探长?#20102;?#20102;好一会儿,一个念头?#24189;?#20013;闪过,突然问道 :“请问太太,你得罪过什么人吗?”

  “没有,探长。我连?#20154;?#19968;只蚂蚁都不愿意,怎么会去得罪?#22235;?”

  “?#25970;?#23545;家里的?#24230;四?”

  “也没?#23567;?#25105;因为家务事不多,所以?#36824;?#20323;了两个仆人。那个看门的老头耳聋眼花挺老实;原来那个烧饭的?#19979;?#23376;也不错,有一门好手艺,只可惜手脚不干净,偷了我丈夫的一块金表,因而被解雇了。新换来的是个年轻姑娘,虽说手艺差点,但?#24895;窕故?#24456;温顺的。”

  唉!仅存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到了这个地步,伦克探长只得先不?#24760;亲?#26696;的动机,决定先将罪犯抓住再说。

  因为有了探长保驾,露丝今晚显得轻松得多了,在吞下安眠药后她就催着丈夫早点入睡。威力斯感到奇怪,露丝便把去警察局的事告诉了他。威力斯一听,生气地埋怨妻子不懂事,责怪她不该将此事张扬出去,他说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鬼魂,?#25970;?#25506;长又能捉住个什么呢?这不等于叫别人来证实自己患有精神病嘛!他边埋怨边向门口走去,他想请探长撤回去,但是露丝将他拦住了。因为伦克探长关照过她:今晚深夜凡是到别墅行动的人,?#36824;?#26159;谁,一?#19978;茸?#22238;警察局再说,她劝丈夫别去出这个丑了。威力斯只得作罢。

  伦克探长真在替露丝当保镖了,他和助手就埋伏在楼下花园的树丛里。他不时地瞟瞟腕上的夜光表,快了,十二点就要到了。伦克朝助手招了招手,就在他手臂放下的一刹那,一声令人心悸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划破了夜晚的宁静。一听这叫声,伦克和助手一跃而起朝楼上扑去,探长冲进露丝的房间,只见露丝歪倒在威力斯的怀里,她虽然已经昏迷,可是两只像死鱼般的眼睛仍旧木然地恐怖地盯着房?#29275;?#22068;角边流着白沫。

  看到这种情景,就连心硬的探长也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用拇指掐住了露丝的上嘴唇,但是露丝一点反应也没有;问威力斯,也问不出个名堂来。探长只得动手检查房间,门口,窗台上,洗手间,甚至连床底下都看了一遍,连一点异常的痕迹也没发现,只得?#24352;?#22320;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第三天,伦克探长都?#19997;?#20102;。

  第四天,被激怒了的探长使出了他的绝招,在十一点半的时候,他就顺着廊柱爬了上去,像只壁虎似的紧紧地贴在上面,他的两只眼睛正好对着露丝卧室的窗口,这时?#35789;?#26377;一只蚊子从里面飞出来,也休想逃过他夜猫子似的眼睛的监视。十二点刚到,伦克就像只饿虎似的往房门扑去,与此同时露丝的惨叫声也响了。但是遗憾的是,这回伦克又失败了。

  这时,助手小声说道 :“探长,我看这个案子可以了结了。”

  “你说什么?”暴怒的探长简直是在吼?#23567;?/p>

  助手说 :“事情还不是明摆着,露丝是患了精神上的病症,叫我们来?#38047;?#20160;么用呢?”

  探长本来还想训斥他?#22919;洌?#21487;眼前的事实又证明助手的判?#20808;?#26377;道理,于是只得叹了口气,?#24895;?#23558;所有监视别墅的暗探?#36824;?#33041;儿全撤了回去。

  伦克探长虽说从露丝别墅撤出了,可十来天他的脸上没露过一丝笑容,心里总是在嘀咕着露丝家的鬼魂案。他虽然无法推翻助手的判断,但这毕?#25925;?#20182;的一?#38382;?#36133;。

  这天,探长和助手开车朝皇后大酒家驶去,突然助手一下踩住车闸:“探长,前面有人。”伦克抬头一看,前面果然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边唱边笑地走着。伦克和助手下了车走近一看,不由得发了呆,原来这个疯女人就是露丝。探长的眉头顿时打了结。

  助手说 :“探长,别再东想西想了,这更证明我?#25970;?#26377;错,露丝是实实在在地疯了嘛!”

  “疯了,疯了。”探长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突然,他一扔烟蒂,丢下助手,自顾自猛地跳上小?#25285;?#19968;个人把车开走了,弄得助手莫名其妙,叫苦不迭。

  直到下午五点钟,伦克探长才回到了警察局,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他这次遛车很有收获。

  伦克风风火火地奔上楼,一跨进办公室的?#29275;?#23601;对助手嚷了起来:“走,跟我上露丝家去!”

