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阿P找恩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晚上?#35828;悖?#38463;P坐在餐桌旁,在他面前,摆放着一只精美的生日蛋糕,蜡烛也已点燃,家人们围在他身旁,唱起了《生日快乐歌》,房间里充满着喜庆的气氛。然而,阿P一点都不开心。

  今天,是阿P十六周岁的生日。上周,妈妈姜琴曾经向他承诺,要送给他一份精美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套限量版的机器人模型。阿P兴奋不已,每天都盼望着过生日。可是今天,姜琴因为在单位加班,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叮咚!”门铃声突然响起,阿P忙打开了房门,一脸疲惫的姜琴走了进来。

  “妈,你总算回来了,我的生日礼物呢?”

  听到这话,姜琴显得有些尴尬:“阿P,对不起,这两天我单位的事情太多了,没有时间给你买机器人模型,改天我再补给你。你看,我给你买了一双新球鞋。”

  阿P的脸顿时多云转阴“:我才不稀罕球鞋呢,我要机器人模型!”说着,他气呼呼地坐到了沙发上,嘟囔道:“说话不算数,太没意思了!”

  “小寿星”闹起了情绪,大伙儿也高兴不起来了,纷纷上前劝慰。但是,任凭大家如何劝说,阿P始终闷闷不乐。

  这时,外婆龙雪芳走到了他的面前,柔声说道:“阿P,你已经是高一的大孩子了,应该明事理,不能使性子。妈妈上班很?#37327;啵?#20320;要体谅她,不能光想着自己的生日礼物。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生日就是你妈妈的‘受难日’啊。”

  阿P闻言,?#25104;?#26174;露出惊诧之色。龙雪芳告诉他,当年姜琴在生育的时候,因为是难产,可没少遭罪,在医院里煎熬了几个小时,才将阿P“请”了出来。

  这时,姜琴笑着说:“妈,你怎么提起这些陈年旧账了?我的‘光辉经历’算不了?#21486;?#20320;的遭遇才叫惊心动魄呢。”

  姜琴的这番话,引起了阿P的兴趣,忙询问因由。龙雪芳拗不过外孙的追问,便说:“好,我就来讲讲自己的故事吧,算是一次感恩教育。”接着她?#21578;?#22320;讲述了起来。

  1972年7月,龙雪芳即将临产,她住进了上海的一所妇产科医院。这一天,她突然腹痛难忍,被推进了产房。然而,几个小时过去了,一直无法顺产,龙雪芳疼得死去活来。年轻的主?#25105;?#29983;诊断后发现,婴儿的胎位不正,如果贸然实施手术,会有生命之忧,他也手足无措,只得向同事求援,但没人能帮得上忙。

  当时,是个比较特殊的年代,医院中的许多领?#24049;?#36164;深医师都被下放到基层,从事一些与自己专业不相干的工作,值守在一线的,全是一些年轻医生,很是缺乏经验。眼看病人已到了生死关口,他们?#35789;?#25163;无策,正在此时,有人把救星请来了。

  听到这儿,阿P忙问:“外婆,这位救星是谁啊?”

  龙雪芳说:“她是医院的?#26049;?#38271;,当天正好在医院打扫卫生,幸亏有她在,否则……”

  龙雪芳告诉阿P,这位?#26049;?#38271;可是位活菩萨,听到病人有难,她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了解了龙雪芳的情况后,她立刻对其进行安抚,并从容地实施了应急方案。出于安全的考虑,她放弃使用助产工具,而是用自己的手,将婴儿安全地托出母体。

  说到这里,龙雪芳轻轻抚摸阿P的头:“阿P,你现在知道了吧,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来之不易的,一定要对自己的妈妈心存感激啊。”阿P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么,这位?#26049;?#38271;住在哪里呢?你们后来还联系过吗?”

  龙雪芳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怪我当时太年轻,太不懂事了。出院后,也没有打听这位?#26049;?#38271;的详细住址,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要送一面锦旗表示?#34892;弧?#29616;在想起来,实在是太遗憾了。”

  当晚,阿P翻来覆去睡不着。也许是说者无?#27169;?#21548;者有意吧,外婆的故事,让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想:当年,这个?#26049;?#38271;如果没有帮助外婆,那么,妈妈可能就不在了,今天,哪还会有我啊,她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真想当面和她说声谢?#35805;?但是,外婆已经和她失去了联系,怎么才能找到她呢?

  他冥思苦想了多时,突然脑?#36763;?#20809;一闪:对啊,现在是网络时代,什么信息查不到啊,明天我就上网查一查。

  说干就干。第二天,阿P就上网搜索起?#26049;?#38271;的信息。他首先查阅这家妇产科医院的网站,但是,没能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他又搜寻了许多医疗机构的网站,?#25925;?#19968;无所获。于是,他就去各大网络论坛发布“寻人启事”,想要挖掘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可是无人回应。为此,阿P十分郁闷。

  好在有一位热心的网友,向他提了个建议,让阿P直接去找这家医院的现任院長,或许他那里有?#26174;?#38271;的联系方式。这个建议点醒了阿P,他马上查寻到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并拨了过去。不一会儿,一位?#24515;?#22899;子接通了电话。

  阿P怯生生地说道:“您好,请问您是王院长吗?我叫阿P,我,我有事找您。”

  听到这略显稚嫩的声音,对方显得有些意外:“?#21486;?#38463;P,你好!我就是王院长,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

  阿P忙将自己的诉求说了一遍。为了引起王院长的重视,他还郑重地说道:“王院长,请您一定要帮我们这个忙。这位?#26049;?#38271;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的外婆一直惦念着她呢。”

  听到这话,王院长笑了:“阿P,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好了,我知道你的要求了,我会安排人员调查的。”接着他向阿P索要了联系方式。

  挂断电话后,阿P的心情格外舒畅,当晚他就将此事汇报给姜琴。姜琴一听,觉得难以置信,说:“阿P,你的这份心意是好的。可是,院长的工作很繁忙,哪有时间管这种事啊!你啊,别再为这件事分心了。”

  果然,接连几天,阿P一直都没有收到王院长的回电。他觉得有些泄气,心想:难道,大人都是说话不算话的吗?

