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天下第二书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筑城

  天启七年五月的一天上午,宁远城的守将袁督军着一身戎装,领着三位老先生来到了城头。

  带领工匠们修筑城墙的副将廖剑平一见督军前来,急忙过来见礼。袁督军一把拉住他,呵呵笑道:“廖将军辛苦了,我给你介绍三位老先生!”

  袁督军身后年龄最长的是沐秋池,胡子最长的那位是李熙载,个子最高的便是陆胜羲,这三位皆是宁远城中有名的书法?#24050;?袁督军领着他们四人来到箭楼底下,用手一指宁远城那块箭伤累累的城匾,说:“本将是想请三位高人,为本城题写一块新城匾!”

  原来,去年努尔哈赤率十三万大军围攻宁远,最后却被袁督军用红衣大炮轰退,但宁远城上的这块城匾经过那场恶?#21073;?#21310;面上已布满箭伤,上面的字几乎读不出来了。

  袁督军想换一块新匾,于?#21069;?#22478;中最著名的三位书法家请到城上。沐秋池年龄最长,书法的功力亦最深,他颔首道:“宁远城前?#26143;?#20113;落霭、缭绕山峰的首山为门户,旁有天开东南碧、日射波涛红的渤海当芳邻,所以城匾一定要写得如山之重,如海之阔才可!”

  沐秋池说完自己的构思,李熙载和陆胜羲连连点头。袁督军正要把写匾的任务交给沐秋池,就觉背后的廖剑平正在轻拉他的袍袖。袁督军回头道:“这三位老先生不是外人,廖将军有话尽管说!”

  廖剑平支支吾吾地说道:“一个月前,我曾经向将军提议找人重写这块城匾,将军不是已经答应我派人请牛啸天了吗?”

  袁督军公事繁忙,竟把廖剑平的提议给忘了!如今一个女儿许了两个婆家,这可如何是好?

  沐秋池是本地书法界的元老,牛啸天是京城书法界的新秀,究竟谁才能担当得起书写城匾的任务?袁督军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他瞧着一脸不快的沐秋池正要说话,就见一个校尉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跪禀道:“督军大人,有紧急军情……”

  袁督军正愁找不到“台阶”下,急忙一摆手道:“回督军府!”下城之前,他把决定?#20260;?#20070;写城匾的任务交给了廖剑平。为了公允,廖剑平答应沐秋池,如果牛啸天来到宁远,他将在南门里的全羊酒楼设宴。到那时,四位书法家将当着本城的宿儒?#21487;?#39064;写匾额,他将择优而用,绝无徇私?#25512;?#39047;!

  沐秋池“哼”了一声道:“好,我们就回府等着廖将军的通知吧!”说完领着李熙载和陆胜羲正欲转身下城,就见廖剑平一脚将一个搬不动城砖的年轻工匠踢倒在地,骂道:“干不动就回家,想在这里混饭吃,没门!”

  那个工?#25104;?#23376;单薄,双手早已被城砖磨得血肉模糊,廖剑平非但不体恤下属,反而连打带骂。沐秋池实在看不过眼,紧走几?#21073;?#24515;痛地扶起他,说:“小伙子,你?#25925;?#21478;找个轻巧的活吧,在这个姓廖的手下再混下去,你迟早会没命的!”

  2。城匾

  沐秋?#21310;?#33616;小工匠到南门里的全羊酒楼当了名伙计。这酒楼之所以叫全羊酒楼,是因为善于制作全羊宴而声名远播,一只肥羊在这里竟能被做出七七四十九道菜。

  酒楼的老板姓徐,?#26032;?#23376;,来自关外,这里的羊也都来自锡林郭勒大草原。那里草场丰腴,还生长着三七、野参、五味子等草药,羊儿吃了这些草药后,肉质鲜美还没膻味,那可是绝顶的美味呀!廖剑平把比试书艺的地方选在这里,也是为了?#20801;徑源?#20107;的重视。

  十天后,廖剑平给沐秋池传话,牛啸天初四那天要来宁远,到时候请沐李陆三位书法家到全羊酒楼?#25226;紓?#24403;众挥毫对决。初四清晨,廖剑平?#32557;?#22320;等在了酒楼门口,宁远城内德高望重的宿儒?#21487;?#38470;续到齐了。沐秋池身穿簇新的绸衫,显得神气十足。李熙载和陆胜羲两人也都收拾?#20204;?#29245;利落,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呀!