  “什么?还去露丝家?”满腹牢骚的助手瞪圆了眼睛,惊奇得连上午的抱?#25346;?#24536;记了。

  探长神秘莫测地说 :“对,是去露丝家。你别看我这几天生怕别人提到露丝家的事,可这会儿还怪想他们呢!老实说吧,去不去由你,耽误了看好戏可别怨我。”

  当探长和助手来到露丝的别墅时,已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他们径直向餐室走去。快到餐室时,探长突然?#21448;?#20102;脚步,他们推开门进去一看,只见威力斯正愁眉苦脸地站在妻子的身边。露丝则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疯子,她痴呆地躺在餐桌旁的一张靠背椅上,正由那个女仆在一口口地喂着。

  一看到探长,威力斯就如同看到了亲人?#35805;悖?#28385;?#20146;?#30340;苦水?#36824;?#33041;儿倒了出来:“探长,你看看我这个家啊!露丝她整天疯跑,?#25346;?#19981;吃,都瘦成了个什么样哪!再这么下去,我可如何是好呢?”

  “别着?#20445;?#33891;事长先生,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32531;?#21548;天由命了。”伦克郑重其事地拍了拍威力斯的肩膀,“我正是为这件事情来的,贵夫人的精神病我看是越来越严重了,如果还不送到精神病院去,那后果更加不?#21543;?#24819;了。至于你?#26639;?#37027;里就由我去对付好了,相信我这个探长的话他?#25925;?#21548;得进去的。”

  伦克这么一说,威力斯的心里更加不好受了,他情不?#36234;?#22320;抱住妻子哭了起来,这?#24535;?#24651;之情就连助手也感到一阵心酸。?#25925;?#25506;长有办法,他将一杯白兰地递到威力?#25925;?#37324;,?#32531;?#21516;情地安慰他:“董事长先生,你是个聪明人,总不至于糊涂到靠眼泪?#28982;?#20154;吧!好了,让我们?#26432;?#21543;!一醉解千愁哪!”

  探长的话真有道理,几杯酒一落肚,威力斯果然忘记了忧伤,逐渐地活跃起来了。趁着威力斯高兴,伦克天南海北地扯了起来,直到两瓶白兰地见?#35828;?#26102;,他才起身告辞。好客的董事长一直将他们送到了别墅外,直等他们小车开?#37117;?#19981;到影子。

  夜,静?#37027;?#30340;,似乎世上的一切都沉入了睡眠之?#23567;?#36825;时,在露丝家的树丛里,有两双眼睛在发着亮光,他们就是伦克和他的助手。原来探长只将车开出了约摸两里路的光景就停下了,他和助手耳语了一阵后,两人就又徒步返了回来,偷偷地又潜入了露丝家的别墅。一?#35874;故敲?#26377;改变,当十二点来到时,照例又响起了露丝的?#21307;小?#20294;这回探长却不着?#20445;?#20182;只是拉长了耳朵在注意地听着什么,十分钟后,楼上忽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开门声音,伦克如释重负似的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只见一个黑影溜出了房?#29275;?#25506;头探脑地张望了一阵后就不见了,接着房门又轻轻地响了一声。这时的探长反而好像更加没事了,他竟?#19978;?#21435;开始数起天上的星星来了,一颗、两?#29275;?#30452;到数到第五百颗星星时,他才一跃而起,对助手打了个手势,两个人像野猫似的?#37027;?#21521;楼上摸去。

  他俩来到一个房间门前,狠劲撞开了?#29275;?#20004;支雪白的光柱一齐往床上射去,唬得床上的两个人一掀被子就爬了起来,?#24597;?#20013;竟忘记了自己?#25925;?#20809;着身子的。伦克对着助手纵声大笑:“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这不是让你看到好戏了吗?”这时,年轻的助手羞得赶紧?#19976;?#20102;眼睛。

  原来,这个鬼魂不是别人,就是露丝的丈夫威力斯。

  露丝家的鬼魂案破获后,全市轰动了,人们?#36861;?#35201;求了解案情。实在没有法子,警察局只得破例举行一次案情介绍会。当两个警察将鬼魂押出来时,全场哗然。