  正当他心灰意冷之际,王院长的电话来了。

  “阿P,你说的这位?#26049;?#38271;的信息我们查到了。不过,她已经离世,而且也没有子女亲戚,所以,只能让你们失望了。如果你们有空的话,星期天可以到医院来一趟,我手头有她的几张生平照片,你让外婆来确认一下。”听到此话,阿P觉得灰心丧气,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努力,最终却化为泡?#21834;?#30524;下,他只能将这个无奈的结果,告诉给龙雪芳听。

  星期天上午,阿P母子陪着龙雪芳来到了院长办公室。一番寒暄后,院长取出几张旧照片,递到龙雪芳手中,说:“?#26049;?#38271;留存于世的照片很少,只有晚年的几张,您确认一下。”

  龙雪芳哆哆嗦嗦接过照片,?#36214;?#31471;详起来。照片上是一位?#35748;?#30340;老太太,她的笑容十分亲?#23567;?/p>

  “是这位?#26049;?#38271;吗?”阿P问道。

  龙雪芳眯缝着双眼,说道:“是她……嗯……好像又不是她。”看到龙雪芳举棋不定的样子,大伙儿都觉得有些纳闷。

  龙雪芳说:“可能是我老糊涂了,记不得人了。当年给我助产的那位?#26049;?#38271;,和这个老太太是有几分相像,但是,那位?#26049;?#38271;的额头上有颗黑痣,这位老太太却没有,难道是我记错了?”王院长闻言,陷入?#20102;賈小?/p>

  几天后,龙雪芳?#29616;?#20102;一面锦旗,算是补上一份迟到的?#34892;话桑?#36825;件事情,也就此画上句号了。

  然而,没过多久,事情竟又发生了转机。

  这一天,阿P兴冲冲地来到龙雪芳的家,他的手里拿着几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位女医生,可能?#32435;?#30340;年代过于久?#21486;?#30011;质不是很清晰。

  “外婆,你快看看,照片上的这个医生,你认识吗?”

  龙雪芳一看,顿时惊叫起来:“这,这就是?#26049;?#38271;啊,她的额头上有颗黑痣,没错,就是她!阿P,这些照片,你是?#24189;?#37324;找来的?”

  此刻,阿P长长地舒了口气,故作神秘地说道:“外婆,事情的由?#35789;?#36825;样的……”

  原来,那天阿P一家离去后,王院长一直不能?#31361;場?#26681;据龙雪芳提供的信息,她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查找方向可能错了,或许“?#26049;?#38271;”另有其人。她马上调阅?#34507;福?#21448;询问了几位老同事,终于得到这样一个信息。当年,还有一位分院院长也在?#35828;?#21171;动,她?#29031;攏?#22240;为章和张谐音,极有可能闹出误会。

  经过一番寻访,她获悉这位章院长也已经离世,不过,她的后人都居住在上海,他们热情的接待了王院长,并将老人生前的几张照片交到她手?#23567;?#29579;院长同阿P取得联系后,将照片的电子版发送到他的邮箱,阿P马上将照片打印出来,并送给外婆过目。

  听了阿P的讲述后,龙雪芳百感交集,眼神中既有几分遗?#21486;?#21448;有几?#24535;?#21916;。阿P告?#21658;?#31456;院长的儿子,也是一位医生,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工作,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去拜访一下他。

  龙雪芳顿时精神一振,连声说道:“一定要去拜訪,一定要去拜访!”

  几天后,在阿P陪同下,龙雪芳见到了章院长的儿子周医生,并向他表?#23621;?#34935;的谢意。说到动情处,她竟有些哽咽,眼中满含热泪。

  周医生拉着龙雪芳的手,说道:“阿姨,谢谢你还记得我母亲。她老人家做了一辈子医生,究竟救了多少人,恐怕她自己?#33756;?#19981;清楚,可她从来没有自我标榜过。她常教导我,?#20154;?#25206;伤是医务工作者的天?#21834;?#27491;是在她影响下,我才走上这条职业道路的。”

  龙雪芳颤声说道:“是,是,我相信,有这么好的母亲,您也一定是一位尽?#29100;?#36131;的好医生。”

  看到这温馨的一幕,阿P的?#25104;?#38706;出欢欣的笑容。

Tags: 阿P故事 恩人

本文网址:http://www.fyuyd.club/gushihui/15543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女巫宝藏试玩
老金博棋牌官网下载 新版的内蒙古十一选五 四川新11选5 股票配资怎么配 胡立阳炒股100招 澳洲幸运8是真的吗 彩票开奖结果 五分彩骗局多长时间 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数据 真棋牌游戏平台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pk10牛牛开奖结果 最好的免费炒股软件 腾讯分分彩全天网页计划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 幸运飞艇群熊掌号