  酒楼老板徐蛮子见?#35828;?#24471;差不多了,冲着楼下大叫一声:“上茶喽!”只见六个小伙?#23110;?#30528;茶盘上了二楼。给沐秋池斟茶的正是他救下的那个小工匠,名字叫二子。二子一见沐先生在座,又是递手巾,又是摇扇子,廖剑平受了冷落,不由得狠狠地瞪了二子几眼。

  众人坐在座位上,静候牛啸天,可时间已经到了中午,牛啸天却连个影子都没?#23567;?#24278;剑平心里不禁打起鼓来,莫非那牛啸天真是个徒?#34892;?#21517;的?#19968;錚?#34394;应下题匾之事,然后就不敢来了?

  眼看着众人都坐不住了,廖剑平只?#35868;?#36215;身,对徐蛮子说:“徐老板,上菜吧!”过了约半个?#32972;剑?#32650;席宴开罢,可是牛啸天?#25925;?#27809;有出现。廖剑平见沐秋池等人酒足饭饱,一抱拳说:“?#25925;?#35831;三位先生施笔,为宁远城题写新城匾吧!”

  沐秋池端起一杯茶,冲李熙载点?#35828;?#22836;说:“李先生,您的隶书在宁远城是一绝,?#25925;?#24744;先提笔吧!”李熙载听了,拱了拱手说:“各位,在下就抛砖引玉了!”

  隶书是在小篆的基础上,去其繁复笔画、增减创立而成。其字蚕头雁尾,一波三折,结构讲究端正整齐,一旦写好则极尽秀丽之美。

  李熙载写完“宁远城”三个字,在座众人发出一片掌声。陆胜羲紧接着出手,他写的是楷书,楷书讲究结构醇重铅厚,落笔要利落,点画之间均衡瘦硬,三个字写完,一股铜琶铁板之势?#19979;丁?/p>

  看罢陆胜羲所写的城匾,众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30446;?#20070;可以称得上是當世第一,如果沐秋池不把压箱底的绝活使出来,书写宁远城城匾的任务恐怕就要花落陆家了。

  沐秋池气定神闲地站起来,走到了书桌旁,右手拿起饱蘸浓墨的毛笔,就好像提着千斤重物,一笔下去便如惊蛇入草,第二笔下去竟似飞鸿遨天……沐秋池写的是行书,一种介于楷书与草书间的书法,其字讲究大小相兼、收放自由、疏密得体。

  沐秋池果然是字?#32622;?#25163;,“宁远城”三个字被他写得左右映带,看似老松古枝,排列无序,实则疏密有致,可以称得上是大巧天成。前两位书法家写的字可以说是能品,而沐秋池写的简直可以说是神品了!

  廖剑平正要宣布将书写城匾的任务交给沐秋池时,一?#28304;说?#20108;子却摇了摇头,说:“这三幅字都有缺憾!”

  徐蛮子一听二子乱说话,把眼睛一瞪:“二子,你懂什么,赶快滚下去!”

  沐秋池对徐蛮子一摆手,不屑地说:“二子,你说说,我们三个?#35828;?#23383;哪里写得不好?”

  二子也不?#25512;?#26377;模有样地讲起来:“隶书虽然讲究结构端正,但却以波势见长,李先生的隶书虽然严谨,但却少了一点浪笔。陆先生?#30446;?#20070;虽然可以说技惊四座,但是楷书脱胎于隶、草二书,却又自成一体。而陆先生?#30446;?#20070;却?#36763;ァ?#33609;二书的痕迹,如果想自成一格,还需多多磨砺呀!”

  这一番分析鞭辟入里,可以说是字字珠玑!沐秋池忽然一?#21738;?#38376;说:“莫非,莫非你就是牛啸天?”

  二子微微笑了笑,点了下头。

  3。字魂

  廖剑平听了沐秋池的话,惊得“嗖”地站起。沐秋池“哼”了一声说道:“牛公子,那你看老夫写的三个字有什么瑕疵吗?”

  牛啸天走到桌前,毫不?#25512;?#22320;拿起了沐秋池写的字,摇了摇头说:“沐老先生您的行书字体?#25243;静?#21170;。若论书法,挑不出毛病,但是拿它当宁远城的城匾却不适合,因为您没有表现出宁远城军民合力,共?#25329;似?#20853;的杀气与决心!”

  沐秋池顿时脸变得通红,他正要训斥小小年纪的牛啸天胡说?#35828;潰?#23601;听城头上传来“轰轰”的?#25490;?#25253;警之声,原来是皇太极又来攻城了!