  伦克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女士们,先生们,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狗总改不了吃屎嘛!现在我就来谈谈我是怎样破案的吧!”探长走到威力斯的面前,带着嘲弄的口气对他说道:“董事长先生,你太聪明了,连我也上了你的当,白白地替你当了几夜保镖。但是你也太自信了,竟让被吓傻了的露丝到街上疯跑。你以为这样一来,你妻子的精神病就会满城皆知,当然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谁知这反而使你露出了马?#29275;?#32874;明反被聪明误,我就从这里看出了破绽:你,一个高贵的董事长,名声是最要紧的,怎么会让自己的妻子到街上去丢人出丑呢;更何况你平时口口声声说最爱露丝,又怎么舍得让她遭人?#25918;?#21602;?我看出这里面奥妙无穷,大有文章可做,许多过去不引人注意的细节全在我脑子里串了起来。我太疏忽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恨不得捶自己两?#20262;櫻?#22240;为我的助手在第一晚搜索后曾对我说过,女仆的房门忘记上锁,是虚掩着的。当时我没在意,现在分析起来是够奇怪的了,因为在我们这个天地里还没有听说过?#24515;?#20010;吃了豹子胆的人敢不锁门睡觉,尤其是年轻的姑娘。?#25970;?#26159;谁叫她这样干的呢?她是在等待谁呢?而后来的几晚女仆的门又锁上了,这又是谁给她下?#26031;?#38376;的指令呢?我有点开窍了。还有,当我俯下身去想将露丝弄醒时,从她口里我闻到了?#36824;?#24322;常的药味,于是在遛车时我特意买了几粒安眠药来比?#24076;?#36825;下真相大白了。虽然我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药,但我敢断定它绝不是安眠药。本来凭着这些疑点就可以采取行动了,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导演了一?#30343;?#25506;性的喜剧,在吃晚饭的时候我专程来“拜访”了。我知道餐室里这时正喜气洋洋,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故意?#21448;?#20102;脚步,于是乎举杯痛饮马上变成了抱头痛哭,尽管你装得?#25970;?#20687;,但凭着我的灵敏的?#20146;櫻?#20320;和女仆口里的酒气却是无论如?#25105;?#25513;盖不了的。我假说我?#39034;?#20102;此案,并趁着你高兴连连向你灌?#30130;?#37202;后显丑态,你果然得意忘形了,庆贺自己大功告成,竟偷偷向女仆眉目传情了。但是你也疏忽了,我的一双警惕的眼睛正在?#37027;?#22320;监视着你呢!好了,董事长先生,我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应该轮到你来谈了。”伦克说完,掏出了一瓶白色的药丸。

  在人证物证俱获的情况下,威力斯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原?#27492;?#22312;年轻时就是一个寻花问柳的?#35828;?#20844;子,但他并不是一个笨蛋,他知道在这个金钱万能的社会里,要想满足自己的欲望,仅靠自己家里的那芝麻大的遗产是万万不行的,必须找一个?#26143;?#26377;势的?#21487;健<妇?#38075;营,凭着他的“才干”和鬼聪明终于慢慢地得到了露丝父亲的器重,不但将他扶上了医药公司董事长的宝座,而且还将宝贝女儿嫁给了他。这?#20262;?#23041;力斯神气了,钞票大把大把地进来,洋房、轿车、别墅都有了。按理说如此“天堂”般的生活,他该满足了,但恰恰相反,他的寻花问柳的本性?#35789;?#20182;感到日子更难熬了。他确实对美貌的露丝爱过一阵,但日子一久就腻烦了,他需要去?#28903;?#21478;外的鲜花了,这样露丝就成了块挡道的石头了。但是这块石头却不容易搬掉,因为她的上面还有一座大山,那就是露丝的父亲。要是和他闹翻了,威力?#25925;?#21507;不消的,人家毕竟财大势大,伸出一个手指头也会使威力斯栽个跟头。能不能?#39029;?#20010;两全之策,既能除掉露丝而又不得罪她的父亲呢?威力斯苦苦地思索着。功夫不负有心人,威力斯终于想出了个绝妙的计谋来了!他首先命令所属的工厂替他研制出了一?#24535;?#26377;特殊功效的药丸,人吞下它后,就能将不久前所受到的极大刺激在脑子里定时地重新出现;?#32531;?#29992;栽赃的办法赶走了那个烧饭的?#19979;?#23376;,另外从外地买来个漂亮的舞女安插在家里,以解露丝“?#35980;?rdquo;后的?#25293;?#20043;苦。一切安排就绪之后,正戏就开场了。威力?#25925;紫却?#20844;司打电话给露丝,诡称开会要晚回来;?#32531;?#20599;偷地溜到家里,钻进那个舞女的房间,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可怕的鬼魂,在十二点钟的时候将露丝吓昏;以后每晚骗露丝吃下这种“安眠药”,当露丝昏过去后他就溜到舞女的房间里去寻欢作?#37073;兰?#33647;效快过时又潜回到露丝的身边。这样用不了很久,露丝就会被折磨成精神病,?#25970;?#36827;精神病院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女儿既然进了这种地方,?#25970;?#20570;父亲的对女婿以后的所作所为也就不方便干涉。遗憾的是威力斯的好戏还没有唱完,就被伦克探长打断了。

  案情介绍完毕后,罪犯被押走了。伦克探长深深地吐了一口气,马不停蹄地又去接受新的任务去了。

Tags: 天堂 鬼影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50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女巫宝藏试玩
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福彩3D王牌分析电子书 快乐飞艇怎么玩 仙游股票融资 七位数体彩号码预测专家 股票融资利率 幸运飞艇皇家开奖直播 下载手机阅读赚钱软件 七星彩走势图第一视频 神武3手游那些商人怎么赚钱 北京pk10开奖官网直播 送商能赚钱是真的么 网络上哪里能买彩票 新疆11选5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中国竞彩 白山在线棋牌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