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棋魂無疆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我的黑色迷你裙

  這天清晨,江州王府的兩名家丁剛剛打開沉重的黑漆大門,只聽“咚”的一聲,一個人突然跌進門來。這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人,雙目緊閉,渾身濕透,他的左臂中了刀傷,鮮血濕透了衣袖。王府的王管家聞訊趕來,吩咐將青年人送到下房急救。

  經過一番治療,青年人悠悠地醒了過來,輕聲問:“這里可是江州刺史王景文王大人的府第?”王管家點點頭:“正是。請問,你從何處來?”

  青年人回答說:“小人莫谷青,江北中州人氏,自幼好圍棋,因得知江州王景文王大人棋藝精絕,人稱‘江南棋王’,便有心與王大人切磋棋藝。只因兩國以江為界,各守疆域,小人只好于夜間偷渡。好不容易平安地上了岸,又在途中遇到劫匪,寡不敵眾,身中一刀,盤纏全數被搶,這才趕到王府,不過,終于可以一會王大人了!”

  王管家聽了暗暗吃驚,當時正是南北朝時期,南北兩個朝廷隔江而治,發現偷渡者是要殺頭的,此人不顧性命過江,竟然只是為了找人下棋。

  王管家讓人照顧好莫谷青,進內堂稟報后,回來告訴他:“我家老爺說了,你遠道而來,又受了刀傷,身體有所不適,先請靜養數日,待到神清氣足后,再請公子賜教。”說完,遞過一副圍棋,躬身退下。莫谷青無奈,只得耐著性子住下養傷。

  一晃半個月過去,莫谷青終于跟著王管家跨進了王府的“松云軒”,只見堂中檀木椅上端坐著一個中年人,三綹長須,神情祥和。這人就是江州刺史王景文,因為他大姐是當今皇太妃,深得皇上寵幸。

  莫谷青跨前一步,雙手作揖:“江北棋士莫谷青,特來向江南棋王領教!”

  堂上眾人見莫谷青長揖不跪,舉止傲慢,都暗自心驚。王管家正要厲聲呵斥,王景文搖手止住:“莫公子不遠千里而來,以棋會友,不可以常禮拘之。”接著,躬身向莫谷青說:“公子太過獎了,老夫怎能擔當‘棋王’二字?今天公子前來指教,老夫喜不自勝,請!”說著,便令擺上棋盤,與莫谷青分賓主坐下對弈。

  莫谷青年少,執黑子先走。幾個幕僚屏息靜氣,立在王景文身后看棋,室內只有棋子聲叮然作響。兩個時辰過去了,棋勢進入中局,雙方各分秋色。這時,莫谷青求勝心切,強行打入白方腹地,結果被王景文擊中要害,首尾難顧,形勢十分危急。

  莫谷青眼看大勢不妙,額間沁出了細汗,忽然,嗓子一咸,一口腥血躥上喉嚨,他不動聲色地咽了回去,考慮半天,顫抖地投下了一子。他知道,即便如此,今天也難逃輸棋的命運了。再看王景文身后的幕僚們,個個面露喜色,他們也都看清了局勢。

  誰知,就在這關鍵時刻,王景文竟隨手下出一步壞棋,被莫谷青抓住了這千載難逢的機會,逆轉了棋局。

  王景文微微一笑,推枰認輸:“公子少年英雄,老夫領教了!”

  莫谷青冒險取勝,禁不住哈哈大笑:“江南棋王果然名不虛傳!在下勝得實在是僥幸。這次對局,在下受教不少,心愿已了,就此告辭!”說罷,起身一揖,飄然出門。

  王景文叫聲:“且慢!”莫谷青轉過身來:“莫非大人輸得不服,還想另來一局?”王景文拈須一笑:“今日能與公子下一局,老夫心愿已足。只是公子身無分文,如何返回江北?”一揮手,王管家端上來一個禮盤。

  莫谷青見是100兩紋銀,先是一愣,隨即笑了:“多謝王大人想得周到,在下心領了!”只用兩指拈起一錠銀子,長笑而去。

  王景文望著莫谷青的背影,拈著長須沉吟不語。一個幕僚小心翼翼地問:“在小人看來,這局棋大人有兩次可以殺死黑方的大龍,為何將它放過去?難道是此人棋中別有玄機?”王景文笑了笑:“此人棋力不弱于我,但鋒芒畢露,不知內斂,這就和棋道不符了。我見他少年得志,心性極高,我若勝了這一局,他輕則一蹶不振,重則會嘔血而死。但愿他回去復盤時明白其中道理,修身養性,領悟棋道精神,可望成為一個曠世奇才。”

  幕僚點頭嘆了口氣:“大人雖是一片苦心,倘若有人說,大人竟敗在江北一個無名棋士之手,這‘江南棋王’的稱譽不就……”

  王景文笑著說:“人世間的王侯尚不能長久,何況是棋盤上的虛名!為顧全虛名而折損一個可造之人,有違棋道!”

  這件事過后的幾個月里,南朝發生了兩樁大事:先是王景文的姐姐皇太妃王燕春病逝,接著是先帝禪位于太子。王景文作為朝中重臣,少不得一番忙碌。回到江州,未得三五日安閑,王管家來報:“上次那個莫谷青又來了!”