  廖剑平一听关外有?#26143;椋?#20877;也顾不得写城匾的事了,手提弯刀,领着随从立刻向城墙上跑去。

  去年袁督军用红衣大炮炸伤了努尔哈赤,他回到盛京后不久?#25512;?#32477;身亡。皇太极今年是为报父仇而来,不仅带来的兵多,而且前锋敢死军像是中了魔一样,架着云梯,拼命向城上杀来!

  牛啸天虽然身单体薄,却有一腔报国的热情,他跟在廖剑平身后,手持单刀冲上了城头,拼命杀?#23567;?/p>

  皇太极手下的?#20284;?#20853;轮番进攻,守城的明军越伤越多。城中的百姓见状,纷纷拿起刀枪,誓与宁远共存亡!

  李熙载与陆胜羲二人搀扶着沐秋池来到城上观战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城墙顶上到处是血迹和箭镞,一伙?#20284;?#20853;踩着云梯“嗷嗷”怪叫?#25490;?#19978;城来,一个身高体壮的?#20284;?#20891;百总手持大斧,直向沐秋池扑来。

  大斧正要砍中沐秋池,就见一身是?#35828;?#29275;啸天猛地冲了过来,手中的弯刀正刺在百总的后?#25104;稀?/p>

  百总?#36763;说叮?#22238;身一斧把牛啸天的左胳膊砍掉了。牛啸天和百总一起倒在地上。沐秋池看着牛啸天浑身是血,急忙领着李熙载和陆胜羲两人替他包扎。

  可是牛啸天?#35828;?#22826;重,三个人忙活了半天才勉强为他止住血。牛啸天痛得浑身哆嗦,颤声道:“扶我进箭楼!”

  沐秋?#21310;?#19981;知道牛啸天想干什么,急忙两臂用力,把他扶到了箭楼?#23567;?#21482;见牛啸天用牙齿扯下自己的衣袖,然后揉成一团。蘸?#27966;?#19978;的鲜血,在箭楼的粉墙上写下了“宁远城”三个大大的血字。

  这三个字真是如雷如电,其势如长风出谷,又如江河万古流。沐秋池发现牛啸天写的字非草?#20146;?#38750;隶非楷,正是他自己?#26469;?#30340;血战八方书呀!

  沐秋池看罢这三个字,两眼流泪,双膝一软跪倒在那三个字前。他喃喃地说:“如果不是老夫亲眼看?#21073;?#25105;决不会相?#29275;?#36825;三个?#24535;故?#20986;自人手!”

  牛啸天写下的“宁远城”这三个大大的血字,果真是能令天地变色、横扫万军的无上绝笔呀。

  牛啸天身体内的血正一点点地流尽,他?#25104;?#29022;白,低声说道:“沐先生,我的书法造诣真的不如您,可是您知道,我为什么能写出这样雄浑的三个字吗?”

  说到这里,他猛地?#20154;?#36215;来,沐秋池急忙用手托起他的头,他继续说道:“宁远是不败之城,而城匾便是本城的灵魂,为了写好这三个字,我?#32557;?#22320;就来到了宁远。为了使我的心与宁远城凝成一体,我便隐姓埋名当上了一名普通的筑城工匠。后来正巧遇上你们上城谈城匾一事,我有意想向先生学点东西,所以没有说明身份。您见我瘦弱,不适合修筑工事,保荐我到全羊酒楼当上了伙计。在那里,我看见徐老板用一只羊竟然可以烹制出七七四十九种不同的菜肴,体会到了书法的万千变化之道。其?#30340;?#20010;时候我的书法只是小成,真正使我书法大成的便是连续一天一夜的血?#21073;?#22766;士挥刀,血战古城,以命报国,不死不休……也只有用血战八方书题写的城匾,才能真正地体现不败之城的精髓和内涵呀!”

  沐秋池顿悟地点点头,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下來……

  沐秋池亲自主持雕刻了那块城匾。当城匾挂上城头的那天,城中的许多百姓都来了,沐秋池激动地说:“不管再过多少年,书法家们都将在这块城匾前感到汗颜,血战八方书绝对是天下第一的神笔……”

  人都说山海关的“天下第一关”是天下第一书法,如果不是宁远城的城匾后来毁于战火,谁是天下第一还真说不定呢!

Tags: 天下 书法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44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女巫宝藏试玩
边境之旅赚钱快 新加坡快乐8是什么意思 双色球复式玩法中奖多少钱 宁夏十一选五手机版 手机棋牌电玩游戏平台 怎么样炒股 彩吧论坛3d三天计划 北京pk10官网开奖 2013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幻儿园旁边生意什么最赚钱 广西11选5走势图买技巧 农村人进城赚钱 西安福彩中心 易发棋牌现金官方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