  這次見面,莫谷青沉穩了許多,傲氣也收斂了不少,但他的語氣卻很悲憤:“在下回去將前次對局反復推演后,發現是大人存心相讓。在下又驚又怒,數月來寢食難安。士可殺而不可辱,在下想與大人再弈一局,務請大人放出手段,使出‘江南棋王’的真本領,讓在下輸得口服心服!”

  王管家和幾個幕僚大吃一驚,面面相覷。王景文面色肅然,沉默良久,才向莫谷青躬身一揖:“感謝公子教訓!王某不該小覷天下英雄,心存輕慢!”

  擺上棋盤,兩人剛坐下,莫谷青突然從身上掏出一張押單:“在下渡江之前,已托貴國商人將價值10萬兩白銀的貨物押在江州大興隆客棧,這是押單。在下就以此物為注,和王大人對弈一局。”

  王景文一愣,笑了:“公子是怕我不肯竭盡全力,以此相激,我同意,此局若輸給你,照數賠還,請!”

  這幾個月來,莫谷青嘔心瀝血,將與王景文的對局反復研究,制訂了一整套取勝方案。他執黑先行,注重實地,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王景文應對看似平淡無奇,實則蘊藏著綿綿后勁。棋盤上看似波瀾不驚,一子落下,猶如千鈞系于一發。幾個時辰過去,雙方進入了“官子”階段。

  莫谷青反復清點,見盤面上白棋形勢略優,不由心頭焦急,胸中氣血翻滾,雙眉緊鎖,兩眼似乎要把棋盤盯穿。就在這時,一個家人進來稟報:“皇上圣旨到,請大人即刻接旨!”

  王景文一怔,極不情愿地放下手里的棋子,對莫谷青說聲“失陪”,走進內室更衣接旨去了。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王景文穿著朝服進來了,朝莫谷青抱歉地一笑:“官身不由己,讓公子久等了。”

  莫谷青在王景文接旨的這段時間殫盡心力想出了一步回天妙手,這時“叭”地落下。王景文一愣,倉促落下一子,卻是步壞棋,被莫谷青連發妙手,終盤一數,不多不少,莫谷青贏了一子。

  王景文看著棋盤,呆了一陣,搖頭苦笑:“古人‘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老夫竟為五尺之軀亂了方寸,走出昏招,到底是修為不到,定力不足!”他叫過王管家:“迅速備銀10萬兩,送莫棋友出城過江!”

  王管家答應一聲,剛要退出,卻被莫谷青攔住了:“此局在下雖勝了王大人,仍屬僥幸。這10萬兩銀子請暫時存放在貴府,待數月后王大人公務稍閑,在下再來與王大人重博一局。”

  王景文輕輕一笑:“感謝公子厚愛!只是王某再也無緣與公子共研棋藝了。”說著,緩緩從衣袖里掏出圣旨,展開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尚書仆射,江州刺史王景文勾通燕朝,與燕帝三子慕容白交游,圖謀不軌,著即賜死。欽此。”話音才落,早就在門外等得不耐煩的兩個黑衣使者端著一壺“鶴頂紅”應聲而進。

  王景文取過酒壺,對眾人抱歉一笑:“這酒不便于相勸大家,我只好獨飲了。”剛一舉壺,莫谷青身形一閃,劈手奪下酒壺,朗聲說:“在下就是大燕國三太子慕容白,我兩番冒死渡江,不過是想與王大人切磋棋藝,發揚棋道而已,決無不利于南朝之意。既然禍由我起,就請貴使者將我押解到京城,以釋王大人清白!”放下酒壺,將雙手反背在身后,示意將他上綁。

  王景文嘆了口氣:“慕容公子,你上次在我府里養傷時,我就查明了你的身份。雖知與你下棋會留下禍患,但我和你同樣醉心棋道,企盼南北棋界有所交流,所以兩次和你對局。我死不足惜,你趕緊走吧!”說著,一把抓過酒壺,一仰頭吞下大半。慕容白轉身來搶時,哪里還來得及。

  王景文身子一晃,栽倒在地。慕容白雙膝跪地,拉住王景文的手,含淚說:“王大人棋藝超凡,陰曹地府中哪有對手?南朝有疆,北朝有界,不如陰曹暢通無阻。在下愿做你的兩世棋友,同到陰曹,也好無羈無絆地下棋!”話音未落,抓過剩余的小半壺酒,一飲而盡。

  一南一北,一老一少,兩個酷愛圍棋的人死后被分別埋在長江兩岸,隔水相望。千年不斷的濤聲,就像他倆在棋盤上叮當落子。

Tags: 棋魂 無疆

本文網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48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女巫宝藏试玩
分分彩精准计划软件 北京11选5 河北11选5任六 武汉麻将规则 江苏11选5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南粤36选7 15选5预测推荐杀号 正规的投资平台有哪些 好运彩app平台 湖北福彩30选5官方网站 20选8有规律 game516棋牌游戏 快乐贵州麻将 西甲赛程 850棋牌游戏安卓 …? 广西快乐10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